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予的能量源头

利他主义利己主义现实、世界、宇宙精神精神工作

在这个世界上,人受两种力量的控制:利己的和利他的。自私的力量把所有一切拉到它内部,似乎它是世界的中心;而利他的力量让人往外走、去给予其他人。
虽然这种力量被称为是利他的,但,当然,在这个世界中它也只能自私地行动,即使我向亲近的人给予,但这也不是无私的,我会等待获得某种东西作为我的报酬。如果我没有任何动机、“燃料”,即报酬时,我是无论如何也给予不了的。
这就是“人——机器”的结构:他只有靠着“自私”的燃料,即未来的好处才能够工作。我不能作为永动机,perpetum mobile, 当我从外面接收不到任何能量和满足时。我需要从外部接受到力量,毕竟我不是太阳,我自己并不放出光芒。
真正的给予的品质只有创造者才拥有。想让创造物无私地给予,它必须从创造者那儿获得燃料——即创造者的伟大的感受。这是抓住给予唯一的机会——将创造者作为它去给予的能量源头。
这里就有共产主义者、社会主义者、住于集体农场的人的问题,还有人和其他利他主义者的问题。他们渴望改正世界,但并不理解,人本身没有力量去给予,人没有“燃料”去实践这种思想。没有人去反对,如果我们作为利他主义者生活就会变得更好。逐渐地大家都同意,没有这种改正人类就会灭亡。但没有一个人知道怎样去实现……除了卡巴拉学家之外,那是因为只有他们才有接触能量的源头的方法。

来 自:2010年3月2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 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民族》
暂无评论

愿望的过滤器

光辉之书卡巴拉愿望、思想

如果我们不利用改正的卡巴拉学家的灵魂及由他们撰写的真正的卡巴拉书籍,那么我们就不能与光联系上。过去的卡巴拉学家是交给我们光的系统的主人。
我们怎样才能建立这个关系?这毕竟是最重要的!卡巴拉团队和书籍来给我建立这个联系。书使我与这个改正的灵魂的系统相团结,而在我已经对精神的目标怀着正确的态度的时候,我能通过团队取消自己并请求改正的光。
团队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过滤器。如果我能让我的愿望、我的请求经过这个净化的过滤器,那这就意味着我的请求是正确的!那时这请求符合了最高的已改正的灵魂的系统,并会从上面得到答案。

来 自:2010年3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最高之光的陷阱

光辉之书卡巴拉

过去卡巴拉学家为我们做了什么?他们建立了一种把所有破碎的灵魂与无止境世界的光连接的系统。他们把所有已改正的灵魂团结如一张渔网,以及通过它向我们传输光,让这光符合我们的水平。

如果我们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渴求接受到这光,那么它就会来到我们这儿!如果在过去的年代没有卡巴拉学家的话,我们就不会有这张能与光联系的网。那时只会有简单的、抽象的最高之光。但借助他们所做出的改正,他们在自己的灵魂之间建立了关系,组织了光的弱化和适应的这一系统。这个系统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一代一代地传达这些光。于是这光适合我们的灵魂。
如果我们提升自己的祈祷、MAN和愿望,那么就会从上面到来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环绕之光。
而祈祷作为邪恶感知的结果而出现,也就是所说的:“我创造了邪恶的基础,也创造了能改正它的Tora (光)”。

来 自:2010年3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