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分裂中产生创造者

分裂造出幻想的现实、领域和距离。毕竟在分裂之时,Malchut的部分之间相互分离了。因此,在这个Malchut 部分之间的领域中我能够分别自己、他人(更接近的及更疏远的)。在这个范围内我给自己想象出部分之间的距离。这些部分没有被结合为一个整体。
没有分裂,我就不能感到现实。没有这种现实,我就无法去接近,以便与他人团结。那时我就没有任何工作能做,没有去达到某种什么的任何机会。
我全部的理解来自于感知的渴求:“这是什么?”,而这时我就开始接近使我产生兴趣的对象,就像小孩那样:他把所有东西都放在小嘴里,想要尝一尝,味道是他的最发达的感官。
由于存在着分裂,我首先开始自私地渴求把所有分开的部分与我自己连接起来, 而后来想要在给予中与他们团结。
如果我想自私地与他们团结,那么我只是想感到我内在的感受。如果我想在给予中与他人的团结,那样我就会达到分裂时消失的光那里。我想要用这光来填补我们之间的距离。
我在彼此分离的愿望(kelim)中建立创造者的形象。我让我的反映之光来充满它们之间的空荡荡的空间。这意味着我在建立创造者的形象。因此创造者(Bore)被称为“来和看到”(Bo——Re ),是在创造它。

来 自:2010年3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对《光辉之书》的准备

分裂的用处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