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出生的时间

会议、活动、对话精神

Laitman_2009-05-27_8144_w从精神之场(即无限的光之海) 角度而言,只有一种不变的规律影响我,它唯一渴望将我吸取到这场的中心,吸取到“善”之中。
我自己的愿望(我的“电荷”)不断地滋长及演变。因此,我与精神之场变得越来越不平衡。
我越来越远离“善”的中心,但该场是稳定的,只有我在发生变化。不是我自己让我的愿望恶化,这是自动发生的。于是我的状态越来越糟糕。
在这场之中我不是一个人,还存在七十亿像我这样的微小的自私的“电荷”,而且我们都在某种程度上感到自己“糟糕”。
在我们的自私自利发展的最终阶段中,我们在距“善”之中心的最远之地,并开始感到我们都是相互连接的。这让我们的糟糕的状态变得更加糟糕。每一个人都开始感觉到他依赖于所有其他人,这引起对大家的相互憎恨及让人感受到所有其他人的痛苦……
可以将我们的状态当作诞生前的阵痛。在九个妊娠月之内(人类进化)母亲(自然)尽量帮助胎儿(利己主义)发展。
(全球性的、封闭的)发展达到了最高的(自私自利)的程度,母亲-自然迫使胎儿诞生。
全球危机是对共同的胎儿、人类所施加的压力,以迫使他在精神世界中出生。胎儿应该转过来,头对着下面(改变优势:从接受到给予)并开始试图自己走出其自私的状态(帮助母亲生出他)。只有这样才能缩短阵痛并生于光之世界中。

来自:北美洲的会议第一节课

人类要出生

暂无评论

在光之海洋中周游世界

会议、活动、对话精神

Laitman_2007-03_ba-iam_045_wp问题:在精神世界中没有时间,但毕竟我们要在物质时间里来行动?
答案:当我们开始感到精神世界,我们只是行动于力量之场,就像在海洋中那样——我们被水四处围着。其实该场就这样被称为“水”,毕竟首先这是Hasadim之光(仁慈之光、“水”),其中也存在生命,Hohma之光辉。
Hasadim 之光由自己充满一切,其中没有上下左右。在整个Hasadim 光的海洋中,从其中心散出波纹——Hohma之光的程度,就像在磁场或电场中,电荷依赖于离中心的距离而变化着。
当人开始感到精神世界,他将所有一切通过没有时间、移动、空间、像我们世界这样的现实感受的感官而感知。
虽然在精神领域存在时间、移动、空间及现实,但是只有其名称才像这个物质世界。
“时间”是由人完成的以便改变自己的动作。
这种行为的结果——人的内在变化,其在精神之场的移动被称为行动。人根据自己的变化,通过变得越来越与这场相似——接近其中心,来在这场中移动。
“地方”指的是那场中的位置。人一直都处于他与场的平衡之点中,就像电荷在磁场或电场。人在发生内在变化时,一个接一个地朝着中心并经过中心的波纹被称为“世界”。

来自:北美洲的会议第一节课
暂无评论

北美洲的会议(五)

会议、活动、对话视频、电视、节目、课程

logo_NY09_copy1_preview第四节课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关于会议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