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有根本上的区别!

人类、社会团结早晨课程现实、世界、宇宙

问题:现在世界上很多人都感到抑郁,几个月之内都离不开家,甚至需要心理上的帮助。什么能帮助他们?
答案:如今,抑郁症是最流行的世界疾病。对它只有一个治愈的办法:返回到根源的光。任何心理学家都帮不上。毕竟这是出现的与创造者相反的形式。
曾经,我们每一个人都感到自己是一个微小的人,而在我们周围,以不同的我们的利己主义的层面(1、2、3)显露出了世界。
我们的利己主义滋长了,而随着它的滋长我们发展了,创造了新的环境:新技术的、人际关系的世界。就这样,我们历史性地发展了,逐渐地通过1、2、3的层面走向财富、实权和知识。

但今天我们到达了很特别的第四个层面!在这里,我们的利己主义已经不再发展,非“接受”的品质在我们内部越来越多地被揭露出,是创造者、给予的品质在出现。这是根本上的与我们的时代的区别,这是显露创造者的时代。
曾经,自然(创造者)让我滋长并使我变得更聪明、更懂事、更有权力,不断发展。但现在人已经结束了他在这个世界的发展。人们发现新的发明都是无意义的,一切都在逐渐地淬火:科学的进步、对宇宙的研究,总体来说,我们让自己变得彻底疲惫。
现在,与这一切相反,创造者——新的本质出现。而在这里我们要以不同的方式前进。我们不能怀着自己的利己主义进入新的阶段,这样我们只会破坏自己。我们得理解,一个全新的角度开始了,而在这里我们的力量、发展的技术及科学,全部都不会帮助我们。
我们突然间发现,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所建立的所有系统已经不再运转。昔日的所有的目标(金钱、权力、家庭、教育、文化)都变得无味。失望和黑暗降临到世界,但这样只是因为创造者,即给予的品质出现了。我们不想要它,毕竟它取消了我们的利己主义、我们的本质、我们的所有的愿望!
这很像孩子一样,他跑来跑去地玩耍,而突然间他被告诉:“行了,现在你要去给予、去爱。去跟你的小妹妹玩吧。”而这相反于他的本质,他的生活会变得黑暗,他立刻就会失去他全部的力气。
那时我们就很清楚,人们为什么处于抑郁中,很多个月都离不开家。目前最流行的药就是抗抑郁药。但我只能建议一种治疗方式——环绕之光。

来自2010年5月2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Shamati》第16偏文章
暂无评论

是眼镜不干净的错!

团结早晨课程灵魂现实、世界、宇宙精神工作

我们都处于所谓的唯一的创造物、灵魂、亚当的系统之中。这系统是由创造者创造的。
我们都是由不断存在的关系连接的,似乎一个机体的器官。我们的共同的生命被这个系统的生命充满。系统被称为无止境的世界,那是因为其中一切都是无限的、完整的。
在这个无止境的世界(在这里所有的部分都是由爱相互连接,并由无止境的光充满的)中,创造者在上面安置了让我们降低的过滤器,然后安装了一个又一个,一直到一切都被破坏……似乎是我描绘了漂亮的图像,而后在它上面涂上乱七八糟的污点,像胶卷一样,裹上一层又一层 。这样,原来的图案被污染得越来越厉害,这样共有125层。这125个层面代表给予和爱的品质的降低,正是这些品质让我们在无止境的系统中连接起来。
我们都处在最外面的层面,而且根本就感觉不到以前的层面。在我们的层面上关系的系统彻底被破坏了。我们不再感到无止境世界的那种关系和爱,我们的确在憎恨对方,感觉不到我们的共同的关系,我们被分开、彼此疏远、被打破。
从这最后一个状态开始,创造者渴求让我们返回到最原始的良好的和完美的状态,以便我们通过这所有层面和过滤器、所有的世界(希伯来文的“世界”olam这个词来自olama,即隐蔽)返回到无止境世界那儿。
因此它呼唤和叫醒我们。一开始它让我们经过自私的发展,以让我们更多地理解、更多地感受,并控制自己的生命。在我们达到了特定条件下的成熟时,它开始在质量上发展我们。
现在我们只是通过让自己的利己主义滋长来发展,但这已经不够。现在我们应该根据我们的品质去接近它。我们的愿望应该是同一类型的, 而不是像在历史进程中只变得更大那样。于是,我们的现代的发展阶段是如此地特别。
如果我们渴求达到更高的内在的层面(在那里,我们更加彼此关联),就这样我们会唤醒自己的光,这光作为环绕之光(or makif)将会从很远的地方来照耀我们,而在它之中我们去改正,以便在我们之间又能存在着爱和给予的光。

来自2010年5月2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Shamati》第16偏文章
暂无评论

灵魂的全息图像

光辉之书灵魂现实、世界、宇宙

创造者要求我们灵魂间的团结。唯一未改正的就是我们的彼此疏远和彼此陌生的感觉。改正就是我们又感到自己都是属于一个整体的部分,甚至不是随便在一起运转的其部分——这还不足够。
我应该融入每一个部分,而每一个部分也应该融入我——无止境地!就像在全息的图像中那样:在那里每一个部分都包含了所有其他部分。我们还不能在感情上想象这一切,那是因为我们与这种图像相反。
分裂的目的就是让我们感到完全彼此的疏远,并不理解怎样能够让对方融入你的内部,当没有我的“自我”——它会与所有其它部分团结,并变成一个整体。
当我们的心里之点团结了,这个幻想的物质身体的现实将会消失,只有我们的愿望会留下来。而且,我们每一个人越正确地试图想象我们的团结,就会越接近真正的对现实的看法。这个现实是真正的和唯一存在的。我们只需要接近它、显露它。就这样,逐渐地我们将会治愈所有这些物质的环绕我们的错觉。

来自2010年5月3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树》
暂无评论

在给予中看到光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我们都是从无法收到光的物质中而被创造的。因此,我们唯一能生存的机会就是进入Bina、创造者中。Bina在我们内部工作,并把我们提升到它那儿。它的低级的部分(AHAP)降临到我们这儿并被我们感知为如同我们所不可求的黑暗。
它向我们照耀着它的给予之光和仁慈(Hasadim),但我们把这当作黑暗,毕竟我们不想给予!但当我们一起工作的时候,借助环绕之光,我们准备将那个给予当作很可取的来对待,那么我们会逐渐地开始认识到,它在我们内部处于更高的阶段,而且它真的是更高的,也就是说我们开始重视给予的品质,在我们眼中它站在很高的位置。
那时我们准备与它团结并取消自己,我们可以忘记自己的自私的愿望并作为一滴精液在子宫里那样来附着在更高的阶段!这样更高的阶段才能把我们(即我们的附着上它的愿望)升到更高的阶段。
但那里是在上面?难道在精神世界有其他的地方——更高的或者更低的?没有,就在这里,在我们里面它开始发展给予的品质,让它变得越来越高。这意味着它让我们上升,那是因为我们把给予的品质当作上升。而每一个由我们所做到的步骤都是借助我们更强的团结而发生的。在团结之时我们创造一种更高阶段能够改正的系统。
就这样我们上升到Bina那儿,而在它里面存在的那个光分散到下面,来到这个世界。换句话说,附着上更高阶段的愿望不但能够简单地取消自己,也可以自己在内部里实现给予的品质,把它吸收到里面并使用。
当然,愿望的确是接受的,但它的意图改变了。我们的由享乐愿望创造的世界也是这样逐渐地开始收到来自上面的光,毕竟在它的内部里出现了给予的愿望。

来自2010年5月26日的早晨课程第二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Sulam注释〉的前言》
暂无评论

这个世界只是个原点

光辉之书我像创造者现实、世界、宇宙精神工作

创造者没有创造这个物质的世界!它只是在你的幻想中存在着,那是因为你出于你的利己主义中。在你走到给予的愿望的那一刻,你就会获得给予的愿望,一种新的现实将会为你显露出,就在它之中你生存和发展。而那个你物质的愿望最低的层面将会继续存在着,毕竟创造者要一直向你提供对精神世界的自由选择的机会。
就像在这个世界这样,我可以上班,去商店,但我知道我有我的地方——我的家。
在精神世界也有着永久的我们生存的地方。从它这儿我们升到精神的阶段,升上和降临,但这个最低的层面肯定会存在。它是虚构的,其实它不存在,它只是在我们的幻想中,以便我们为了给予从这个基本之点开始自主地行动。
这样一来,创造者给我们所有人演了一部电影,以能够存在于这个现实中。出于这个原因,最大的卡巴拉学家和最笨的小人都会在他们面前看到同样的物质的世界。当然,聪明的人看到的有所不同,那是因为他懂得更多,但总体上大家都看着同样的画面。如果突然间觉得还是有区别(当人具有独特的特点),这与精神世界根本无关。

来自2010年5月26日的夜晚课程根据《光辉之树》
暂无评论

发现新的土壤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更高的阶段给予我Hasadim之光、给予的品质,这意味着什么?
答案:这意味着我不再感到不幸、痛苦、黑暗和邪恶,我开始感到善良、光、丰富、爱、好的态度和仁慈。
为什么一切都这样发生了?那是因为我的感知、我的愿望开始发生了变化!随着我愿望的改正,对我来说,同样的黑暗会立刻变得良好,我则会理解给予是个好东西!这不是黑暗,这是新的生命,我以前不了解它并以为这是死亡!而这出现了真正的生命。
人会经历这种过程如果他渴求与他人团结并进入他们里面,而且他尽量付出了努力并发现他一个人无法实现这一点。那时人请求创造者与他一起工作,并帮助人相对环境而言取消自己。这样一来,创造者变成他的伙伴,随后三个元素(人、创造者、社会)都连接到一起。毕竟没有创造者,人就不能进入社会中,于是人邀请它参与到这里来。
当我这样准备着自己的愿望之时,我突然感到,给予不是黑暗,给予是生命!光如此地影响着我,似乎我潜意识地开始逃避接受并开始重视给予,我内部突然间改变了对它们的态度。似乎我内部本身发生着这种内在的变化,我还不理解,光是怎样对我进行了这一切。
一开始,我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来重视并尊敬这个给予的品质,但后来我是如此想它并如此渴求它,干脆渴求光来满足我的要求并改正我……

来自2010年5月26日的早晨课程第二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Sulam注释的前言》
暂无评论

我们都在看同样的电影!

光辉之书愿望、思想现实、世界、宇宙

问题:为什么百分之九十的在我面前出现的障碍是与生理的身体有关?(我饿了,我累了等)毕竟物质世界没有精神世界的重要,在我们这个世界只有微小的生命的火花?
答案:你在问,我们为什么不能与精神的愿望、光、屏幕来工作,干吗还需要物质?
你越看在给予的波浪中的世界,你就越容易忽略这个世界。它对你而言不再是万能的。
你继续在这里存在,与人们保持联系,但如果这个世界与精神世界分开的话,它就没有了任何意义。这个世界只不过是精神世界(就是他们这样给你投影现实)的结果、反映。
存在特别的技术,当在天空中借助激光来投影三维图像。在空间突然出现各种不同的形式……类似的在你眼中出现这个世界,毕竟它只不过是在精神世界所存在的东西的印记。
是自私的愿望这样给我们投影我们的世界,只有在这种形式下它才能存在。这个形式直到改正过程的结束都不消失。伟大的卡巴拉学家Rashbi可以坐在这里,在我们旁边,但他也会看到这个物质世界,虽然他完全改正了自己。这个世界毕竟只有在改正过程结束之后才会从我们的感知中消失。
这个世界处于共同的享乐的愿望中。这个愿望是自私的,但它可不反对创造者!这只不过是一个想让动物那样生活并享受的愿望。因此这不算是犯罪,在这里不能改正任何一切。我们只需把它当作动物性的,并在它那里塑造给予的愿望——灵魂。

来自2010年5月26日的夜晚课程根据《光辉之树》
暂无评论

上和下

光辉之书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在精神降临到来的那一刻,我一下子就能理解我要经过这个状态,要深入它吗?
答案:你追求达到改正的状态,只有那时才会降临……否则,如果你没有尽量试图达到好的状态,你就不会发现你的自私的降临。
毕竟降落不是道路上的错误,是你内部里的额外的新的利己主义的揭露。你拿起杠铃,尽量抬高它,但突然间杠铃掉下来了!发生了什么?你忽然发现,有人给你加上了两个十公斤的杠铃片。
因此你失败了并降临了,感到了身上的包袱,但现在你知道为了什么而请求改正的力量!毕竟你背负着那额外的二十公斤的愿望降临了。现在你怀有这些愿望(Kelim、精神的容器、工具),它们反对你的愿望被揭露出来,你感到了全部的包袱。倘若你现在为它们请求额外的力量你就会举起一百二十公斤!
也就是说,你的心不能有包袱,假如你没有成功!你成功了之后才会增加自己的愿望,而你降临了!而这就是你的成功的标志!你现在成功了,得到额外的力量去进行改正。
你可以问,那么我什么时候算成功?如果我每次都在上升之后就立即被降临到下面!让我呆在上面,以自己的成就而感到满足,得到我应该得到的奖品!然后就可以继续下去。
但不能这样。这是特意安排的,以让你学会把工作本身当作是一种满足,而报酬对你来说就是有机会再多给予一点。

来自2010年5月26日的夜晚课程根据《光辉之树》
暂无评论

给予的机械是怎样运转的?

团结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怎样才能让自己的心里之点经过与精神的放大器工作的团队?
答案:存在着外在的我们所使用的手段:书籍、团队、老师、我们的教育和全球关系的系统。这是卡巴拉学家为我们定出的条件。假如我们在为自己建立外在的边境之时符合它们,并将自己的对精神世界的愿望带入到这个系统中,那么愿望就会开始滋长。
我本来只有着我的心里之点,我把它交给朋友们,并从他们那儿收到属于他们的心里之点!而且这种我们彼此之间的、灵魂之间的系统已经存在。一切都为我们的上升(从这个世界到无止境世界那儿)提前准备好了,当世界从上面降临到下面之时。我只是要知道怎么进入这个系统中:贬低自己,将其他所有人看待成已改正的,并渴求通过他们收到进行改正的光。
那时我将会从其他所有人那里受到他们的对给予的愿望,这些愿望让我的愿望变得更大。虽然一开始我只有心里之点,而且我根本就不清楚它的方向。但我为团队作出了贡献,渴求了进入其里面,也就是进行了给予的动作!作为答案我从他人那儿获得了真正的力量、真正的给予的愿望!
你突然间看到,你实际上在渴求和重视这一切。那时你感到害怕:“我能否达到对创造者的给予?还是这辈子剩下的时间就这样过下去?……”这仍然是我的自私的想法,但它们已经开始去考虑关于怎么获得给予!这被称为“lo lishma”:
一、    渴求给予
二、    思考私利。

由此可见,通过团队你确立了更内在的方向——朝向创造者。当你渴求创造者之时,你就接近了信仰,你开始为自己吸取另一种环绕之光。不是光发生了变化,是你变了,于是光以不同的方式来影响你。现在它能赠予你给予的品质。
在你已经获得了给予的品质时,你开始升到自己的利己主义之上……你一开始就想过要达到这一切,但光让你自己去渴求这一切,而不是被迫地接受。你突然开始感到,信仰的品质,即给予的品质,怎么来充满你,毕竟信仰是给予、Bina。它让你不再是属于你的利己心的奴隶!不是说它完全地从利己主义那儿解放了你,是它给你了力量去超越它,而这就是Mahsom之上的阶段(即精神世界)。

来自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对朋友们的爱》

暂无评论

是光而不是痛苦

人类、社会卡巴拉精神工作

很久以前,想要到达精神世界的人应该让自己的身体遭受痛苦和限制,以破坏自己的利己的愿望,并获得新的给予的本质。在祖先时代和在Mishna的智者的时代中。
然后到来了Talmud的时代,其智者,即那时代的卡巴拉学家,借助他们的精神的工作改变了我们的本质转变为精神的本质(从接受到给予)的条件。
每一个时代对灵魂的共同的系统都加入了自己的改正的部分。这样一来,这系统的一部分经过了改正,而其余的属于它里面的那一切暂时还没有发生改正。而灵魂能够从已改正的那部分获得帮助。
我们不再需要限制自己的身体、让它吃苦,而且我们深知,怀着如此大的利己主义,我们无法做到像这样。但Talmud的智者让我们的道路变得更简单,这样一来,我们可以不通过让身体遭受痛苦而改正愿望的那个自私的部分,借助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也可以改正它。

祖先和Mishna的智者通过两个动作改正了自己:让身体痛苦和吸取Tora之光。Talmud的智者这样改正了系统,以至于我们不需要遭受身体的痛苦,我们可以借助Tora之光来进行改正。对于我们的时代而言,这很重要,毕竟如今还没有谁能够拒绝文明的所有成就……
Talmud的智者改正了自己、自己的在共同系统中的部分。就这样,其系统之中改正的部分变得很大。即使我是未改正的、有罪的,但我处在该系统中,这系统包含了很多已改正的部分,后者来支持这个系统。而如果我想要改正,我可以请求帮助,也可以联系上它们!
现在一切都取决于我!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