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心里之点!

光辉之书愿望、思想早晨课程

Laitman_2008-08_8314_wp问题:我们的根据《光辉之书》的课程在全世界有许许多多的人在观看。假如人仍没有心里之点,《光辉之书》能否在他内部里唤醒正确的愿望?
答案:每一个人都有心里之点。它可以是隐藏得少一点或显露得多一点。然而,如果现在它是被隐藏的并不意味着在下一秒它不会被唤醒。
相反,如果心里之点已经显露了出来,也并不意味着下一秒它不会被隐藏起来,甚至谁也不清楚下一次会在何时重新显露。我们目睹了许多这种例子:怀有非常强烈的心里之点的人们,过了几个星期或几个月之后,突然什么渴求都没有了。这是由于人没有付出足够努力去发展。人被给予机会,但他没有实现它。那时心里之点又被隐藏了起来。
一切取决于人的努力,无论是从心里之点的隐藏转变到显露,还是相反地从显露到隐蔽的转变。
甚至那些不渴求精神世界,但开始听取卡巴拉课程(比如因为尊敬这本伟大的书籍)的人们通过这样去做能够加快自己的发展。接着,心里之点,即灵魂的胎儿迅速地显露出来,进而人能够有意识地发展它。

来自:2009年12月1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一)

愿望、思想

zoharhebr第一部分: 《光辉之书》,“诺亚”章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关于《早晨课程》
新的《早晨课程》安排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二)

早晨课程
第二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卡巴拉科学的前言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隐蔽和隐藏》
[media5] [media6]
[media7] [media8]
关于《早晨课程》
新的《早晨课程》安排
暂无评论

《光辉之书》涉及人的感情

光辉之书愿望、思想早晨课程

Laitman_2008-08-21_0594_wp问题:在《光辉之书》的课程中,我难以集中,于是我开始考虑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做得对吗?还是我应该更加努力以便搞清楚?
答案:努力应该是感情方面的,而不是理智方面的。我必须感觉到《光辉之书》谈论的那一切,而不是理解到。《光辉之书》涉及我们的感情,而不是理智。
我读到了某种单词,并想要在自己内部里找到它。毕竟全部的我是一个愿望。愿望是感情,而不是理智。这怎会是理智呢?我读到这些单词:“葡萄、树、天堂、地狱”。我能懂得什么呢?!
如果我借助理智开始将这所有一切定义为光和容器(Kelim)、其间的关系,那我永远都离不开机械的图像,并不会接近感受。
图像应该以感情的形式来逐渐地安放于我之内,图像应该包括感情。我应该在内部里积累内在的感受和印象,之后它们本身会慢慢地组成我体验的精神世界的感情。
就这样我们在我们的世界中演变——理智随着感情而来。孩子已开始感到好和坏,然后开始理解应该接近什么及应该远离什么,进而还会出现更广泛范围内的理智。
因此,通过阅读《光辉之书》,我们必须总是试图认识到我们的享乐愿望的感受,而接着理智将会到来,并将它们有序地连接到统一的图像。
当然,对新学生来说,将这些过程以图式去理解更简单,但是我们仍然要试图将《光辉之书》的文字变为给予和接受的感受。

来自:2009年12月1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理智连接愿望


暂无评论

精神的显微镜

卡巴拉早晨课程科学精神

Laitman_2008-09-25_7411_w精神世界是根据法则运转的力量的世界。我们理解一部分法则,一部分理解不了。就像普通的研究这个世界的自然科学那样:一部分我们清楚、能理解;另一部分是被隐藏的、不清楚的。
但是对精神世界研究、知识积累和使用精神力量的方法应该是严格符合科学性的、怀着合理的态度的。如果我们来研究自然,这些都很重要。毕竟今天所隐藏的,明天将会显露出!
卡巴拉科学给予我研究的工具(Kelim),就是我内部里的那个“显微镜”。借助它我能够“看见”精神的力量、给予的力量并感到它们。因此,我自己必须获得给予的力量,测量、看到并认识它们。毕竟人的感知过程是在内部里发生。
获得了给予的品质之后,我来发展它,并像特别敏感的显微镜一样,能够以不同的方式来调整这个品质,还能进入物质(愿望)的深处,甚至在这个品质中凭借我感知容器(Kli)的敏感度能够分别各种现象(给予——品质)。
在普通的科学中我们总是扮演工具的角色,因为对自己而言我要感知所有一切。在卡巴拉科学中,我们则有意识地将自己当作研究的工具。而研究本身是严格符合科学的。毕竟在离开我们的本质之后,我们的研究变得绝对客观。
之于这一点有许多卡巴拉学家的名言:“从你的行为我来感知到你”、“认识到你的创造者并为它服务”、“老人小孩都会认识我”。
在整个世界系统中仅有两种力量和两种品质:享乐的愿望(即接受品质)及创造它的光(即给予的品质)。其余的一切都源于它们。
在数学中也是这样的:有零,也有与它不同的,所有的计算都源于这一点。在物理学中也是这样:存在两种彼此相反的力量。在最高之光中也是这样:一旦出现了比光稍微暗一些的光,两种品质就出现了——所有的发展就起源于这里,卡巴拉科学也开始于这一现象。
因此学习卡巴拉科学的方法和学习任何其他科学都一样:只能研读两种力量(现象)之间的区别。假设一:我们放大“区别”,似乎是用显微镜——这被称为“分析”;假设二.:相反地,通过研究这些力量之间的团结,研究它们的相互关系——这被称为“综合”。
整个科学的目的就是研读两种力量之间的相互关系,也就是创造者(给予)和创造物(接受)在所有阶段上的表现(在共同的愿望——物质)。只发现并研究一种力量是不可能的。因此,借助分析和综合我们来研究它们的相互作用,进而作出关于它们的推测。但是“没有创造物就没有创造者,没有创造者也就没有创造物”。
因此,只谈论一种力量和品质是不对的——这不算是科学的推测,而只不过是抽象形式上的推理。我说:“给予的品质”。什么是“给予的品质”?它向谁给予? 影响着谁?在哪里表现出来? 你怎么知道这是给予?
只有你目睹了相反的现象——接受,你才能知道。不能随便说:“这是加号”。 对什么来说这是“加号”?
减号在哪里?只有有了两个你才能进行分别。所有科学都被给予了两种对比。在所有世界中除了这两种力量之外,没有其他的了。
于是,这种态度在卡巴拉科学中是被严格要求的。假如你脱离了物质和物质的形式,那你就进入了神秘学的领域。

来自:2009年12月1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卡巴拉科学的特点》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