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妒自己

团结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除了环境的影响,我们没有任何其他能让我进步的手段或杠杆。假如我全部集中于自己内部,什么力量才能让我改变方向:从内往外?我内部里没有这种力量。 我的全部的力量在为了我而运转着。我怎样才能“为了他人(亲近的人)”做出相反的动作?去哪儿找到这种自然的力量?
想要改变方向,为我们准备的灵魂分裂成两个部分:我和环绕我的世界。我具有唯一的自由选择:选什么更重要。假如你想要到达精神的世界,那就去如此安排环境,以至于它对你而言变得比你自己都重要。实际上,这不是外在的环境,这是我的灵魂、我的AXAP 、我灵魂的Kli的“服装”和“宫殿”,只是对我而言它们看起来存在于我的外部。
嫉妒和对名誉的渴求让你进入环境、你灵魂的部分。你要人为地做出安排以便它们向你发挥作用。
在我们的阶段上我们被给予“心理性的方法”,但内在上它是精神的。通过连接这些似乎环绕我的愿望(Kelim),似乎在利用着我的嫉妒和对名誉的渴望,我实际上在把那些愿望诱惑到我这儿,以便它们与我连接起来并为我指出价值观。
那么嫉妒和对名誉的渴望来自何地?来自灵魂被分成的两个部分:我和世界。当我渴求利用“对立于它的帮助”——对立我的利己主义,我启动了我的外在的愿望,以便它们作为反馈来影响我。
后来,我们将会发现,我们是与自己本身、与我们的愿望、品质一起工作的,而一切本来就是这样被组织的。但在没有安排环境的情况下, 另一个力量永远都不会显露出,只有这力量才能抓住“我的耳朵”并指向我的真正的愿望——灵魂。世界上没有任何其他力量。痛苦只能扩大我的敏感度,为了我开始想做出决定。但决定将会是同样的——让自己接受环境的影响。

来自:2010年4月1日的《早晨课程》,对课程的准备
暂无评论

灵魂的化身出现在我们的愿望中

愿望、思想早晨课程灵魂

问题:如果对感知的现实取决于环境,那么什么才是灵魂的化身呢?
答案:灵魂的化身是愿望中的变化。毕竟。除了愿望之外,没有任何一切。愿望发生变化,而在那个发生变化的愿望中,我们感到自己在这个或在另一个愿望中再生:在为了接受的或者在为了给予的意图中。
这个世界和未来的世界中,创造者和创造物之间的区别是什么?这都是愿望的不同的状态。处于给予状态中的愿望被称为“创造者”,处于接受状态中的愿望被称为“创造物”。
现在在我们的愿望中我们感到我们在这里、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着。愿望发生了变化, 我们也会感到自己生存于另一种现实中。
这就是愿望的变化。
因此我们不能想象我们还没经历的状态。但对卡巴拉学家来说(他们处于既给予又接受的愿望中),现实的两个部分都高于物质的生活和死亡,毕竟他们能控制这些和那些现象和愿望。
当然,还没有改正了自己的人出现化身。也就是说,存在着愿望的不同的改变,直到人走完了他的道路,并开始控制他的一切能出现的愿望和品质。

来自:2010年4月1日的《早晨课程》,对课程的准备
暂无评论

创造过程中的所有秘密在两个“怪物”之中

人类、社会早晨课程现实、世界、宇宙

问题:人为什么会有这种品质:有时候他这样去想,那样去理解,而行动却又不一样。
答案:否则,人不会独立。他的内部必须包含对立的双方。光和黑暗必须存在于人的内部。不然人永远都不会变得像创造者一样。应该同时存在“他”和“像创造者那样的他”。
因此,我们越进步,我们内部的这些对立就越激烈。它们似乎是两种怪物,毕竟这是两条来自创造者的、从上面降临的线,两根柱子。
我们的所有糊涂、操心的事和问题,都是为了在借助给予的品质改正享乐愿望的物质的过程中,形成自己。
这个物质和物质的形式之间的对立将会保持,并变得越来越激烈。正是在我们内部里的这两种品质之间,在分开它们的边境,在无止境的它们之间的距离之中,在那里我们来发现创造的所有奥秘。

来自:2010年4月1日的《早晨课程》,对课程的准备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