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mcum Alef 与Cimcum Bet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从第二个限制(Cimcum Bet)到第一个限制(Cimcum Alef)的转折人是怎么感受的?
答案:我们认为,Cimcum Bet和它的三线工作更难,但我在其中特别地清楚我能够使用的愿望的程度,以及我要去取消愿望的程度。
而Cimcum Alef,即使看起来那里所有的工作都非常简单:有愿望、光和屏幕,也就是我和创造者,我是客人,它是主人。但要这样你只能从上往下降落并获得力量。就像你有许多钱,然后你去酒店并订餐,但你不去问菜的价格。这就是Cimcum Alef。
但我们不处于这种改正的状态中,我们的愿望不是这样去改正的(当在我面前一切都被显露)。如果我处于第二个限制(Cimcum Bet)中,我会一直去衡量:可以接受多少及其中的原因。就像你的口袋里有50元人民币,然后来到了商店,并开始想应该买些什么来为家人做晚饭。你逛着,并看着你所需要的食物的价格。
就这样,我们暂时行动在我们的自下而上的改正的过程中,我们没有力量,而且我们只要有了接近给予的机会就会感到高兴,这样我们逐渐地让给予的力量变大。

来自:2010年3月2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 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意图之门的房子》

旧的我和新的我
Baal Sulam《对〈卡巴拉科学〉的前言》(《Pticha》,提要)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