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通过我们之间的裂缝流出

团结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gruppa_serdze_100_wp如今,全人类达到了共同灵魂的破碎容器(Kli)的状态。以前没有这样。在昔日的年代,我们是个体——各管各的。当所有人是分散的、没有相互连接的时候,那还不算是破碎的容器,那简直是分开的、脱节的、彼此隔离的部分。
当这些部分试图而又不能相互团结,将破碎(个别的灵魂)粘附到一个容器、共同的灵魂(亚当)上,而所有一切仍然分散——那才是破碎的Kli、利己主义的揭露。那时你感到它是破碎的,而且知道应该要去改正的是什么。
也就是说,没有进入团队,人就见不到利己主义,将之改正了就能够在其中显露精神世界。
这就是如今所发生的。最高的力量是如此安排的:随着利己主义的滋长,我们将会看到我们处于同一个(全球的)容器中。这容器是破碎的,而渴求充满这容器的光向外流出——通过我们之间的裂缝 。
因此,我们要尽快令人类感知到,拯救在于我们彼此之间的团结中。

暂无评论

在精神世界中,甚至是婴儿都应该明智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smech_ot_dushi_100_wp在物质世界中,母亲自己知道什么时候要喂婴儿,但在精神提升过程中,婴儿(在最初的状态中的卡巴拉学家)自己要向母亲请求食品,他应该知道怎样向更高的阶段请求,以便它将之升到它那儿并由光充满。下面的阶段(人)的愿望变得像更高的阶段(创造者)一样,这才能发生。
在精神世界,所有动作发生要么根据Reshimot(决定我的状态的信息记录;它们决定我的阶段),要么在Reshimot那儿加上我们的关于改正的愿望——我们的祈祷(有关改正的请求)。
而且,我们不要虚伪地请求,那样没什么用。愿望成熟了,它自己就会为自己引起改正之光的作用。
更高的阶段(Parcuf、创造者)处于完全的、不发生任何变化的平静中。只有Reshimot(有关我们状态的数据)才会改变于我们内部,接着我们感到我们处于不断变化的世界中,后者在不变的背景下(即白色的光、创造者)在我们的内部里改变着。
如果Reshimot自己唤醒自己,而我们一点都没有参与唤醒的过程,那么它们就不会让我们朝向精神世界前近。我们似乎在原地踏步,直到许许多多的痛苦让我们变得聪明并迫使我们寻求精神的发展。自然而然地显露的Reshimot只会给我带来问题而已。
但如果我进入忙于精神发展的社区,那就会从它那儿获得Reshimot——“与其他灵魂团结”的Reshimot。那些需要努力而获得的Reshimot,就是那些需要被改正以展示更高世界的Reshimot 。我的祈祷正是关于这些Reshimot ——我请求改正。

来自:2009年10月28日的《早晨课程》,根据Baal Sulam《对〈Sulam〉注释的前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