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日子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自然、创造者

一切都取决于愿望,一切都在其内部里被显露。因此,我们只是需要正确地安排所形成的、指向目标的愿望。
为了塑造我们的愿望,为了给它提供正确的以获得创造者的满足的形式,创造者是这样跟我们做游戏的:它一会儿隐藏起来,一会儿显现出来。人不是每次都能弄懂这个游戏的,但这个游戏一直都摆在每个人面前,直到每个人完全地改正。
我们一直都需要承认,全世界仅仅是创造者的许多表现形式:在憎恨和爱我们的人中,在帮助我们和阻止我们的人中,在亲密的和疏远的人中,在朋友和陌生人中。
所有这些人,包括非生命的自然、植物和动物、人的思想和愿望,一切都来自创造者,是它在跟我们做这个游戏:要么让我们接近,要么让我们远离。在这个游戏中,只有一个“我”之点、观看之点才是自由的,在这一点中人渴望变得与创造者相同。
但无论是什么,创造者只怀有一种意图——摇动人,也就是所说的:“最高之光摇动并唤醒愿望”。
即使人一直都处在被抛弃的境况,他仍然尽量渴求去想,一切来自创造者,毕竟“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而创造者是毫无疑义的“好的和创造好的”,那么人 的愿望就会扩大。
如果人真的“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在想法和感情中忘记,是创造者为他完成所有行为,那么他就能看到怎样以正确的方式利用他人生中的每一分钟。
毕竟每一个敌人其实都不是敌人,他在帮助人们在极限的状态中更加紧地去抓住创造者。
就这样,人能够前进,直到达到这种状态:他能够忍受任何一切,只要与创造者保持联系。甚至他只请求这一点。
他不管人生会怎样,他只是渴求这一点:“呆在创造者的房子里,这就是他全部的人生”。他为所有障碍而感到高兴,那是因为这些障碍让它的愿望扩大。人把这些障碍当作最主要的联系,它们是怀着爱情、由创造者送给他的。而创造者只是要等到人为了显露创造者而做出准备。
就这样人不断地前进,直到完成这个全部的过程,后者被称为隐蔽或者准备期。这样一来我们就从“lo lishma”走到了“lishma”。当创造者看到人完成了这个过程,它
就会显露自己,“逃避(barach)变为了创造者的仁慈(baruch)”。

来 自:2010年3月22日的对《早晨课程》的准备

什么才是人的“自我”?
是障碍?还是路上的帮助?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