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怎样去研读《光辉之书》

光辉之书

izuchayu_knigu_100_wp我们开始学习《光辉之书》。该怎样去学习?在学习时不一定要看文字,光去听也足够,以便所听取的通过我,通过我的内部,而我渴求感受到《光辉之书》 所描述的图像。也许我一点也不理解《光辉之书》所告诉我的,似乎此书使用了完全陌生的语言,但是我非常渴求知道它所谈到的。它毕竟告诉我关于我、和我在那里的生活……!我试图根据完全不清楚的文本去追求想象另一种世界,从没有中,从完全的空虚中,当任何感觉都没有时,在我内部开始唤醒对该书的词汇的反应和情感。
《光辉之书》是在两种阶段上、用两种语言撰写的。一种语言借助我的熟悉的世界的形象来撰写所有的事件。另一种语言,它与第一种语言相平行,让我进入精神的定义中,向我解释出两个相互平行的世界。但这两个感知的阶段只是对我来说而存在的,其实这是一个画面的一种感知,但暂时地,它被分为两种。
想要进入新的世界,我必须想象,感到在内部里还有一个被感知到并描绘出的阶段——精神的阶段,以便这两种阶段同时存在于我的内部,甚至我必须渴求从对物质的描写升到对精神的描写。
实际上,老师什么都不用解释。徒弟应该去吸收文字,打开自己的所有“入口”,以使文本通过他潇洒地流动,似乎是一条安静之水流,而且应该等待感受和新的感知的图像。
不应该想象物质的形象及行为。《光辉之书》的文本是一种朝向灵魂最深之地的旅程,它的词汇应该以最内在的方式在我内部引起这种感受:这一切发生于我的内部、我的品质、力量中,甚至最终在我与创造者的关系中。

2009年11月6日的根据《光辉之书》第一节课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2009年11月9日(一)

早晨课程

对课程的准备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第一部分: Baal Sulam 的第39封信;《智慧的果实》

[media5] [media6]
[media7] [media8]

关于《早晨课程》

Baal Sulam 的第51封信;《智慧的果实》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2009年11月9日(二)

早晨课程

第二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卡巴拉科学的前言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卡巴拉科学的实质》

[media5] [media6]
[media7] [media8]


暂无评论

卡巴拉学者Shimon与他的9个徒弟

光辉之书

gruppa_serdze_100_wp光辉之书总是在谈朋友们的团结。它毕竟是由卡巴拉学家的Shimon的团队所撰写的,他还有他的九个学生组成完整的、与创造者相通的给予的愿望(Kli、容器)。他们每一个人代表十个Sefirot中的一个特性,甚至每一个都以自己的本质为基础,来说明情况——即与创造者的关系的性质。
因此《光辉之书》在谈十个朋友,其中每一个都从自己的角度来显露精神世界,但是他们都是在一起工作的,由于理解、光只有在与朋友们的团结中才能展示出。
《摩西五经》的对象是站在创造者面前的人。《光辉之书》仅仅谈论人内部的力量。因此,在阅读本书时,要想象,所说的一切只是来设计我,发生在我的内部。
我应该理解,我的命运依赖于我与朋友们的关系。这个条件是“从上面”被设定的。没有出路,我必须跟他们在一起从事《光辉之书》。我们一起,经过《光辉之书》来引导我们的道路,开始感到卡巴拉学者的Shimon团队(即《光辉之书》的作者)所感受的现象。
为了感受到精神世界,不需要很高的理智,仅仅需要灵魂的奉献,以及在团队中与朋友们(在我旁边的那些而且与撰写《光辉之书》给我们的朋友们)一起进行的利己主义的工作。
当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深入这本书并试图彼此连接到一起,该书就会显露出,并用光闪耀我们——Zohar (希伯来文,意思为“光辉”)。

2009年11月6日的根据《光辉之书》第一节课
暂无评论

你有包裹待取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Laitman_2007-08-xx_ny_congress_0978_wp在过去,甚至在一百年前,很多人为了显露精神世界能够牺牲所有物质生活并付出任何努力。
然而,由于显露精神领域的时间还没到(人类没有达到全球的关系),更高的统治没有唤醒人们去达到它。在二十世纪,个人的和总体的利己主义如此地滋长,直到在做出最微小的动作的时候,人算计着这样去做是否合算。
如果在我们内部出现了某种关于精神世界的好的或坏的想法,这就意味着,创造者、更高的阶段已经降临到我们这里,以及欢迎我们到它那儿。而人应该寻找怎样才能深化这个关系的方法,并怎样去显露它。
更高的阶段,在我们内部唤醒关于它的想法,让更低的阶段唤醒,并期待着它的答案和反应。更低的阶段只是需要打开这个信息,发现里面有什么。
似乎有人在敲门:“包裹来了!”就这样有关精神世界的想法来到我们这儿。然后,我应该开门,接包裹,打开它,看看是谁寄的,我该怎样反应。
我们听着敲门声,但是却等待着,接着会怎样?接着什么都不会发生,那是因为全部的呼吁在这个敲门声中、在我们的心中。我们很像一位老板,他懒得从沙发上起来,便向邮差喊道:“把包裹放在门旁边,我一会儿去拿!”……
因此,更高的系统离开了我们,对精神世界的唤醒从我们内部消失——直到下一次。但谁知道,它下次什么时候能来?
因此,在我们受到某种提醒的那一刻  ,我们需要立刻将之完全实现,直到发现所有信息、发现发件人的地址,以及……敲敲他的门!

来自:2009年11月8日的《早晨课程》,对课程的准备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