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死亡天使那儿摆脱

人类、社会卡巴拉早晨课程

Baal Sulam的文章“自由选择”这样开始:“刻在石碑的公约上——不应该读为“刻”(harut),而是“自由”(herut), 而这指的是“从死亡天使那儿摆脱”。
在这个世界上,还感觉不到精神世界的而且简直像所有动物一样只关心自己的生命的人能要什么?那时他的最主要的问题是关于生命和死亡。不巧,上面写到,自由意味着从死亡天使那里摆脱。而卡巴拉是达到永恒领域的手段,而这基本上对每一个人来说都很重要。
毕竟人类全部都潜意识地隐藏着死亡的问题,人们没有解决,把我们都降临到微不足道的生物的阶段。而我们在这个世界中所忙于的那一切(文化、教育、工作)都是为了隐藏死亡的不可避免性。我们尽量试图远离死亡,不去想它,似乎它不存在。但如果这个问题出现了,人就会感到他的无能为力,毕竟怎样也无法处理死亡。我们可以处理好并达到所有一切,但就是不能实现永恒!死亡的不可避免性在我内部里取消了人。
因此,人类所从事的那一切潜意识地来自这一个念头。我们自己都不懂得,我们对生命的看法会多么不同,如果我们会永恒存在。我们对我们的生存、现实、其他人、我们自己的态度会完全不一样……

来 自:2010年4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 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自由的选择》
暂无评论

给予是生命,接受是死亡

愿望、思想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创造者在享乐的愿望中创造了创造物,但应该在这个愿望中加入给予的火花,以使创造物存在和发展。它不但要接受,也要给予,毕竟生命的力量包含了两个部分:给予和接受。
生命的目的就是要搞清楚:什么对你好,什么不好;应该拒绝什么,吸收什么。就这样,任何有生命的实体(非生命的自然、植物、动物和精神,即人类层面)根据自己的状态和阶段去行动。
因此,对任何创造物的元素,除了原始的物质——享乐的愿望,要加上给予的愿望,以使它不去作为死的、非生命的灰尘,而应该复活起来。想要在灰尘中做出有生命的实体,需要把光的火花、给予的品质灌入接受的愿望中。
这种在每一个创造物的“原子”里发生的接收的品质和给予的品质的混合,在灵魂破碎的过程中不断产生。
破碎之前,在第一个限制的状态中(cimcum alef)Malhut 收到光,因为创造者给予它这样的力量,而不是因为它自己拥有着它。只有在Acilut世界之上,Malhut与Bina混合在一起并且Malhut开始自己行动,渴求与它团结,升到Bina那儿并变得与它相同。这已经是创造物本身的工作。而于是一切都被来自上面的力量完成。
因此,只有kelim(愿望)破碎了之后,当给予的火花进入了享乐的愿望,这个接受的愿望已经可以完成给予的动作了。而且,它也发现了它与光是多么地相反!
破碎其实是创造物的对光而言的真正的本质、享乐的愿望的揭露。创造物和光的相反揭露出,换句话说,揭露出自私的愿望的只感受和关心自己的品质。
在这个品质旁边出现给予和爱的光,那时创造物意识到它与创造者的相反,而且发现它自己想作为谁。它吸取来自上面的光,以便变得与创造者相同——这样一来,创造物开始工作了。

来 自:2010年4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 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自由的选择》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