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不同的愿望

愿望、思想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Laitman_2009-08_5961问题:怎样对待最强烈的愿望(对名誉、权势的渴求),当我发现他们在控制我的时候?
答案:什么都不要做!千万不要毁灭它们!应该提升目标的重要性——即创造者的在这些已改正的愿望中的显露。目标的重要性应该对立于所有诱惑我四处跑的愿望和追求,对立于所有充满我头脑的想法。
我不应该处理问题本身,我自己不是医生,我没有力量去改正它们。我只须提高目标的重要性,也就是说升到所有问题之上,似乎不在意它们,并在它们的基础上追求目标。我必须在团队中求得精神世界的、给予的、与创造者融合的伟大性,关系和关爱的重要性。
在这种形势下,所有这些愿望将会在下面贴上我的“达到创造者的”意图的标签,并接着将会获得正确的形式。如果每次当这些愿望和思想浮现于我内部时,我开始担心怎样在自己的眼中让创造者、给予品质、与其他灵魂的关系变得更重要,那么所有这些我内部出现的“罪人”、所有陌生的想法和障碍每次都会给我对亲近的人的态度指出特殊的方向。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简单的“达到给予、创造者”的意图将会获得特别的形式和力量。
我们毕竟是要把憎恨转变为爱,否则爱不会有形式的。你爱的是谁?你为什么、怎么去?通过这样做你能接受什么?从上面过来的是纯洁的力量,它将你的恶变为善,它不可能再空出时间进行任何动作。它把这个憎恨、拒绝、障碍变为善。
因此,我们并不是要取消所有这些障碍,我们应该在所有日益增多的障碍的基础上来渴求返回到根源之光。没有它们你就无法转变为善。

暂无评论

进入精神世界的条件

利他主义早晨课程精神精神工作

Laitman_2009-11_3152准备时期并不意味着我们要耐心地等待其结束。它不会结束的,如果我们不做出我们所能做到的以便这个时期在下一刻结束。等待指的是我每一秒都准备付出、不失望,而且我要一次又一次地这样去做。
甚至每一秒我都希望,就在现在我将会获得报酬——我要求的给予的力量,而且一直不懈地在每一秒中地这样做下去。
倘若我能实现这一点,如果状态(进出)快捷地彼此互换,这意味着我真的能够获得更高的、更深的阶段。毕竟在准备时期内,人揭露的坏事和疏忽越多,他在Machsom那边的单一的与双重的显露之中,就能越快地演变并达到自己的改正的状态。
而在准备时期内,团队应该给每一个人提供稳定性的力量、毅力、信心和耐心,团队应该让我们理解到,我们别无选择——就这样我们前进。就这样,一年又一年,直到我们准备在每一秒中都放弃立刻得到报酬甚至在没有报酬的情况下去工作,这就意味着我们值得超越Machsom 。
人如此渴求下一个阶段,以至于靠着他的巨大的、激情的、燃烧的对给予的愿望能够放弃给予并继续着准备时期。倘若创造者只想给我这个准备时期,而我渴求给予,那么我为这而感到满意,甚至我不需要Machsom。
而正是在那个时候,我获得了它。

来自:2009年12月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卡巴拉科学的特点》
暂无评论

不要害怕犯错误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Laitman_2009-08_2622问题:准备的时期是愿望集中的时期吗?
答案:当然!准备时期是最重要的及最特别的时期,因为在这个时候,在隐蔽之中、在黑暗中,我们试图搞清楚我们的所有品质、目标、手段、内在的定义。
接着,已经在Machsom (壁垒)之上,我们只是要改正所有揭露出的自己内部里的邪恶。我们在这个准备时期,对改正它而进行了准备。Baal Sulam 说明说,在准备时期我们“完成”(即揭露于自己之内)zdonot (特意的坏事)及shgagot(未意识到的错误、疏忽)。
错误和疏忽是我们在准备时期之后去改正的——在成为“给予是为了给予”的阶段上,而特意的坏事在“接受是为了给予”这一阶段改正的。
准备时期是所有我们内部里的“罪人”的逐渐地被揭露的时期,凭借我们去揭露它们的能力。而最重要的是,要看在揭露它们时我们的忍受能力,要看我们能否不离开精神的道路!我们没有唤醒全部的它们,就无法经过Machsom。
除非我将自己提升到所有坏事和疏忽之上。我不从事其改正,我升到它们之上。后来,我已经在Machsom 的那边,用“给予是为了给予 ”的意图来改正它们。
它们是怎样的,我就使用怎样的它们。我同意留在其中,在“给予为了给予”的意图中——这意味着我要穿越西奈(Sinai)沙漠。后来我将它们改正为“接受是为给予的意图”,这指的是我进入以色列国(即创造者的显露)。
由此可见,后来在壁垒之前的我的内部出现的愿望和品质之中,我来显露出精神世界、创造者

来自:2009年12月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卡巴拉科学的特点》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