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光辉之书》(13)

光辉之书

zohar2009年12月26日的根据《光辉之书》的课程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其他关于光辉之书的记录
暂无评论

中国人需要卡巴拉吗?

卡巴拉问答

rav_2008-11-14_sl_img_7186_w问题:莱特曼教授,你能否更深入地向普通人解答一下,人为什么会需要卡巴拉?卡巴拉能给人提供什么?我们中国人为什么要学习卡巴拉?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教义,比如儒教、佛教、道教,何必还要神秘的卡巴拉?各走各的路难道不对吗?
答案:我对中国的哲学流派(儒教、佛教、道教)对世界的看法稍微知道一点,但这不是我的领域。这些古老的教义存在了几千年,历史上一直伴随着中华民族的发展。我很尊敬这个伟大的古老的文明。但是很可惜,我从事着距离这些教育和文化层面很远的卡巴拉。但是我认为在今天,我们已经处于这样的一种状态——整个人类发生了全球化、全球变成一个封闭的系统,整个地球文明已经包含所有的民族、所有的国家、所有的文化、所有的宗教及所有的哲学。当在这样的状态中、当自然迫使我们不得不去理解对方、相互连接对方,让我们变得更接近对方并展示出我们之间的相互依赖性时,在古巴比伦诞生的那门科学就被揭示出来。那时,文明全部都集中在小范围的地域上,而现在同样地,全球的文明也达到了类似的状态。
如今我们遇到的状况是同样的。古巴比伦的那门科学在那时向我们解释了人们怎样才能彼此连接以便和平、友好、安全地生活,今天它也同样向我们讲述了怎样去达到正常的、良好的、愉快的及安全的共存。那门科学就是卡巴拉科学。它不属于宗教,也不属于哲学、历史等。卡巴拉只谈论统治我们的自然,因此它不属于任何民族。它仅仅谈论全球性的整个文明及全人类的统治。基于这个原因,现在它变成了大家都共同需要的科学。它平等地属于我们大家。
没有任何其他科学全面地讲述地球文明的结构、控制这个文明的自然结构,以及这个文明要怎样去获得与自然的和谐,因为只有这样人类才会获得正确的、良好的、安全的生命。而这就是卡巴拉的主题。因此它补充了我们其他所有的文化、科学、宗教、哲学——各个民族都具有的一切。卡巴拉并不取代这一切,它仅仅讲述我们应该怎样彼此团结。中华民族将会保留它伟大的古老的文化。不管什么民族,是印度、俄罗斯还是美国,不管在哪里——南美洲、北美洲、拉丁美洲,等等,每个民族都保留着自己的文化、宗教和传统习惯。这都不会毁灭。如今我们在注意保留这一切的同时,要建立彼此之间的友好关系,但我们自己本身无法这样去做到,那是因为我们不懂得在团结时要应对的自然规律。而卡巴拉告诉我们如何团结。因此,在不毁灭人类所创造的一切文化、宗教和精神传统的条件下,卡巴拉帮助人们团结,从而在相互之间建立良好的安全的联系。

来自节目“提问卡巴拉学家”。您如果想要从莱特曼博士那儿获得您的问题的答案,请在这里提问
暂无评论

换一下镜头!

光辉之书

Laitman_2009-08_2934人本身是一个微小的世界。我感到自己在自己内部。Baal Sulam在《对〈光辉之书〉的前言》中解释,在我内部有某种“摄影机”,它在头脑后部的屏幕上向我投影世界的画面。就这样,世界按照“世界、年、灵魂”的坐标系统在我的内部展示出。
我只是需要开始整理一下自己的愿望,在它们之中我来感知世界。如果我成功地改正了自己的每一个愿望——从接受到给予,那么就会逐渐地开始把在接受的品质中感知的这个世界的画面转化为在给予的品质中感知的世界的画面。
那时,一步一步地,我将会接近真正的现实的画面——它处于我之外,不取决于我的未改正的感知容器(Kelim)。我将会看到真正的我之外的现实——精神的世界。
为了这一点人必须改变使用他的愿望的方式——从接受到给予。因此,先要给自己想象,我正在所感受到的、我生存的世界,其实是我的愿望,我是存在于它们之中,甚至这些愿望全部都倾向于吸收到自己内部中。
随着我逐渐地进行着从接受到给予的转变,随着我走出自己之外的程度, 世界的图像将会发生变化。我们很难理解到这一点,毕竟我们对目前的世界已习以为常。但世界的画面全部是由来自上面的力量描画出来的,就像电脑屏幕上的图像。我们可以改变我们的愿望——那时我们将会感知到另一种现实。
我们处于特殊的时期,现在所有的力量、任何条件、所有我们体验的状态都在帮助我们放弃目前的对世界的感知、对现实的物质感知。而我们只是需要渴求获得对另一种现实的,即精神世界的感知。

暂无评论

创造者指的是什么?

自然、创造者问答

Laitman_2006_amsterdam_148_wp问题:创造者指的是什么呢?
答案:创造者是自然的最高的、包含所有力量的、所有自然的现象的力量,它被称为“创造者”,是这个自然的力量创造了我们。而且,谈到创造者或谈到共同的自然是一回事。因此,在卡巴拉中,指创造者的和指自然的单词是一样的。

来自节目“提问卡巴拉学家”。您如果想要从莱特曼博士那儿获得您的问题的答案,请在这里提问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