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我

人类、社会早晨课程灵魂

Laitman_2009-11_8713问题:我觉得大部分人想都不去想有关身体和灵魂的问题,他们不去想他们是谁……
答案:不是这样的。大家都认为:“我去世之后,我的灵魂将会永远存在。”每一个人都无意识地想着他是永恒的,每一人都会关心:“我的灵魂会怎样?”
人并不只是把自己当作物质的身体。甚至是最原始的唯物主义者,无论他的信仰是什么,他都会不自愿地、无意识地认为自己是永恒的。这是在人的基础中、在他的物质中——在由光即创造者创造的愿望中。人根本就不能控制该愿望。
由于我们的享乐的愿望组成了五种层面,甚至每一种都包含了与精神阶段的、与创造者的关系,那么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内部中,作为灵魂破碎的结果,存在着与精神世界的关系。
每一个人,虽然他意识不到,但在自己内在的感受中会认为他是永恒的,而且并不觉得他的生命是以死亡为结束。假设他想的不是这样,他就不会有去生活的动力。
可以这么说,他看起来似乎是在给孩子们传递接力棒,并通过他们继续生活着,为祖国或社会去奉献生命。但其实并不是如此。如果他明确地知道,这个生命代表一切,我们的地球过一段时间就会毁灭,而我们也不会永久地存在,那么我们就不会有力量去生活。
我们的内在是如此组成的:我们潜意识里感到我们是永恒的。我们都来自创造者,我们都包含了其永恒的部分。虽然我们都像“会死的动物”,但假如人没有被提供“他是永恒的感觉”,就无法在动物的层面上建立更高的层面——“人”的层面。否则人不会超越四条腿的动物。
想要动物的身体生活在“说话的”层次上,即长成“人”,人必须在内部感到自己是永恒的(而创造者必须向他提供这种感觉!)。这就是人与动物之间的区别。
人的整个内在世界来自他一开始无意识地与创造者的关系,以及自己的永恒的状态的感受。这毕竟是人的阶段——像创造者那样(希伯来文的“人”,Adam意为“类似”)。我们的所有决定、渴求、计划(甚至想自杀的决定)都来自于内在的感受——我是永恒。

来自:2009年11月2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身体和灵魂》
暂无评论

《光辉之书》隐藏的力量

光辉之书

Laitman_2009-11-06_Zohar_tv_8214_w问题:如今学习《光辉之书》有什么用?想要进入精神世界必须研读它吗?
答案:是的,如今是学习《光辉之书》的时候。我很长时间都在期待这一刻,因为我们需要预先准备。今天我们已经达到了很多人已经能够升到精神阶段的状态(对《光辉之书》的注释被称为Sulam(阶梯))。因此,我们在一起开始学习《光辉之书》。每一个跟我们一起学习的并能够像孩子那样为了一起学习来取消自己的人,将会深刻理解《光辉之书》所讲的内容。
《光辉之书》不是借助头脑来研读的。《光辉之书》针对人的心,它演变出人的情感,以使人开始感觉到两种品质:给予和接受。Baal Sulam不是巧合地将自己的对《光辉之书》的注释称为Sulam(阶梯)的。
无法单独学习《光辉之书》——只有在团队中。该书本来就是在十个灵魂完全团结之时由十个卡巴拉学家团队撰写的。这十位卡巴拉学家组成十个最基本的Sfirot 的精神容器。每一位卡巴拉学家代表一个Sfira,即特别的由创造者创造的完整容器(Kli)的力量。因此,如果我们渴求变成如此完整的容器,我们能够从他们那儿收到这个消息,它将会向我们发挥作用。
如果我们正好试图在团队中研读《光辉之书》,我们将会很快地感觉到在本书中隐藏的力量来连接我们。
只有依靠团结的程度,我们才能够接受并理解他们的信息。也就是说,感觉到,毕竟我们是用心来理解的。心是为理解精神的信息而安排的愿望。
靠着头脑无法理解《光辉之书》,而需要人预先组成团队,并经过很长的道路,其中的人们已经对其他达到精神世界的手段感到失望,而且他们摆脱了错觉,为自己弄清楚了很多事情,可以取消自己,因为理解了一个人靠着自己的能力无法达到任何一切。他们已经可以从事学习《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