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量精神的尺子

早晨课程精神精神工作

IMG_1504__wb我们要从“甜苦”测量原则转到“真假”测量原则。创造者毕竟被称为真理(真相)。希伯来文的真理这个词(emet)包含了三个字母:alef、mem、tav(其中有字母表的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字母)——这是两种极端的愿望。而其中的mem是Bina 的品质,借助它能够连接两个极端,并达到改正,也就是达到真理。
只有借助卡巴拉学家团队、环境才能够弄清楚什么是真理什么是谎言。仅靠我自己,在自己内部我没有任何条件这样去做,因为我内部只有一种参数——自己的利己主义。为了衡量,我一定要有另一种在我外部的参数。
随着长时间的研读及在团队中进行的分析,卡巴拉学者开始在共同的(全球的)愿望的、其他“心里之点”的系统中感受到自己。
根据这种客观的环境,我被给予机会去获得新的对感受的定义:接近或远离它、感受到它的全球的系统、我在其中的抱憾,它支持的必要性,将它当作我能够为自己显露的更高的世界及创造者之地。
而暂时,我内部里形成两种力量——“我和环境”的相互作用 。环境将会变得比我的“自我”和利己主义更加重要。我的外在将会出现另一种统治。我将会开始在乎它,开始在其中看到自己的拯救、看到能够将我从这个状态、这个世界中拉出的“杠杆”。
我衡量“我和环境”,并根据我的测量收到质量和数量上的、测量精神关系及力量的参数。我做出衡量的尺子:一头是我,另一头是团队。有了这个尺子,我已经能够研究、测量、显示更高的世界。
在“我和团队”的关系中、在我的内部形成精神的细胞,借助它我能够衡量整个在我之上的现实。就这样,我在自己的内部创建灵魂。

来自:2009年11月15日的《早晨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第42封信;《智慧的果实》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