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让光消失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我们可以从光那里索求我们所需要的改正和满足。我们所能考虑到的都处于之中,毕竟这是创造我们的源头。当我们通过所有的动作(学习、在团队里的工作、卡巴拉的传播)吸取光,它开始向我们发挥作用,过了一阵子,我们就会感到,似乎我们站在某某未知的面前。
这意味着光已经开始接近我们,即使我们仍然看不到它,但已经能感受到,这光的 “气息”(ruach)怎么会来我们这里。那时我们已经能够做出某种动作,因为害怕失去它,失去这光、这感受。
就这样我开始建立我与光的关系,因为害怕它,即给予的态度将会消失。光让我理解:假如我不想失去它,我就必须成为给予者!我开始不断地研究自己,尝试着处于给予的意图和品质中,以使自己能走出利己主义。那时我在我的旁边感到某种光的存在。就这样人开始在他的自然的享乐的愿望之上建立“影子”。是光与我们建立了这种联系,似乎在说:“你想要感到我吗?!那就这样去做!否则我会消失……
这场游戏逐渐地教给人怎样保留在“影子”中,直到后者变为第二个本质。现在人想留在影子中,并感到自私的算计之上是一种特别的状态。就这样我们从“lo lishma”走到“lishma”。
他看到,完整和永恒充满了这种状态。也就是说,这状态对他有好处。后来他开始主动重视这种状态,这个“给予和对亲近人的爱”的品质本身。
这一切都是光与我们游戏时来完成——光接近或者远离我们,以便让影子要么在光那边,要么在人那边。换句话说,要么人隐藏着自己的自私的愿望,要么光本身隐藏起来。就这样人逐渐地建立他的反自私的屏幕(masach)。

来自:2010年4月16日的《早晨课程》,《Shamati》 第39 篇文章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