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世界中游荡着幽灵

光辉之书

18_100_wp《光辉之书》,“Isha ki tazria”章节,第117条:……我们学到,存在着最高层次的幽灵,它们源于那些来自第一个亚当的左边的幽灵。它们没有从下面紧跟这个世界,而是飘在空气中,以及听在上面所听到的那一切。它们那儿掌管着其他的在下面、在这个世界的幽灵,后者在梦中向人们揭示,并宣布它们的存在。
当然,这里谈的不是在梦中看这一切的人们。《光辉之书》并没有谈论我们的现实和任何一场我们世界的梦。逐渐地,如果继续阅读下去,我们开始会感到我们所处的系统,在其中运转着力量和愿望。
当人看到他与它们相关,而且通过它们来行动,那么人似乎感到他获得了特定的样子、力量、性质,被称为某种动物、鸟或植物。当然,这些不是在我们世界里看到的动物、鸟或植物。是人通过这样来感到精神现实的部分和让他行动起来的精神的力量。
因此,《光辉之书》这样描述这一切。其实,这个形式最接近于我们在感受精神世界之初马上会认识到的那一切。

来自:2010年2月1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主要是作出准备

会议、活动、对话团结

Laitman_2010-02-02_4123要记住,我们都处在一个“盘子”上,都是一个灵魂的部分。因此,当集合了这么多追求精神世界的人,就像现在的大会,每一个人都要理解,这是来自上天的礼物。
创造者给予我机会参与如此大、如此特别的活动,在它之中我接近我灵魂的部分。假如我来这样对待他们,并同时理解,我是在对我最亲密的、准备与我团结的灵魂的聚会中,甚至如果每一个人本身这样去想并且大家在一起,那么这一点也不难!
准备决定一切。剩下的十天我必须一直去准备并调整自己,就这样我会在那里去想、去做、去感受。无论这个大会在什么时候举办:今天在这里,还是明天在那里!时间和地点不决定任何一切!
“我今天特意地去想明天会怎样”,这个练习将会对我有帮助,我在会议上团结了所有条件,以便实现必要的共同的努力。
这非常重要,并决定一切——以后会非常容易。这似乎是战争之前的准备。如果一切都准备好,而且你为了达到精神领域准备付出任何代价,你就会看到,以后一切都会根据你的计划来实现。假如你全心全意地付出了很大努力,那么一切就会是这样。不会有任何不愉快的和出人意料的事。一切都会好的……
想象一下,一群窃贼在半夜里准备从事危险的事情,比如去抢银行。他们中每一个人都会感到,他依赖着其他人,并关心着大家。我们可以从他们那里学到不少……
只有目标不同。如果目标是自私的、明显的,那么达到统一既简单又容易。而如果目标是达到给予,而且它全部高于各个的私利,那么要达到统一就很难……
甚至在我们世界中的例子中,我们都可以目睹,统一所能带来的好处。问题是,除了最高之光,什么都不能将它保持。只有爱才能保持团结。

暂无评论

哪里有幸福的父母和孩子?

光辉之书家庭、教育、培养自然、创造者

Laitman_2010-02-02_2071创造者与人玩时享受着,就像父亲与自己的孩子玩的时候那样。父母天生就有给予自己的孩子愿望,它来自精神之根。从这个物质的例子中可以理解一些关于精神领域的事情。就像我跟我的孩子们一起玩时感到愉快那样,精神的父母、最高的系统在忙于自己的精神的子女时,也享受着。我们也是这样的孩子,只不过看不到这一点而已。
当你与孩子玩时,游戏本身不那么重要,主要是你对他的态度及他对你的反应。假如孩子没有反应,那么游戏不会带给你满足。你感到快乐,如果他感到愉快,如果他理解你为他所做的,甚至如果他能够重视从你身上所收到的这一切。这要求你们的愿望和品质的相同。
在我们世界,我们理解不了这一点,因为孩子们越长大就越远离父母。在精神世界是相反的!孩子越大,他就越接近父母。但这可不意味着,他开始取决于他们。孩子的依赖性就像在这个世界中一样会消失,但是关系会变得更加强烈。
这有点像具有共同活动和共同目标的父母和孩子——那时他们也团结。创造者和创造物由一个共同的目标连接,它们毕竟渴求相互充满对方,相互让对方满足,以便一方理解,双方多么重视从它那里所收到的一切,以及在这个接受中发现爱。否则我永远都不会感到它,理解不了它……

来自:2010年2月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光辉之书〉的前言》
暂无评论

在会议之波浪上

会议、活动、对话光辉之书

Laitman_2009-12-14_1754我们认为,《光辉之书》描述的精神的阶段距离我们有许多光年的距离。但如果精神世界被揭示出,那么就会特别迅速,而如果我们在会议上团结了,我们就会获得精神的理解。
此外,不要忘记,到如今为止全部的精神的揭露发生在个体的层面上,为了特选的人们。于是,这些人需要付出特大的努力。
但现在显露之时到来!世界为我们运转,人们的数量、手段本身都改变了,这是在群众中对世界的改正。唯一需要的就是我们的小的愿望以这为基础而发生!
过去的任何一个卡巴拉学家没有写到这种状态,因为他们所生活的时代不像我们现在。今天的改正是全球化的——这是正确的改正,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团结到一起。有史以来,类似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我们目睹,这波浪怎么扩散并长大,捕捉到越来越多的人。它跟我们一起走着,支持我们并让我们变得很受欢迎。
在这个会议上,我寄予厚望,但,当然,一切都依赖于你们。

来自:2010年2月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光辉之书〉的前言》
暂无评论

变为光的导体

光辉之书现实、世界、宇宙

Laitman_2009-08_2612质量比数量更重要。世界中存在许多种类的植物,但是一朵小花等于整个宇宙的全部的非生命的自然。一只动物等于世界上的所有植物。一个人等于全部的自然。就这样,阶段之间的差别被揭示出,这些阶段之间存在着“深渊”。
假设我们把宇宙的所有石头堆在一起,那么连一朵花我们都不能从它们那儿养出。那是因为在这朵花中有着非生命的物质根本就没有的生命,即发展。说起人的发展,它是绝对特别的和一目了然的。似乎每个人具有不那么大的力量,但是它的质量很高。
因此,会议之类的活动、我们的团结给予巨大的力量。宇宙中全部的星星难道能比得上人的念头?科学家今天发现,我们的思维影响到物理学的过程,比如对撞机中的基本粒子。
说实话,我们的想法控制所有的星星、全部的植物界和动物界。这都是人的态度、他的想法和愿望的结果。因此这也被说成:人包含了自然的所有部分,甚至除了自己的想法我们没有任何别的可改正的。通过改正我们的想法,我们来改正全世界。
光通过所谓的“人”的系统来到这个世界,而光是“从上往下”延伸的。取决于这系统的团结或分散的程度,也就是改正的或未改正的程度,光来到其他所有部分: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并决定我们会看到的世界!
由于这个原因,这被说成:人包含了全部的自然,而且,自然与人在一起上升并降落。如果我上升,并通过改正共同的灵魂与他人更多地连接,那么通过我,让全部的自然经过更强的光,而随着自然更和睦地团结。
我是这自然全部的中心,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自然环绕着我,而且是我决定着它们的改正!我结束了我的改正过程之后,它们将会消失,与我结合,毕竟这都是我的部分——我的反映。

来自:2010年2月10 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光辉之书〉的前言》
暂无评论

准备到最后

会议、活动、对话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Laitman_1m_wp问题:对快要到来的会议的准备是不是也像是一个大自然发展的阶段(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人类的)而发生着?
答案:当然,在任何发展中都是这样发生的,愿望的演变也不例外。
它们也经过四个直接的光的阶段AVAYA (yud–hei-vav-hei),这也涉及会议。当人开始考虑到这一点并做出准备,他体验上升和降落,他一会儿想,一会儿不想……如果人作出最终的决定,那么他肯定对会议准备得很好。
人应该理解:他是为了什么而做这一切的,他从这里想要得到什么 ,对于这件事而言,全世界、工作、家庭、健康占什么位置。他对所有一切要盘算好并最终要提问:“我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没有这个就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靠着自己的经验,他应该明白,组成我们生命的所有部分原来是取决于某种不清楚的因素……
卡巴拉科学向我们揭示出这个“不清楚”的、最高的力量的源头,而且如果人与它建立关系,那么就会得到能够改正所有一切(在这个世界以及在精神的世界)的工具。
假如人根据AVAYA 把这所有一切搞清楚,那么毫无疑问地会去参加会议,甚至他会准备得很好!

来自:2010年2月1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光辉之书〉的前言》
暂无评论

创造者的救生圈

光辉之书

Laitman_2009-02-17_1624问题:什么标志证明我们在《光辉之书》的阅读过程中和总体的精神工作中有所进步?
答案:证明我们在阅读《光辉之书》过程中进步的最大的和最明显的标志——我们感到更大的连接和他人的需要。
另一个标志,我感到《光辉之书》莫名其妙地在吸引我:有时候强烈,有时候微弱,但无论怎样,我在阅读并听取这本书时感觉都很好。我感到,本书中有着一股能把我与生命连接的力量。
在其中有这种效应。甚至如果人达不到、不理解、不懂得《光辉之书》所谈的内容,但仍然能感到本书,就像Baal Sulam 在“对《光辉之书》的结尾”文章中所说的那样:像是一条绳子,创造者把它给生物扔到这里,这个世界。抓着这条绳子的头,我们就能够升到它那儿。

来自:2010年2月1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我们的脸孔不同,我们的愿望也同样是不同的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Laitman_2009-05-xx_ny_6168问题: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我能不能把我的影响传给跟我一起阅读它的其他人?
答案:我们被创造得如此不同不是巧合!创造者可以把我们所有人都创造得统一,就像印刷一个人,但是它创造了七十亿个不同。
否则,这种状态是不会出现的:在改正过程结束时,我们都全心全意、百分之百地团结为一体,但同时每个人都保留自己的个性。
我们之间的区别让我们更深地揭露我们之间的距离,并且,通过显露额外的光,我们在它之上建造桥梁、我们的团结。
虽然我们相互融合,但是我感到你还是在以其他某种方式感受着,不像我这样。即使我们俩都被改正并被光充满,但是我们感受中的这种区别现在向我们提供额外的可比的愿望——在更高的阶段、在其他纬度。就这样我们前进。

来自:2010年2月1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一)

光辉之书

zoharhebr第一部分: 《光辉之书》,“Bealutecha”章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关于《早晨课程》
新的《早晨课程》安排
暂无评论

对最高之光的颂诗

光辉之书

Laitman_2009-05-04_1871答案:我感觉,在《光辉之书》中有更多的“左线”。对吗?
答案:《光辉之书》,就像整个《圣经》那样,都是“中线”,不是“左线”,也不是“右线”。毕竟这些书籍的作者在感知创造者的情况下展示了自己的精神的理解,而这只是在灵魂的“中线”才发生着。
于是没有任何一本卡巴拉的书被写在“左线”或者“右线”。
从内容的表面上看起来可以获得这种或那种倾向。
假如,所罗门王的书籍“Koelet”(《传道书》)在我们看来是左线的表现,因为在它之中写道:“骚乱的骚乱,一切都是骚乱”。
但是“骚乱”(hevel)是反映之光。 因此“骚乱的骚乱”意味着一切在反映之光中被达到。
这样一来,这书全部都被充满于对最高之光的追求,而不是人们所想的——失望:“一切都是我对创造者的追求”——Koelet说道(即所罗门王)。
一切取决于对文字的正确的理解、与作家和人物——创造者的团结。

来自:2010年2月1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三条线
三个宗教精神根源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