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在的变化由内在的变化决定

问题:在进入精神世界之前,能不能建立一个以卡巴拉规则为基础的社会?
答案:不能!这两个条件是相互关联的。我们想要建立社会:在其中运行着爱的力量。我们想要在我们的团结中发现创造者,它充满我们之间的整个空间并在爱和团结之中来维持我们的关系。
这会在一个民族的范围内实现?所有民族就是一个民族,就像古巴比伦在分散之前那样。也许这会在一个国家中被实现?整个世界就是一个国家。我们要受全部的限制。只需关心内部,并从内部走到外面。
我们的团结必须依靠最高的力量而实现,而不是因为我们想变成“好人”并去主动团结。连接我们的最高的力量决定着形式,我们不要人为地去想它。伴随着这一切对我们的显露程度,我们将会前进。
光为我们建立所有一切并让我们完成任何一切!

来自:2010年3月1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民族》

让光来团结我们

在我们集合在一起时,我们去想的应该不是我们想要呆在一起,而是我们渴求能团结我们的最高之光。我不想也不去尝试与他人团结,我想让最高之光来连接我们!如果最后的团结不是借助最高之光而建立的,那么它将会变得虚假并会导致更大的憎恨。
周围的人应该理解这一点,否则看起来我们就像是在探索着关爱和友谊,就像世界上其他的所有人和组织机构。我们所谈的爱情,不是我们世界的理智中所理解的爱情,而是最高之光的行为的结果!
作为这种行为的结果,爱情将会出现,但现在我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我只不过是在用同一个单词来描述它。但其实这完全不是我现在所想象的那一切。
我想感到,在我们之间存在着光——即把我们团结为一个整体的力量。我和你只不过是这个力量显露的原因。否则,我何必呆在你身边?我需要你就是为了显露创造者。我为了这个而使用你!
光来了并在我们之间创造关系之时,我将会感到,什么才意味对你的爱。但这不会更早地发生!如果在这之前我认为我在爱你,这只不过是一种欺骗!

来自:2010年3月1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 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民族》

只有在精神领域才能团结

我们之间的团结建立我们的新的现实。我们不再谈怎样去自己建立这种团结并“正确地行动”!我们只需去渴求,以便最高的力量为我们完成这种团结。这倒不是属于我们这个世界阶段的团结,当所有人都和睦地生活,这指的是我们之间精神关系的、光的容器的显露。
卡巴拉科学揭示出原因不是为了在我们的世界建造社会主义和集体聚居区,卡巴拉是在帮助我们在我们之间显露精神而不是物质的关系。这基本上是完全不同的目标!
不要渴求建立良好的物质方面的关系,应该去渴求在你们之间发现创造者,那时你们的精神的关系就建立了!需要吸取改正的光,以便让它完成这项工作,并在我们之间建立精神的关系。就在其中我们来感到创造者。这会是所有问题的最佳的解决方法。
这根本就不是理想主义者梦想在这个地球上建立的“太阳之城”。我们并不是去安排我们在这个世界里的美好生活,在我们面前有着更伟大的目标。不过当然,最终我们的物质的生活也会被改正。当我们达到了内在的和谐,我们也会在我们的物质世界感到完美。
这是可以的,只要我们吸取了最高之光,而后者就会改正我们彼此之间的关系。而如果我们试图靠自己的力量去实现这一切,那这根本就不会发生。

来自:2010年3月1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 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