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才能变成创造物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我给我的儿子某种东西,他感觉不到耻辱,因为我爱他。那么我们为什么对创造者而言感到耻辱,如果它给予我们?
答案:当儿子从父亲那儿接受时,那是因为儿子属于他并感到自己是父亲的一部分。他作为儿子从父亲那儿受到所有一切,而且所受到的不是他的,是他父亲的。但这样儿子不会独立地发展。这种发展的形式被称为“诞生”和“喂养”——小的儿子的一切都从父亲、大人那儿受到。
但后来孩子们长大,开始脱离父亲,渴求变得独立,他已经不想从父母那儿受到什么,那是因为这会让他们受父母的控制。父亲也感到,已经到了与儿子分开的时候了,以便孩子能够独立、成熟,并能够变成自己的孩子们的父母。因此,依靠独立,孩子们离开了父亲,并且从他那儿什么也不会受到,而是他们自己挣钱。
创造者想要我们变得独立,像它那样。为了实现这一点,创造者对创造物进行限制,创造出它的隐蔽,并给予我们机会变得像它那样,靠着自己的力量单独去获得这种完美、伟大和满足。
否则我们永远是小孩,我们一直都会从它那儿接受,而且我们的全部的工作就会是对它而言取消自己,让自己变得微小并一直都去请求。但创造者不想让我们留在这种状态中。因此,经过了我们是小的和从创造者那儿学习的这一阶段之后,我们获得独立。在精神发展中,甚至在“诞生”和“喂养”的阶段中我们都会反我们的本质而行动,因此这些阶段已经是我们独立的层面。
最大的问题就是造出创造物,也就是,向它提供独立,让它与创造者分离。没有与创造者的分离就没有创造物。分离是必要的、一定要有的,这是我们全部的实质,否则我们不会感到自己的存在。而现在,我们甚至一滴在创造者中的精液都不是……

来自2010年6月3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必须要爱朋友们”
暂无评论

耻辱是精神的阶段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自然、创造者

问题:假如现在我在创造者面前感觉不到耻辱,这就意味着我不想变得独立?
答案:当然,现在我们还感觉不到独立的需求,那是因为感觉不到我们取决于创造者。为了这一点,我们需要经过创造物连续的因果发展的过程。
我们可以从自己的想要长大的孩子的例子中看到,孩子们不愿意听父母的,想要自己去做一切。本质让他们这样去做,否则他们不会长大。
我们也是这样。但这只是当我感到自己取决于创造者,当它为了我去做一切时。我不想留在这种状态中,我想要变得独立、成熟,一切都自己去做!
因此,创造物开始感到耻辱,感到它取决于创造者,并与它分离。也就是说,我们准备接受“隐蔽”,渴求感到它并保留它,不让它消失。而在隐蔽的情况下,我们来实现与创造者的相等。这个隐蔽,第一个限制,没有消失,我们受它影响。对巨大的创造者的力量而言,我不想是被取消的。

来自2010年6月3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必须要爱朋友们”
暂无评论

我们的任务

精神精神工作

我们甚至都不能理解,我们要完成多么严格的任务。宇宙、地球的发展演变,人类历史的全部,迄今为止这一切都在迫使着我们,以便让今天的我们(与站在我们后面的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及人的层面)来实现与创造者的关系。
这个愿望的全部的厚度要通过小孔与创造者团结起来。这小孔就是我们所获得的给予品质,而且我们有责任把由创造者创造的全部的利己主义通过“针眼” 穿过去。
我们感到我们站在自己的利己主义的墙的对面,但仍然不理解这是什么墙。这毕竟是创造者的力量!我们的利己主义是创造者的力量!我们认为,这是普通的我们的缺点,我们能够自己压迫它、远离它。但这不会成功,我们将会确认,我们的自私的本质只有创造者本身才能改变,但需要我们去请求、祈祷。
全部的精神世界的道路从无止境世界那儿,从上往下降临, 随后的人类在这个世界的发展正达到与创造者团结的极点。而我们的任务就是把这极点呈现出来。想象一下,创造物经历了多少,而我们必须实现这团结。
我们的任务对我们来说显得是巨大的,但创造者把它分给了我们所有人。在Tora中摩西多少次向创造者埋怨,他不能完成自己的任务,而创造者让他继续!而现在我们,即那些渴求提升到我们本质之上的人,在我们的年代扮演了摩西的角色(Moshe这个词来自mosheh动词,意思为拉出来)。
因此要理解,我们的任务非常精细,它是通过难以看出的针眼儿被进行的。但如果我们把所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学习卡巴拉的人们的努力集中起来,那就会成功。
从上面我们被给予所有机会,毫无疑问!我们只是要好好地想象这个任务并请求创造者的帮助。我们就是那个要与创造者融合为一的创造物,通过团结我们将会给全人类、给所有灵魂提供机会升上到完美的状态中。不像在其他年代卡巴拉学家所做的那样,他们只是为我们准备了道路,而是为自己和为其他所有人走完这条精神的道路。
在我们面前的墙是创造者本身。而它站着,等到我们破碎它,以感到愉快,就像所说的那样:“它的儿子战胜了它”!

怎样穿过“针眼”
到精神世界只需一步

暂无评论

我何必要这个世界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现实、世界、宇宙精神精神工作自然、创造者

在自然中存在两种力量——给予和接受。这两股力量在我们的享乐的愿望之上,就像在电脑的屏幕上来描绘世界的图像,我和环绕我的。
就像Baal Sulam所写的那样,在我们头脑的后面的部分有一种屏幕,在它之上我来感知世界的图像。这个图像是由两股力量——接受的(左边的)和给予的(右边的) ——创造的。这两种力量在我的自私的物质之上来为我描绘整个现实的图像。我感到它,似乎看到图像,我认为这个现实处于我的内部里。
我自己在自己面前来投射内在的图像,就这样我“看到世界”。我似乎把这图像从自己内部拉到自己之外,在外面。我为什么是这样被组织的?为什么我是在外面看我内在的世界?以便怀着自私的意图,蔑视它,敌视它,也就是,我被给予机会研究它并改正自己。
如果我感到一切不在外面而在内部里,我永远都不会改正自己,那是因为我会怀着良好的意图,但却自私地来对待这一切。
是因为我的利己主义走出外部,而我感到它是陌生的,我把“外在的我”当作是陌生的、自私的、负面的,而不是积极的,像内在的那个部分那样,所以我能够理解对我来说什么是“外在的”和“内在的”。世界被分成两个部分:我和其余的一切!我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处于我外面的也是我!
我被给予机会从我外在的图像看到我内在的实质:你看看你是谁,你怎么对待他人!这就是你的内部。你说,你看看他是个丑八怪!那个懒惰,而这个是个笨蛋!我多么恨他们!而这都是你的,而非陌生的品质! 这些揭露对我很有帮助。否则,我永远都不会这样对待他们,也就是,彻底发现“邪恶的基础”(自私的愿望),憎恨大家,后来理解,这是我的内在的向外投射的品质。
那时你就开始理解,创造者是怎样帮助的你,当它让你这样感知现实——即在外面看到你的内部。你开始理解这对你有多大的帮助,没有这一切你就会完全地被封闭在自己内部,并永远都不会理解什么是“我”。而在这里,在我之外有某种什么,但我不认为这是我”……
因此,我们全部的工作就是把内在的自己与外在的自己(外在的世界,尤其是团队)连接起来。 在团队中可以进行实习。当我开始与团队工作并试图像对待自己那样来对待朋友们,我发现我不能团结,不管我怎么劝说自己,我之外的那一切也是我。甚至对人类的微小的一部分、根据目标接近我的团队而言,我也不能像对待自己这样来对待团队,也就是高于自私的理智。
在这里你开始感到利己主义似乎是人为地由创造者做的,就是为了去取消它。但你自己不能做到这一点,你只能渴求并在后来请求创造者让利己主义消失。干吗要请求?以便建立与创造者的关系!
“怎么会这样?!”理解这是你!怀着爱来看待他们,毕竟这是你灵魂的部分!“我不会……”但这是你的朋友们、你的亲近的人,他们跟你一起想要达到同样的目标!到底是什么在分隔着你们?!破碎的力量,创造者把它当作了障碍,而我怎么也克服不了它。就在那时,你请求改正这一点,并这样把全部的世界带入到自己内部里。

来自2010年6月24日的早晨课程,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从上面来研究自己

利他主义利己主义早晨课程精神精神工作

问题:什么是自由?这是哪方面的自由?怎样才能达到它,如果在这个世界和在精神世界一切都是被以严格的规律所预设?
答案:自由意味着不处于自己的利己主义之中,没有其他的。我想让最高之光到来并开始控制我,我不再想处于利己主义的控制中。我一定要接受利己主义或利他主义的控制,有必要选择一个。
存在两种本质:下面的阶段的本质(接受)和上面的阶段的本质(给予),它们两个都是被注定的,并根据不变的规律来行动。唯一的自由的动作是从自己的自私的本质升到利他的本质之上!也就是,离开利己主义的、接受控制并进入给予规律所控制的领域中。

我们没有受到第二个本质——利他的,就不能提升我们的原来的本质。毕竟现在,我们似乎被封闭在一个平面中,并留在其中永远都不会理解它。
你们看,我们犯了多少错误。几千年中我们在自己的自私的本质中发展了,但甚至我们都不能认识到它。毕竟我们处于它之内,而为了理解,需要进行对比,需要相反的对象。
如果我们也有了相反的本质——给予的品质,那么把它与利己主义相比之时,我们将会理解什么是给予和接受。但在我们世界中,除了接受什么也不存在。无论我们在做什么,一切都是为了利益,都是为了自己。因此我们甚至不能理解,我们是怎么行动的,以及这个世界是怎么运转的。
你们可以看到,人类一直都在做错的事情并且没有发觉,怎样才能继续发展。特别是现在,当我们的利己主义已经达到了极点时,我们发现我们根本就不会理解这个世界。而这让我们都理解,我们别无选择,并不得不升到自私的本质之上。
甚至为了正常地存在于利己主义之中,我们需要走出它,从上面目睹着并好好研究。如果留在利己主义之中我们什么也达不到,需要升到所研究的对象之上,只有那时才会搞清楚。如果你提升到自己之上,那时你就会理解你是谁,并学会以正确的方式生活,即使只有在这个世界中。目前的全球危机驱使我们这样去做。

来自2010年6月2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Shamati》第99偏文章
暂无评论

最高之光将会改正一切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不要忘记,对我们来说,受到的主要是最高之光的影响!这是最重要的元素,但我们总是忘记它。在光影响到我们的时候,它给予我们,让我们感到第二个部分、给予的本质。而它的在我们里面的这个火花开始滋长。
我完全地处于我的巨大的利己主义之中,只有被给予的一种给予火花、心里之点。如果我阅读卡巴拉的书籍并与朋友们工作,并渴求把他们连接上自己,这样我就能吸取环绕之光,它能让我回到根源。

我的心里之点不断扩大,变得更大,而在这个额外的领域我开始感到什么是给予——是与接受、自私的品质完全相反的。就这样,通过对比这两个对象来研究品质:加号或减号。就像在物理学和化学那儿,我总是需要对比两个相反的对象来进行判断,否则我什么也分不出来。在光亮对面应该有黑暗,只有那时我才开始懂得一点。
因此我坐下来学习,即使我什么也不董,但逐渐地我为自己吸取环绕之光,这是可以的,因为我处于团队中并研读真正的卡巴拉原文。

来自2010年6月2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Shamati》第99偏文章
暂无评论

冲突证明了团结的愿望

早晨课程精神

《对Sulam注释的前言》,第78条:左线与右线打仗,毕竟左线(它是为了Hohma之光而准备的)想要取消右线(它是为了Hasadim)。它们的冲突就这样发生……
当两个相反的部分想要团结时发生冲突。毕竟如果没有任何能团结并相互吸引对方的东西,那冲突就不会发生!

为了冲突的发生,冲突的对象本质上是要相反的,但自愿追求团结。换句话说,要使两种相反的趋势存在:一方面,存在左边和右边,而另一方面要把它们两个连接起来。
但它们怎样才能团结?!如果存在某种高于它们两个的愿望、更高的目标,那么它们两个都能够牺牲自己的本质并在它之上与某某相反的对象连接起来。在这里发生左边对右边的和右边对左边的而言的工作; 这两个部分都能牺牲自己的本质并达到高于它们本质的团结。
因此它们发生了冲突,它们本质和超越本质的意图之间的矛盾。冲突只有在两个相反的部分之间和当它们在自己之外具有某种共同点时才能发生。就是那个共同点让它们发生冲突。

来自:2010年6月27日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对Sulam注释的前言》
暂无评论

无止境移动中的绝对的宁静

卡巴拉

问题:如果我们整个道路是光进入和离开的愿望而组织的,那么为什么被说成是:光处于绝对的宁静中?
答案:最高之光的绝对的宁静是它一直以无限的频率发生变化!光的“不变性”指的是对达到唯一的目标而言的它的宁静和稳定性。毕竟它只是实现向往目标的动作。它的绝对的宁静就是它不变这个目标,但以无限的速度向着目标行动。
对于我们而言,宁静指的是在道路上不感到迷惑,而一直都追求一个方向,寻找许多机会以向着它前进,处于压力中并付出努力 。这都被称为绝对的宁静,那是因为我在我们面前看到唯一的目标。
光进入愿望,而又离开它,每一秒都发生它的无限多的动作。但如果人处于给予的品质中,那么这些所有不同的动作他都会感到如同永久的宁静!

来自:2010年6月27日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对Sulam注释的前言》
暂无评论

以秘密为开头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据说:“整个Tora从秘密(sod)开始”。 PARDES (循序渐进地达到精神现实)从sod(秘密)开始,而 结束于pshat(知识、简单的解释)。
现在我们感觉不到,我们站在秘密之前,一切是被紧紧关死的。Pshat指的是一切都简单的、清楚的,一切都显露的——这是最后一个理解的阶段。
当我们开始到达精神世界时,我们从我们的世界升到Asiya的世界,在那里我们发现sod(秘密):对我们来说一切都是秘密,一切都是被隐藏的。这就是我们在Asiya世界所发现的。
当我们上到了Yecira世界,那就会发现DRUSH(阐明),而如果我们达到了Briya 世界那就会发现REMEZ(暗示)。假如我们达到了Acilut世界,我们就会发现PSHAT(知识) ,而在我们面前一切都会被显露的——单纯的、充满全现实的、最高之光。

来自2010年6月25日的早晨课程,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谁是最主要的人物?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书中总是有主要的人物,整个故事都是关于他的。如果我阅读卡巴拉的书籍,并试图把这些所有力量在我内部里想象,那么在那里也有着某种主要的力量和其他次要的力量吗?
答案:当你开始阅读卡巴拉的书籍时,你理解的多少根本就不重要,要看你的努力。就拿显露精神世界来说,其中存在着矛盾:一方面显露是和我很密切的、很个体的、发生于我的内部,但为了进行这显露我要从他人那儿获得力量,通过我与其他灵魂来团结。
似乎这两个之间存在着矛盾。我想自己留下与创造者、与我的对精神世界的愿望和与使我回到根源的光。但如果我想发现精神世界,我只有在给予中才能看到它,而给予的光只有通过团队才能来到我这儿。
这样一来,我怀着心里之点、对精神世界的愿望,去阅读书并渴求在我内部里建立书中所描绘的图像。但我在什么物质之上可以进行变化?
为了完成这个实际的工作我被给予环境、团队。只有有着彼此间的关系,我再正确地对待他们,而他们以正确的方式对待我的情况下,我们才能借助我们的团结提升请求、MAN。接着,我收到来自上面的能使我回到根源的光——正确的态度,就是它让我看到书中写的是什么。
就这时,我开始重新建立自己并看到我与他人的真正的关系。那时我已经没有任何与他们团结的问题。他们变成我的世界,在它之中我来实现我所读到的:在与他人的关系中我感到给予的品质,与书上所讲的相互连接。
而暂时我感到这个不能解决的矛盾。我可以接受这种关系:我和创造者、我和书、我自己、我和世界、我和团队。
但一切都要以我为起点!而在这里需要我与他人的团结,以便我为他们服务,只是为了他们的好而行动……这一点我根本就理解不到!
我怎样才能通过把自己的心给他人,来从自己转到他人那儿,并感觉不到我们之间的区别和距离呢?
一开始我怀着自私的意图看书,后来我理解,我需要给予的力量,那时我去寻找团队,以便从它那儿获得给予的品质。但我意识到这种品质在我内部里没有,也不会有,我意识到,我需要使我返回到根源的光,借助它我能够根据书上具有的内容改变自己。
因此,从团队那儿受到的共同的愿望中我们来提升MAN,而作为回答,我来受到进行改正的光,并怀着新的态度来看待书,并能够根据它之中所说的来建造自己,也就是,我弄好我的“乐高玩具”。

来自2010年6月24日的早晨课程,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