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灵魂的容器

Laitman_2009-08_0665问题:怎样从“对亲近人的爱”走到“对创造者的爱”?
答案:没有任何转变。对创造者的爱不意味着你不需要再爱亲近的人。只不过在我的内部出现了世界系统中的所有愿望的关系体系,“亲近的人”不再“存在于外边”,我发现他是我的一部分,存在于我的“内部”。
在无止境的世界中,我们都是统一的完整的愿望,后来我们通过精神的阶段降临了,愿望被隔开了,我们开始像如今这样(这个世界上的人)感受着自己。
我们认为我们是陌生的、彼此疏远的。但是通过团结来改正自己,我发现了真理——“我们都是统一的系统”。昔日我的体验中,大家彼此相隔离,那是我的错误。我从丧失意识的状态返回到有意识的状态——我意识到了完整性。
除了我的感受的角度、态度、理解之外什么都不会发生变化,我发现没有“我们”,只有“我”。
亲近的人是我的灵魂,这并不只是去说一些好听的话。从现在的我走到外面,我在所有外在的愿望中找到我的灵魂。毕竟灵魂在人的外部,灵魂是“陌生”的愿望,在这些愿望中我发现了精神的我、我的永恒的状态。
我现在的感受是想象的、虚构的。
而通过显露其他的(即亲近人的)愿望,我突然理解:它们是我的,它们是我的灵魂。曾经给我演的是一部“似乎我只在身体之内并必须关心它”的电影。看起来,我的真正的愿望是在我的外部,这就是我的灵魂的容器,充满它们的光,灵魂之——创造者。

来自:2009年11月20日的《早晨课程》,《Shamati》第20篇文章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