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课程(一)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

zoharhebr第一部分: 《光辉之书》,“ Vayeshlah”章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关于《早晨课程》
新的《早晨课程》安排
暂无评论

什么是生命意义?

生命之意义问答

tiwen_ok问题:根据卡巴拉你能否给我们解释一下,什么是生命意义?人的目的是为什么呢?
答案:我们的生命就是为了去满足自己的、在我们内部出现的愿望。没有其他的。除了这个以外,我们什么都看不到。我们所能想象的一切只是在我们的愿望之中。也就是,人一直都在实现自己的愿望。主要是,存在一种要为自己的身体去服务的愿望,也有在环境——即社会和世界的影响下出现的愿望。还有一种愿望,是我们渴求达到超越我们世界的、处于另一种更高的、精神的纬度的目标。在那里有着更高的力量,即创造者。所以说,要看人怎样去感觉到他的愿望。假如,人只有涉及他身体的欲望以及按照他所处的社会的渴求去实现它们,那这就是他的生命的意义。然而,如果一个人开始提问他的生命的意义:我来自何处?我是谁?谁在控制我?我要走向哪儿?也就是,当人开始提问满足的意义,我生命的源头在哪里?为什么要有这个人生, 我何苦要活着? 我何必要遭受痛苦?所有这些出现的问题,倘若它们要求指出我们生命的源头,那么人就会找到卡巴拉,找到学习卡巴拉的团队,并在那里他能得到解释,那时人就会更加重视这个最重大的问题——关于自己的生命的问题。换言之,人不再那么注意在这一生中如何对待自己的身体,也不再那么注意怎么在某种社会中安排自己的位置,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让自己上升、理解和显露更高的状态——更高的世界。
也就是说,人根据他所读到的、所听到的、所处的社会标准来对这些愿望进行不同的分别:他可以让一些愿望变得更大,而另一些更小。借助社会,他能够这样去做。也就是说,对人最重要的是,他可以自由选择,总体上讲,就是说,他选择一种能让最大的愿望来决定他生命的社会。
因此,人一旦提出关于生命意义的问题后,他就来到卡巴拉,找到可以了解这些知识的地方。而紧接着,在这个新的社会的影响下,他的这个更高的愿望开始不断发展,而所有其他愿望都会变得不那么重要。

来自节目“提问卡巴拉学家”。您如果想要从莱特曼博士那儿获得您的问题的答案,请在这里提问

关于卡巴拉学家

暂无评论

谁隐藏了《光辉之书》?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灵魂

idra_raba_100_wp当《光辉之书》向人类隐瞒——从它撰写的那时起直到隐藏的那一刻(2至11世纪),没人将它称为“隐藏的书”,人类对它一无所知!
如今每一个人都能买到《光辉之书》并阅读它。那么本书凭什么被称为秘密、隐藏的书籍?
本书包含了所有一切。《光辉之书》能向我们完全地显露这个和更高的世界。它是在全部的125种感知所有世界系统的阶段上被撰写的,它向我们讲述我们的整个道路。
问题就是,人本身隐藏了本书,他不能集中和正确地对待它,以便看到本书中所发生的。当然,读者就像阅读所有其他卡巴拉的书那样,自己不能恰当地对待文字。他在阅读时感到糊涂,因为在文字中看到我们世界的形象、历史、地理、生理和解剖。他凭借他对物质的理解来连接所有定义、对象和动作。
想象一下,一台具有许多线和零件但不对接的电器。难道你能启动它呢?当然不能!
一切在我们面前,可我们不能显露,不能正确地启动自己和以不对的方式在内部里连接的系统——而这就是问题。我们没有产生正确的对《光辉之书》的态度。
在阅读之前和在阅读时,人必须学习怎样调整自己到一种新的焦点、理解和视野,要这样逐渐地、缓慢地去进步。
产生态度是必须要的,毕竟如果人随便打开《光辉之书》并开始阅读,他只会让自己糊涂,而后来他会特别难地解决这种混乱并不得不从头再来。
因此,最难的是以正确的方式进入《光辉之书》。
因此,《光辉之书》有补充的资料,后者帮助我们调整我们的感知工具——灵魂!

来自:2009年12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二)

早晨课程
第二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卡巴拉科学的前言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光辉之书〉的前言》
[media5] [media6]
[media7] [media8]
关于《早晨课程》
新的《早晨课程》安排
暂无评论

健康的病人

早晨课程现实、世界、宇宙精神工作自然、创造者

rav_2008-11-07_blackpool_sea_img_3379_w在《创造者的隐蔽和显露》这一篇文章中Baal Sulam是这样描绘人感知到的世界:“当创造者显露出来时,我所有认识的走创造者道路的人都能挣好多钱,身体健康,而且受尊敬,也没有操心的事。而不渴求创造者的人——贫穷且深陷于困难和疾病中,被人瞧不起。”
除了享乐的愿望及充满它的光没有任何一切。只有它们之间的态度来决定我们所见到的世界的画面。世界不是某种不取决于我的现实,而我是从外部看到它的。不是这样,每一个人都能看到他享乐的愿望指挥那一切。无法找到两个以同样的视角看世界的人。世界看起来可以完全相反——依赖于充满愿望的光的程度。由此可见,我们的对现实的感知是如此具有个性。
但是创造者的显露不是根据物质的参数而衡量的——它只能衡量人的视野。我们所谈的不是在银行账户后面你有多少个零,而是你的感受——一共有几个零。如果给人照耀着精神世界的光,他就能感到一切都足够。
亿万富翁一般来说没有这种感觉。拥有50万亿资产的人因为不能再得到至少五十万而感到痛苦。他每天都要看,他的账户是不是稍微增加了一些。无论他有多少万亿,最重要的是他今天能得到多少。这就是他全部的生命!
倘若向人显露了光,那他还需要什么奖品?他反正都游于善之海中。如果人与光连接上了,并一直都在其中前进着,那么他什么都不会缺乏。
但他是健康还是生病了?!他感觉不到他生病,他感到一切都好。那么医生检查了他以后,会告诉他什么?我们只是谈到人是怎么去感知世界的。
我们理解不了这是怎么发生的。当光显露了,人不是升到疾病和问题之上——没有,他仍然会遇到它们,但同时他与创造者产生了关系。否则,人会舍弃他与创造者关系中创造者给予他的那一半。

自:2009年12月2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隐蔽和隐藏》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