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予的机械是怎样运转的?

团结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怎样才能让自己的心里之点经过与精神的放大器工作的团队?
答案:存在着外在的我们所使用的手段:书籍、团队、老师、我们的教育和全球关系的系统。这是卡巴拉学家为我们定出的条件。假如我们在为自己建立外在的边境之时符合它们,并将自己的对精神世界的愿望带入到这个系统中,那么愿望就会开始滋长。
我本来只有着我的心里之点,我把它交给朋友们,并从他们那儿收到属于他们的心里之点!而且这种我们彼此之间的、灵魂之间的系统已经存在。一切都为我们的上升(从这个世界到无止境世界那儿)提前准备好了,当世界从上面降临到下面之时。我只是要知道怎么进入这个系统中:贬低自己,将其他所有人看待成已改正的,并渴求通过他们收到进行改正的光。
那时我将会从其他所有人那里受到他们的对给予的愿望,这些愿望让我的愿望变得更大。虽然一开始我只有心里之点,而且我根本就不清楚它的方向。但我为团队作出了贡献,渴求了进入其里面,也就是进行了给予的动作!作为答案我从他人那儿获得了真正的力量、真正的给予的愿望!
你突然间看到,你实际上在渴求和重视这一切。那时你感到害怕:“我能否达到对创造者的给予?还是这辈子剩下的时间就这样过下去?……”这仍然是我的自私的想法,但它们已经开始去考虑关于怎么获得给予!这被称为“lo lishma”:
一、    渴求给予
二、    思考私利。

由此可见,通过团队你确立了更内在的方向——朝向创造者。当你渴求创造者之时,你就接近了信仰,你开始为自己吸取另一种环绕之光。不是光发生了变化,是你变了,于是光以不同的方式来影响你。现在它能赠予你给予的品质。
在你已经获得了给予的品质时,你开始升到自己的利己主义之上……你一开始就想过要达到这一切,但光让你自己去渴求这一切,而不是被迫地接受。你突然开始感到,信仰的品质,即给予的品质,怎么来充满你,毕竟信仰是给予、Bina。它让你不再是属于你的利己心的奴隶!不是说它完全地从利己主义那儿解放了你,是它给你了力量去超越它,而这就是Mahsom之上的阶段(即精神世界)。

来自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对朋友们的爱》

暂无评论

是光而不是痛苦

人类、社会卡巴拉精神工作

很久以前,想要到达精神世界的人应该让自己的身体遭受痛苦和限制,以破坏自己的利己的愿望,并获得新的给予的本质。在祖先时代和在Mishna的智者的时代中。
然后到来了Talmud的时代,其智者,即那时代的卡巴拉学家,借助他们的精神的工作改变了我们的本质转变为精神的本质(从接受到给予)的条件。
每一个时代对灵魂的共同的系统都加入了自己的改正的部分。这样一来,这系统的一部分经过了改正,而其余的属于它里面的那一切暂时还没有发生改正。而灵魂能够从已改正的那部分获得帮助。
我们不再需要限制自己的身体、让它吃苦,而且我们深知,怀着如此大的利己主义,我们无法做到像这样。但Talmud的智者让我们的道路变得更简单,这样一来,我们可以不通过让身体遭受痛苦而改正愿望的那个自私的部分,借助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也可以改正它。

祖先和Mishna的智者通过两个动作改正了自己:让身体痛苦和吸取Tora之光。Talmud的智者这样改正了系统,以至于我们不需要遭受身体的痛苦,我们可以借助Tora之光来进行改正。对于我们的时代而言,这很重要,毕竟如今还没有谁能够拒绝文明的所有成就……
Talmud的智者改正了自己、自己的在共同系统中的部分。就这样,其系统之中改正的部分变得很大。即使我是未改正的、有罪的,但我处在该系统中,这系统包含了很多已改正的部分,后者来支持这个系统。而如果我想要改正,我可以请求帮助,也可以联系上它们!
现在一切都取决于我!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