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课程(二)

早晨课程
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卡巴拉科学中的物质和形式》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关于《早晨课程》
暂无评论

在这个世界消失的那一刻

早晨课程现实、世界、宇宙

Laitman_2009-11_8781问题:如果我们的世界是虚幻的,那么我们的所有在这个世界上的行为与创造目标没有任何关系,对吗?
答案:这是不对的,因为在我们的世界中,为了生存下去,你应该去行动、养活自己、建立自己的生活。
想要达到精神世界,你首先要对在这个人间的生存感到失望,而去考虑怎样进行精神方面的行动,并开始将这个世界上的人生与精神领域连接起来,以便你的全部生活都是为了发展灵魂这一目的。
那时,在这个虚幻的世界之中,你所做的一切也将属于精神领域。因此,随后这个世界将会消失,毕竟你为了自己的永恒的存在从它那儿吸取了所有一切。这个世界消失,因为它全部地、彻底贡献给了心里之点的发展。
就在这里这个世界得以改正,它本身不会改变,它无法直接地接受到给予的品质。我们的蛋白质的肉体无法在物质中为了给予而存在,即使组成它的部分在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阶段为了共同的生存是相互给予对方的。但它们这样做是无意识的。
如果我利用全部的世界,以便生存下去并去发展我的灵魂,那么通过这样去做我也实现了这个世界的改正。其余的自然阶段(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之间存在着潜意识的、和谐的全球性的关系,而人利用他们及动物性的自己,以便在灵魂中、在最高的阶段上实现给予的动作。这意味着,人跟他一起提升宇宙万物。
人不需要改正非生命的自然、植物和动物,它们已经是改正过的。倘若我存在于动物性的身体中的时候,我仅仅利用为生存所必要的,而其余的一切是为了改正心里之点,那么全部的这个世界的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和人类的层次已经属于精神的阶段。
由此可见,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层次是相互关联的以及受创造者的控制,它们没有自己的意图。我(人)来给自己的动物性的身体提供生存所必要的,以便它能够生存,因为我必须在精神上进行演变。因此,我的动物性的身体的状态已经适合于被我的精神的形式使用。
我无法让它开始给予,也无法改变它的规律,但是它怀着我的意图存在于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阶段。而我的意图是,如果我为了生存与灵魂的发展来“恰当”地运用它,那么它就会参与到整个改正的过程中。
怀着这种态度,整个创造物将得以完全改正。什么也不会消失。最终,甚至在这个虚幻的世界中没有任何愿望的部分不被改正。

来自:2009年12月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身体和灵魂》
暂无评论

全世界都是我的愿望

愿望、思想早晨课程

Laitman_2009-11_8754我们不知道什么是光、Acmuto。我们只能谈论在愿望之中由创造者“印刷”的形式。除了这之外,我们无法理解和感到任何一切。在我喝水时,我不知道什么是外部的水。我仅仅知道它在我的感受中、在我的感官中是怎么被感知的。甚至我只能够谈论这一点:水是湿的、冷的、甜的、酸的……
我只有从我的Kli(容器,但数)的角度而言才能形容水。因此,我们只是在谈论Kelim(容器、复数)及它们的印象、形式、在它们之中存在的感觉。
看起来就像是我去浴室,打开水龙头并开始享受淋在我身上的水。 然而,水龙头、我身上的水、我身体里的水(如果喝下去的话)都是我的Kelim。 窗外的大海也是我的Kli,我如此感受着水。全部的这个世界都是我的Kli。
如果我们自己搞清楚正确的定义,那么就会正确地阅读《光辉之书》。

来自:2009年12月1日的《早晨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卡巴拉科学的前言》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一)

早晨课程

对课程的准备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第一部分: Baal Sulam 的第49封信;《智慧的果实》

[media5] [media6]
[media7] [media8]
关于《早晨课程》
Baal Sulam 的第51封信;《智慧的果实》
暂无评论

伟大的及无限的我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Laitman_2009-07_0189问题:《光辉之书》给人展示出愿望的空间?
答案:照耀我们的光在我们内部显露出各种各样的愿望的形式,这些形式已经存在于我们内部,只不过还被隐藏着。看起来我正在长大,从微小的人变为大人,体重和身高逐渐地增加……但这都是不对的。
其实光在影响着我,而我显露出越来越大的包含各种全新形式的愿望。但它们都是我的,甚至本来就都在我的内部。任何新的事情都不会被展示出——只是对于我来说。
我是巨大的、无限的,我只是感到自己很微小而已。我要吸引光,以便它揭示出越来越多我的形式——直到我包含着所有品质 和愿望,返回到无止境世界。
这意味着,我在长大,在阶段的阶梯上爬升。
在我们的世界也发生这种过程,孩子们也是这样长大的。天下没有任何新的事情出现,只有新的启示。一切本来就已经存在,就像所说的:“你们将会吃本来就有的”。
由此可见,在这个全部的过程中,我只须渴望:我产生启示,为我显露出更接近创造者的、更发达的愿望的品质和形式。
我想要让显露发生——以便光到来并越来越多地显露我。我没有去展示光,我吸取它,以便它显露我。也就是说,光向我揭示出真正的我——越来越伟大的、越来越接近无止境世界的我。我发现越来越多的自己,而这意味着我在阶段的阶梯爬升。

来自:2009年12月3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永恒的我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