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是对愿望的研究

卡巴拉早晨课程科学

Laitman_2009-08_5961问题:为什么为了学习普通的科学不需要环绕之光,而为了学习卡巴拉科学是必须学习的?卡巴拉和其他科学之间有什么区别。
答案:普通的科学是借助自私的愿望被研究,因为人不要求任何超越这个世界的东西。这些科学不超越自私物质的研究的边境。这个物质是我们的享乐的愿望,它向我们展示出在我们周围似乎存在巨大的世界,而我们要研究它。
最终,我们会研究我们的内在的愿望——在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以及人类的阶段中,它们都存在于我们内部。所有动物、植物和非生命的自然——在我们科学中所发现的一切都是在我们的享乐的愿望中向我们展示的。我们的一切科学(物理学、化学、天文学等)都在忙于这一点。一切都在我们内部。
卡巴拉科学也在我们内部。唯一的区别就是,普通的科学是我们自私的愿望在其原始的形式中进行研究,而卡巴拉科学借助为了给予的意图来研究我们的愿望,换句话说,为了进行我们的研究我们必须预先获得这个意图。
因此,研究我们的这个世界的享乐愿望的人不需要改变自己。他研读在自私的愿望中出现的现象。
而要做到这样,我们仅仅需要理智。
而借助给予的愿望准备研究在享乐的愿望中所发生的一切的人,即卡巴拉学家,必须获得作为研究工具的给予的意图。

来自:2009年11月16日的《早晨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卡巴拉科学的实质》
暂无评论

我们在我们之间生出创造者

团结早晨课程精神工作自然、创造者

Laitman_2005-02-23_be_park_622_wp我们在卡巴拉团队中必须拥有一种特别的关系,它将会被称为“创造者”。
创造者是我们彼此之间关系的程度,当我们自己想这样来对待他人。我总是要检查自己:我是否接近了这种关系?换句话说,我是否接近了创造者?我们在我们之间生出创造者。
我们在我们之间生出创造者。在我们的关系中、压力中、对彼此的渴求中,我们一起生出、显露所谓的创造者。想象一下,我们相互吸引对方到一种圈子里,而在其中展示出某种被称为“来和看到”(希伯来文的Bore (来和看到)= 创造者) 的东西。我们毕竟创建了共同的包含着十个给予Sfirot的Kli。倘若我们渴求展示这个正确的形式,并不在之于自己和创造者的幻想中流浪,而清楚地知道我们所要发现的,那这个Kli跟满足就会一起显露出来。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