精神进步的主要原则

团结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对于团队而言没有取消自己,你就不会受到精神的容器,即不会渴求从上面获得给予的品质。
换句话说,人会学习,但什么效果都没有。甚至会适得其反,倘若人觉得比别人高,那么研读对它来说将会变成致命的药物,并让他变成“夜里的蝙蝠”。
如果人看自己比朋友们更低,那么研读会让他变成喜迎曙光的“公鸡”。一切都取决于人对团队和朋友们的态度。
而且最主要的不是外在的动作,而是在人心中所发生的一切:
一、他是多么地有感触,没有朋友,就无法达到目标(这暂时是自私的);
二、开始要付出努力,以便看到他们的巨大。实际上,这很难,因为他要理解,是创造者为他选了这些朋友。
如果他没有感到他对他人的态度就像对亲人那样,没有感到他们对他很重要,而且他很需要他们,那么光就不会对他起到良好的作用。
我的第一个向上的步骤我能做到,假如感知他人如1,而自己如0,也就是我感到自己比他们小十倍(0.1)。但在第二个阶段上利己主义给我加上更大的心理包袱,而我应该感到他们比我重要一百倍,第三次就是一千倍。否则,我不会请求改正的光来影响我。
每次当我想提升得更高,我就首先要更深地下降。因此你每次都不得不感到越来越大和社区之间的区别:大十倍、大一百倍、大一千倍。
而没有环境的支持、没有共同的目标就无法做到这一切。此外,大家都要如此渴望目标,以至于每一个人都能得到鼓励、灵感和精神世界的重要性,并随后理解,这是生命中唯一值得去从事的活动。
我们开始去爱朋友们,这会帮助我们吸取环绕之光。这光来改正我们,给予我们真正的对亲近人的爱。也就是说,这个原则沿着精神完全上升,在每一个动作中,从道路的起点到终点都会有效。

来自2010年5月3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关于爱邻如己的原则》
暂无评论

将会颠覆世界的心理上的变化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视频、电视、节目、课程

问题:Baal Sulam 为什么写到,转到给予的品质只不过是心理上的问题?那这有什么难的呢?
答案:心理上的问题是把所有发生的事情如同特意施加的外在的影响来看待。然后,对我们来说,全世界都会团结,但对我们来说这仍然是心理上的问题。
要试图与自己分开,似乎我们是从外部来观察自己并进行判断(人醉酒后有类似的分裂感受)。主要是进行自我分析并告诉自己:在我的心中,在我的人生中,无论发生什么,这都是创造者在充满我、控制我,并和我做着游戏。我不是我,这是它的游戏,而我要来目睹这一切。
我能做什么?我全部都要受它给予我的内在满足的控制。可它还向我提供了另一个 “阿基米德”的点,以从它那儿来目睹自己并说:“你所想的和所感受的一切都来自它。”
问题:那怎样才能提升这种状态?
答案:我们要向它要求改变我的本质。它每次都给我安排特别的外在的条件,而我应该请求它改变我内部里的条件(我的品质),并让它们符合外在的条件(创造者的品质)。
比如说,我们进入某种有特别的外在条件的地方,而我们则无法忍受这些条件。一般来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愿意根据我们的想法来改变周围的环境。
心理上的变化就是,我要改变的不是外在的条件,而是我自己,根据外在的条件,那是因为要改变外在的条件是不可能的。我们可以按照新的环境来改变自己,而在那个时候我们会很舒适地存在于其中。这是心理上的变化,也就是说,新的对今天与人类发生的变化的态度。
而我们深知,今天就像在所有世纪中一样,我们渴求改变环绕的本质并根据自己的理解来组织世纪。但我们进入了新的程序之中,而这个世界(也就是创造者,是它安排所有一切)现在要求我们自己去开始更改以见到它。
在我周围出现新的条件:在世界中出现黑暗,一切都被迷惑、限制,一切都变得不清楚和可怕,但我应该请求改变的不是周围的世界,而是我本身。

来自2010年5月2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Shamati》第16偏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