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sach节日的独特性——信仰之光

利他主义利己主义精神工作

精神的根源对物质的支也在施加着影响。光的力量分散的秩序来决定一切,光影响着我们的物质、享乐的愿望。
在这些光的行为中存在着特别的周期性、因果关系和促进的机制,后者从Acilut世界的头部来控制所有一切。从那里,从Arich Anpin、Aba ve Ima、ISHSUT与 ZON(它们彼此的关系很特别)到我们这里经历的所谓的变化:年、月、周、日、分钟、白天和黑夜,有许多不同的更内在的状态。
我们所谈的是品质和品质的联合,这两者对这个世界发挥着很大的作用。如果人想要把自己与精神的根源连接起来,并让最高之光来更强地影响它,以便使他接近光,那么他就必须利用这些来自上面的、有着特别影响的周期。
如果人想要实现精神的上升,那么在我们世界,在这些时刻(即节日),他必须与属于这种影响的思想团结。在《意图之门》这本书中,Ari解释了,在这些对世界施加特别的影响的时候(比如rosh hashana、sukkot、pesax、shavuot等),应该怎样去行动。
就拿Pesax 来说,这个节日的主要的特点是Hasadim之光,人在他的人生中第一次获得给予的品质,并上升到他的利己主义之上。因此,我们要更多地去想环绕之光,因为在这时它具有更大的力量,把我们提升到我们的利己主义之上,并保留我们在利己心之上、在给予的品质中。在那里,我们已经能够继续发展并感到精神世界的所有的细节。
因此,在Pesax的日子(一个星期)中,需要去考虑我们之间的团结及最高之光,它把我们提升到我们的个人的利己主义之上。在这个节日中,这应该是我们的主要的意图。

来 自:2010年3月2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逾越节(Pesach)——共同和终极
带着什么离开埃及?

暂无评论

从自己内部跑到他人之中

光辉之书利他主义利己主义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从自己内部、从自己的“埃及”跑出去意味着什么?我抓住我所能拿走的一切并跑出去,并藏起来。但如果到处都是“埃及”的黑暗,那么我跑到哪里呢?!我被封闭在自己的愿望中,我怎么能离开它呢?难道除了它我还有某种其他的东西?
我从自己的愿望跑到亲近的人的愿望那儿,这才算是脱离了埃及的奴役!我忍受的压力如此之大,以至于我别无选择。尽管我自己无法做到这一切,但我应该去追求这一点——不然我没有任何机会走出埃及。
人拿走所有的埃及人的容器,趁夜跑出埃及。四处都是黑暗,他还能跑到哪里?下一个阶段也是黑暗的,但人感到他在接近着自由。即使如果我现在憎恨他人并没有与他们连接,但我知道,下一个阶段是更先进的。也就是说,我尽量从自己的愿望中走到亲近人的愿望中。干脆跑出去。
但在他们之中我也看不到任何光,无论有多黑暗,我都应该表现出我已经做好了进入他们内部的准备。我到达红海(希伯来文“Yam Suf”即结束的海)并准备跳进海里,毕竟我看到,在我后面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东西,我不再能呆在自己的利己主义中。我可以消灭它,以便进入共同的愿望中、亲近人的愿望中。尽管我自己在那里什么都不会得到,但我看到在那里有着下一个阶段——精神的阶段。
人理解,对自己的内在的愿望而言,外在的他人的愿望是更高的阶段。

来 自:2010年3月2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埃及的刑罚是否在威胁我们?
埃及刑罚

埃及的刑罚是否在威胁我们?

暂无评论

给予的能量源头

利他主义利己主义现实、世界、宇宙精神精神工作

在这个世界上,人受两种力量的控制:利己的和利他的。自私的力量把所有一切拉到它内部,似乎它是世界的中心;而利他的力量让人往外走、去给予其他人。
虽然这种力量被称为是利他的,但,当然,在这个世界中它也只能自私地行动,即使我向亲近的人给予,但这也不是无私的,我会等待获得某种东西作为我的报酬。如果我没有任何动机、“燃料”,即报酬时,我是无论如何也给予不了的。
这就是“人——机器”的结构:他只有靠着“自私”的燃料,即未来的好处才能够工作。我不能作为永动机,perpetum mobile, 当我从外面接收不到任何能量和满足时。我需要从外部接受到力量,毕竟我不是太阳,我自己并不放出光芒。
真正的给予的品质只有创造者才拥有。想让创造物无私地给予,它必须从创造者那儿获得燃料——即创造者的伟大的感受。这是抓住给予唯一的机会——将创造者作为它去给予的能量源头。
这里就有共产主义者、社会主义者、住于集体农场的人的问题,还有人和其他利他主义者的问题。他们渴望改正世界,但并不理解,人本身没有力量去给予,人没有“燃料”去实践这种思想。没有人去反对,如果我们作为利他主义者生活就会变得更好。逐渐地大家都同意,没有这种改正人类就会灭亡。但没有一个人知道怎样去实现……除了卡巴拉学家之外,那是因为只有他们才有接触能量的源头的方法。

来 自:2010年3月2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 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民族》
暂无评论

愿望的过滤器

光辉之书卡巴拉愿望、思想

如果我们不利用改正的卡巴拉学家的灵魂及由他们撰写的真正的卡巴拉书籍,那么我们就不能与光联系上。过去的卡巴拉学家是交给我们光的系统的主人。
我们怎样才能建立这个关系?这毕竟是最重要的!卡巴拉团队和书籍来给我建立这个联系。书使我与这个改正的灵魂的系统相团结,而在我已经对精神的目标怀着正确的态度的时候,我能通过团队取消自己并请求改正的光。
团队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过滤器。如果我能让我的愿望、我的请求经过这个净化的过滤器,那这就意味着我的请求是正确的!那时这请求符合了最高的已改正的灵魂的系统,并会从上面得到答案。

来 自:2010年3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最高之光的陷阱

光辉之书卡巴拉

过去卡巴拉学家为我们做了什么?他们建立了一种把所有破碎的灵魂与无止境世界的光连接的系统。他们把所有已改正的灵魂团结如一张渔网,以及通过它向我们传输光,让这光符合我们的水平。

如果我们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渴求接受到这光,那么它就会来到我们这儿!如果在过去的年代没有卡巴拉学家的话,我们就不会有这张能与光联系的网。那时只会有简单的、抽象的最高之光。但借助他们所做出的改正,他们在自己的灵魂之间建立了关系,组织了光的弱化和适应的这一系统。这个系统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一代一代地传达这些光。于是这光适合我们的灵魂。
如果我们提升自己的祈祷、MAN和愿望,那么就会从上面到来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环绕之光。
而祈祷作为邪恶感知的结果而出现,也就是所说的:“我创造了邪恶的基础,也创造了能改正它的Tora (光)”。

来 自:2010年3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第三种力量

人类、社会全球化团结早晨课程自然、创造者

如今,人类的利己主义发展到如此程度,以至于再也不去想关于利他的、善良的人。曾经我们希望,我们能够培养出这种人,但这个梦想已在20世纪破灭。我们理解,人根本就不能达到这一点。
太棒了,这就是人类对自己的邪恶的感知!但现在出现了这样一个问题:假如人不作为利他主义者,他能够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吗?今天出现共同的全球化性的系统,全世界的“小农村”:在这里大家都相互连接,我们不去做出利他的行为我们还能活下去吗?
当然,我们不会这样存在。这时我们发现自己掉进了漩涡中。一方面,我们必须给予对方,和其他人“一个人一颗心”,否则人类没有任何其他生存下去的机会;而另一方面,我们靠着自己的力量没有任何机会实现这一切!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在那时我们发现:存在着第三种力量——创造者,它可以帮助我们完成这一点。
产生这种理解是在我们经历了可怕的痛苦、战争和流行病之后才可以达到,因为后者将会迫使我们发现第三种力量的、创造者的必要性。只有创造者才会在我们之间建立和平。但这是一条很长的、艰难的自然的发展之路。
或者是我们通过传播和研读卡巴拉科学,来理解我们所要经历的状态,以及我们所要发现的解决方法,并把这些知识传播到全世界,甚至吸取改正我们的最高之光。它将会赐予我们给予的品质,我们本身不能得到它。那时我们就会走上一条捷径,通过“加快时间”轻松地达到改正。

来 自:2010年3月2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 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民族》
暂无评论

自己变了,一切也就改变了

早晨课程灵魂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我灵魂的部分正在环绕着我,那么为什么我不能唤醒他们并渴求精神的发展?
答案:在这里不可能有任何强迫。这还不是你的灵魂的部分。如果你看到他们是你的,那么就会与他们连接并唤醒他们。
唤醒来自于你的爱,而如果你还靠着自己的利己心(自己的实力、强迫地),那是不正确的。
你改正了,像爱自己那样爱上了亲近的人之后,你的看法也会发生变化的。你将会看到大家都是改正的,而你完全不会想去强制性地改变任何一切!

来 自:2010年3月2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 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民族》
暂无评论

孵化出精神的小鸡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人类在他的进程中经过了所有的没有意识的(动物的)发展的阶段。从我们的时代起,我们必须自己塑造Adam,即变得与创造者一样。
这目标并没有和我们商量,而我们必须实现它。否则我们的没改正的品质将会导致巨大的痛苦,它们仍然会让我们完成创造的规划。
因此,一定要有卡巴拉科学,只有它能向我们揭示怎样研究创造者,以及凭借这些知识去改正自己,为自己的发展建造“孵化器”。
如果我没有完成这一切,那么创造者会帮助我:创造者把那些我为建造孵化器应该使用的但其实没有使用的力量变成消极的。
它为我做出这个孵化器,但后者似乎是被破坏了的。但当我以后发现它时就会看到,破坏的不是它而是我的态度。孵化器本身都没问题,一旦我想了,它就会立刻开始行动并关心我,从我孵化成“小鸡”开始。但我自己必须参加这个过程,而这完全不像以前的阶段——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那时自然为我安排了所有一切。
现在我自己要启动这个系统,也就是说,我制造了可以代替创造者的机器!毕竟如果我创造了它,那么我就会变得像创造者那样!我来完成它没有完成的留给我的工作。
精神的孵化器是创造者(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环境、老师、书籍——一切能对我们的精神发展施加的影响。
这一切都要以最佳的形式来安排,以便它关心到我们并让我们达到完整的状态,也就是培养等于创造者的人。这就像是孵化“精神小鸡”的孵化器,要这样去对待自己的灵魂。

来 自:2010年3月2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 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民族》
暂无评论

寻找不可动摇的基础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自然、创造者

谁是创造者?创造者是比我更高的阶段的、我所能想象的更高的状态的内在感受。当我每一次发生变化,我就会重新为自己描画创造者。因此它被称为Bore (来和看到)。
我们应该理解,在这里没有任何绝对的和不变的事情。一切都取决于人的理解、达到和感知。在现实中不存在任何永恒的和不变的真理——它一直都在发生变化,而我们应该对这作出准备。
以前那些黑的东西将会变为白色的,相反地,所有的态度、对事情的评论和看法都将会改变。
我们认为,这里似乎是某种摇摇欲坠的、没有基础的系统。但另一方面,这正好向我们提供新的、完全独特的基础,而这被称为“高于知识的信仰”。
换句话说,在自私的愿望中无法获得任何真正的永远都不变的、像铁律那样的知识。这会让人前进,迫使他为自己找出某种坚实的基础!
只有在精神的领域才能显露出坚实的基础,正好是在信仰中,也就是在给予的而非接受的力量中,在那些高于我的理智和感情的实施中——在给予的、Bina 的阶段,在那里突然间出现。在矛盾中相会否定对方的事情不会存在, 一切都是整体中的部分:法老、创造者、人、蛇都连接起来并补充对方。这种完整、完美对人而言就像是严格的、坚实的、他的所有行为的基础。

来 自:2010年3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你只需要去想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感到失望之前能不能提升MAN?
答案:这不会被称为“MAN”。MAN是mei nukvin (nukva的水) 。
这是我们的愿望的呼喊,当它自己不能达到任何一切时,于是上升到Bina、给予的品质、创造者那里。
MAN、mei nukvin是双重的Malchut和Bina 的相互穿透 (希伯来文的maim包括两个“mem”的字母,而nukvin包含了两个“nun”)。由于在kelim 破碎之时,Bina内部里包含了Malchut,而Malchut包含了Bina,那么Malchut 和Bina 之间存在着关系,于是我们能够把自己的请求上升到创造者那儿。
就这样小孩可以呼喊并向母亲请求,而对其他女人的请求则不会有效。为什么?因为它在母亲身体里呆过,在她的内部他有着自私的“位置”、他的根。他与这个根相对应并呼唤它,这是因为以前他通过脐带与母亲连接,以及在他内部里有母亲的“位置”。因此他们之间的关系无法被打破。
MAN是来自内心最深之地的叫喊,据说,“以色列的儿子因自己的工作而哭泣”。那时人已经肯定,他不能帮助自己。这种对自己的无力的感知让人发出真正的被称为MAN的叫喊。
MAN是我的正确的愿望,而更高的阶段不得不立刻回应你。更高的阶段等待着你开始渴望达到它为你准备的状态。这些阶段、你的未来的状态都是已经准备好了的,因为你通过它们降临到了这个世界,而现在必须根据同样的阶段返回上升。
下一个阶段等待着你,你必须渴求它之上所存在的那一切。这个愿望被称为MAN。假如你的愿望不符合,你就不会得到。毕竟愿望和阶段相互不匹配。你想要某种其他?那就只有等着……直到愿望成熟。就这样我们不断前进。

来自:2010年03月26日的《早晨课程》,《Shamati》 第159 篇文章

什么是祈祷?
为了什么而祈祷?
怎样实现精神的发展?
整个世界是与你亲近的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