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是向未知领域前进

光辉之书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游戏指的是朝向新的不清楚的状态的前进。这种状态我们要认识或者建立,选择所需要的和正确的。游戏是一个很重要的活动,它的特点是一种未知的元素。在其中我们能够研究我们的可能、倾向、追求和它们的结果。每次我都能接近未知的状态那儿一步。
怎样才能接近未知的东西?如果原始的和最终的状态都清楚,那么这就意味着它们存在于我的内部,而我只是实现它们,从一个状态中走到另一个。
但这不意味着我在长大。向未知的状态那儿前进不算是某种新东西的获得,而是积累。毕竟如果我清楚我的第二个状态,这就意味着它存在于我的内部,我已处于它之中。“长大”意味着我打算获得完全新的状态,变成那种与现在的我不同的样子。
如果没有游戏,没有模拟,这还怎能以合理的、成熟的、正确的形式来实现?自然本身一直都在驱使我们学习——借助游戏。
同样的过程发生在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阶段。想要一步一步地长大,植物在内部里也要做出类似游戏的动作。假如我们在生长的过程中来研究它的行为,那么它的行为就会像我们的行为在动物的和人类的层面一样。
我必须在我的内部想象我的下一个状态,而且,想象如此正确,以至于从它那儿获得滋长的力量。因此创造者在每一个创造物之中的存在是必要的!毕竟只有它已经存在于我的内部,我才能够前进。我得有意识地、有目的地通过我的被隐藏的更高的那部分来为自己吸取创造者的力量。
因此我创造了我的下一个阶段的模型——团队。它才是无止境世界的、精神状态的和相互给予的模拟器。而现在,在进行各种不同的动作之时,我期待着,光什么时候影响到我,这就会意味着我从所有其他状态之中找到和把握了正确的下一个阶段。这会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在光进入他里面的那一刻。
光处于完全的宁静中。我应该找出我在哪里与它相同。只有我从各种形式中找到了与它的相同,光立刻就会充满我,而我们就会变得彼此关联。这被称为下一个阶段。就这样我们前进。

来自:2010年5月18日的夜晚课程,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