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课程(一)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
zoharhebr对课程的准备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第一部分: 《光辉之书》,“ Vayeshlah”章
[media5] [media6]
[media7] [media8]
关于《早晨课程》
新的《早晨课程》安排
Baal Sulam 的第51封信;《智慧的果实》
暂无评论

逃避现实

中国现实、世界、宇宙问答

img_2738_100_wp问题:在中国普遍存在的一个现象,我们年轻的一代对现实的逃避,他们沉浸在一种虚拟的世界当中,沉浸在网络、游戏、动画中。那么卡巴拉是怎么解释这一现象的呢?
答案:全世界的人现在都在逃避现实,只是以不同的程度和方式,在不同的方面。人们去飞行、旅游、吸毒、使用其他镇静剂,人们从事赛车、体育……不管是什么,都是一种逃避现实的方式。甚至去剧场时,我也算是在逃避现实,我去看电影也是在逃避现实,或者如果我去网吧打游戏,这也是逃避。实际上,人一直都在逃避现实,因为现实是不好的。只不过对现实的逃避有积极的一面——那时我修养自己;但也有消极的一面——那时我毁灭自己。在这儿我们要划清界线,并这样去培养人,以便他每次都有发展的机会,并确保这些逃避其实不是真正的逃避,而是与更高的现实的连接。那对一个人来说这会是他发展的动机。人完全不会去逃避生命。他生活在这个世界的同时,还会感受到更高的生活境界。

来自节目“提问卡巴拉学家”。您如果想要从莱特曼博士那儿获得您的问题的答案,请在这里提问
暂无评论

为我描画出时间!

光辉之书现实、世界、宇宙精神

Laitman_2009-09-18_Zohar_9760_w《光辉之书》:已知, 在任何事物中都有世界、年、灵魂。
我们多亏了“世界”、“年”、“灵魂”这些限制来感受自己和世界。
世界是我所感受到的、我和所有的一切所处于的、环绕我的空间。
年是行为、时间、状态的序列,我体验它们并根据因果顺序感受到生命、时间的推移。
灵魂是我本身,是感到自己存在的、生存于时空中的我。有我、环绕我的世界及发生变化的对现实的感觉——世界、年、灵魂。就这样我们感受着我们的存在。
但实际上“世界、年、灵魂”之类的限制并不存在,是更高的力量在我们内部画出这种感情、坐标和边境。在卡巴拉中我们学习,有Malchut,也有Bina。自己处于Malchut中的感觉——我感到我站在地上,自己处于Bina的感觉——我感到自己在天上,而站在地上时,同时感到Malchut和Bina则给予我处于天地之间的感觉。
力量为我们画出全部的周围的世界及我们在其中的存在。就像电脑屏幕上的向量。力量提供给我们包含许多对象的对时间和空间的感觉。但这只不过是力量,是它们向我、在我的内部画出多彩的立体图片。
这都是力量。而它对我的影响表现得如时间、行动和空间,或就像《光辉之书》中所讲的那样——世界、年、灵魂。这样一来,我感到自己处于某种世界,而在它之中一切都在行动并继续存在。
然而,这都是唯一力量对我发挥的作用,是它在我内部创建了这种不同的印象,而后者让我感到自己、感到立体的空间与时间。

暂无评论

东方和西方

中国人类、社会历史问答

wp_chicago_100问题:为什么我们这个世界被分成两个部分:东方和西方,这两个部分之间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异?东方和西方为什么总是会有冲突呢?
答案:我们的世界被分为两个部分。甚至在卡巴拉中,在其最初的、来自古巴比伦的史料和记录中都提到了这一点。那时整个人类实际上就像一个微小的文明,置于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之间,并从那里开始扩散到全球。
这取决于我们的本质、我们灵魂的不同种类以及我们灵魂中的左边和右边。我们的灵魂,即人的内在的状态或他的实质,包含了几个方面。这些方面是不同的,比如性别(男女)。在我们的精神实质中还有其他具体的分别,它们来决定我们所属的文明、风格和样子。
有些人倾向于音乐,有些人倾向于其他艺术。也有天生就很现实的、擅长技术的人。总之,存在着许许多多的差别。最大的自然差别发生在人们从他们共同的源头(非洲、然后从巴比伦)开始分散成两个不同的部分。人们以本质为基础分开,一部分人往东走了,而另一部往西走了。
这一点在卡巴拉中被描写出来,并揭示出为什么在我们内部存在着不同的内在的实质。因此东方与西方是如此不同。东方总是追求类比思维,而西方追求离散、数字性的思维。凭借这一差异,所有哲学、对生活的态度、各种感知的手段、生活的方式也发生了演变。这些都在我们的内部自然而然地发展。走向东方和走向西方的人们都以不同方式得以发展。
卡巴拉学家在中东留下了。实际上他们哪里都没有去——没去西方,也没去东方。他们依赖着对精神世界的理解而发展。在他们之中没有具体的属于东方或属于西方的分别。就像犹太民族那样,他们的一部分走到了东方,而另一部分走到了西方,并在那里生存。但后来从那些不同的地方回到以色列的人实际上既不属于东方又不属于西方。因此,这再一次证明,卡巴拉既不属于西方,也不属于东方。一切取决于是什么样的人(来自东方还是来自西方)来理解卡巴拉,所以它适合于大家。
人们曾经在一个微小的文明中生活在一起,生活在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摇篮中。在这之前,他们生存于非洲,从那里迁徙到了美索不达米亚,并从这里开始根据自己的特性、内在的要求分开来。人们开始分散并远离对方。这样一来,人们感到他们是根据自己的内在结构被分成两个部分:东方和西方。也就是说,这是不同的思维方式、不同的哲学体系、内在的理解和彼此之间的关系。我们能看到,这样走到这个或那个方向的人们相互隔离,并创造了完全不同的文明。
但如今这些文明已经相互融合,当然,我们彼此间很不容易了解对方——人们的内部结构仍然是互相非常抵触的。虽然现代文化和技术迫使人们彼此连接,并上升到区别之上,但是人们内在的差别还是特别大。
而当人们开始学习卡巴拉时,他们就会上升到新的、更高的纬度。接着人们之间的所有区别都会消失。例如这在我们卡巴拉的学生和朋友中表现得很明显。他们在世界各地都学习卡巴拉:南美州、北美州、欧洲、非洲、亚洲、远东、中东、大洋洲。当一个人从事对卡巴拉的研究时,他似乎就失去了与这个世界的关系。无论他属于什么文化、宗教、哲学和生活方式,这都不重要。人开始忙于自己的灵魂,而我们所有人的灵魂都一样。因此,那时所有的差别都会消失。而当我们仅仅从事世间的事情的时候,我们肯定会感到彼此之间的巨大差异。

来自节目“提问卡巴拉学家”。您如果想要从莱特曼博士那儿获得您的问题的答案,请在这里提问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三)

早晨课程
第三部分:根据《Shamati》第47篇文章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第三部分:根据《Shamati》第63篇文章
[media5] [media6]
[media7] [media8]
关于《早晨课程》
新的《早晨课程》安排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二)

早晨课程
第二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卡巴拉科学的前言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关于《早晨课程》
新的《早晨课程》安排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