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会显露《光辉之书》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

Laitman_2009-11-06_Zohar_tv_8165_w问题:通过网络或电视观看《光辉之书》课程的人的内在的工作应该是怎样的?现在许多人渴望看到这些课程,甚至在生活中第一次夜里三点起床来看直播……
答案:《光辉之书》是给我们所有人显露真正的现实的机会。真正的现实是在人的内部显露的,人发现,甚至是现在,他都在自己内部感知到所有的现实,而且能够将自己的内在世界如此处理、分别和显露,以至于除了感到这个世界之外,还能感到精神的世界。
而同时,任何矛盾、幻想或者怀疑精神的感受是否会出现等这一切都是在他的愿望中被显露的。通过改正的愿望,我们给予自己机会在其中看到并感受到精神世界。
甚至“对感知到《光辉之书》未作出准备的”人,即那些在几年之内没有认真学习卡巴拉基础的人,也能够通过连接我们而得到所有显露,就像我们世界上的婴儿,他跟大人在一块,大人给他提供所有一切。
甚至出生于21世纪的婴儿对为他准备身边一切的前代一无所知, 这都是没关系的。他根据世界现在所处的阶段感受到所有一切。我们应该从上一代获取所有一切,对其进行准备并提供给下一代。
因此,那些现在加入我们的“卡巴拉的婴儿”——我们新的愿望,也能够获得同样的我们所期待的显露。在这里,我们之间不存在任何区别,只是要看他们多么努力地去听取,以及与我们团结的程度。
如果他们有一种恐惧感, 如果他们期待并顺从这伟大的书——那么与它建立关系就会非常重要。

来自:2009年12月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二)

早晨课程
第二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卡巴拉科学的前言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卡巴拉科学的特点》
[media5] [media6]
[media7] [media8]
关于《早晨课程》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一)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

zoharhebr第一部分:《光辉之书》,Vayehi章节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第一部分: 《光辉之书》,Noah章节

[media5] [media6]
[media7] [media8]
关于《早晨课程》
Baal Sulam 的第51封信;《智慧的果实》
暂无评论

新的《早晨课程》安排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

周一至周五及周日

(按北京时间)
8:00-8:30 根据Rabash 或Baal Sulam文章
8:30-9:00 《光辉之书》
9:00-9:30 Baal Sulam的《十个Sefirot的研究》
9:30-10:00 Baal Sulam的《Pticha》
10:00-11:00 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或者其他对人类发展进程和将来重要的题目

周日

21:00-22:00 在线课程,初识卡巴拉

课程直播
课程媒体库

暂无评论

想象一下

卡巴拉早晨课程现实、世界、宇宙

Laitman_2008-11-14_6987我们的感知基于对这个世界的感受。任何我想象的成果都是我的感受的衍生物。我永远都不会想象与我昔日的经验无关的事情。
想象一下,来自其他球星上的动物。无论怎样,这种动物的形象仍然会以某种熟悉的对象为基础。无法想象在我们感受中没有模拟的事物。我的行为都来自它们,甚至这些感受限制了我。
我们是自己的感受的囚犯。如今科学家发现,甚至我们的态度能够对实验结果有所改变。
因此,来学习卡巴拉的人们必须了解,他们要在实践中改变自己对世界的感知。现在我在接受的品质中来感知这个世界,而此外,我必须获得给予的品质,并在其中来感觉到世界。这不是想象,这是实际的感受。这就是精神的世界。
我的态度应该是务实的、符合实际的。卡巴拉是一种非常实际的教义,它与抽象的哲理方面的定义毫无关系。

来自:2009年12月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卡巴拉科学和哲学》
暂无评论

对立的团结

光辉之书团结早晨课程

rav_2008-11-07_blackpool_lesson_1_w问题:是否存在集体的、团队性的对创造者的感受?
答案: 有个体的、个别的达到,也有团队性的达到。我们仍然处于个别达到的阶段,并试图走到团队性的。这就是从我们这一代开始的世界的未来。卡巴拉科学正是为了实现团队性的(全球)达到而出现的。
因此我们从事学习《光辉之书》,本书是由卡巴拉学家的团队撰写的以及只有在团队中才能被显露。我们需要像书写《光辉之书》的卡巴拉学家的Shimon团队那样,建立我们之间的关系。
世界面临着新世纪的到来,在这个时候创造者的显露应该是团队性的。毕竟,全世界实际上就是团队。这就是在走出埃及时在Sinai之山所发生的。人们之间充满仇恨(希伯来文的“憎恨”为Sina),但他们被告诉:“假如现在在这里,在相互之间的憎恨中你们不要求显露创造者,那么这个地方、这种彼此的仇恨将会变为你们的埋葬之地。”
不管相互间存在的憎恨,他们被设置了条件——如同一个人一颗心一样团结起来。但这是不可能的!我如此地憎恨所有人,以至于在面临死亡的那一刻都不能看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创造者,即更高的、在这些对立之间创造和平的力量。在下面有自私的愿望的深度,在上面有屏幕,以及在它们之中显露的最高之光。这就是精神的容器、Kli。
我们应该达到这么一种状态:一方面我们憎恨对方,另一方面我们关爱对方,甚至在我们之间要求给予的力量。这就是我们这一代要体验的事。这个过程正接近全球性的团结,因此我们开始了学习《光辉之书》。毫无疑问的是,我们已经对这做出了准备。而就世界来讲,让我们希望人们和平地意识到这一点……

来自:2009年12月4日的《早晨课程》,对课程的准备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