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是我的愿望

愿望、思想早晨课程

Laitman_2009-11_8754我们不知道什么是光、Acmuto。我们只能谈论在愿望之中由创造者“印刷”的形式。除了这之外,我们无法理解和感到任何一切。在我喝水时,我不知道什么是外部的水。我仅仅知道它在我的感受中、在我的感官中是怎么被感知的。甚至我只能够谈论这一点:水是湿的、冷的、甜的、酸的……
我只有从我的Kli(容器,但数)的角度而言才能形容水。因此,我们只是在谈论Kelim(容器、复数)及它们的印象、形式、在它们之中存在的感觉。
看起来就像是我去浴室,打开水龙头并开始享受淋在我身上的水。 然而,水龙头、我身上的水、我身体里的水(如果喝下去的话)都是我的Kelim。 窗外的大海也是我的Kli,我如此感受着水。全部的这个世界都是我的Kli。
如果我们自己搞清楚正确的定义,那么就会正确地阅读《光辉之书》。

来自:2009年12月1日的《早晨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卡巴拉科学的前言》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