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对一个

Laitman_2009-11_8773假设,我明白了,我的生命是一部电影,我发现它的指令,借助它们创造者来给我们灌输这个画面。我从指令转到它本身,就是所说的:“我根据你的行为来认识你”。我开始认识到它,并这样发现创造的念头,开始理解它是怀着什么愿望给我创造了这整个虚幻的电影。
它想要我随着我创造的道路返回到它那儿:从外在的屏幕到力量,从力量到它的想法,从想法到它本身。这意味着升上精神世界的阶段:从行为的世界到想法的世界——意图的世界——团结的世界——到它那儿。
因此,在进步中我别无选择,我需要指导我的书、过程的图像,它们将会给我指出路径,以便我能够把握外在屏幕的形式。因此,卡巴拉学家使用着我们世界的词汇,而我应该找出其中真正的意义!这个过程和婴儿认识我们世界的过程无任何区别!
卡巴拉学家提示我,而我试图去实现他们所说的。正是这些试图让我接近了精神世界的入口。只有努力是最重要的,而要实现任何一切我肯定做不到。也就是所说的:“付出努力就会找到”。
这就是我们的努力:想象我们都是一个人,而且正在影响我们的是唯一的力量和意志。从我们的角度看是一个共同的形式,从它的角度看也是一个。就这样,我们会清出一条彼此见面的道路——这就是实际的卡巴拉。
甚至在没有解释和说明去阅读《光辉之书》的情况下,该书将会影响到人并给他指出内在的方向。
我们应该在感情上走得更深,并在自己内部寻找本书所谈到的一切……小孩不是因为懂得怎么去长大而长大,他是借助努力而长大,而接着将会获得理解!

来自:2009年12月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