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法老的宫殿

利己主义愿望、思想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img_2906_100_wp我们没有能力克制自己的愿望,我们只能将一个愿望换成另一个我更想要的愿望。愿望毕竟就是我,我怎么可能与自己对立地去行动?
只有借助外在的力量——光之力我才能与愿望打仗,以便让光自己进行这场战争。因此,创造者跟摩西说:“让我们去法老那儿!”我会跟它打仗,以展示出我的力量,以及我对它的控制。向你展示!
因此创造者说道:“我创造了邪恶,但也创造了卡巴拉来改正它,因为其中包含了光,使得我们返回到根源。”
所以人的任务不是与自己打仗,而是付出努力以便在研读时吸取光。我只是要从外在看到自己的邪恶并开始渴求与它分开。就像在摩西的例子中那样:他在法老的宫殿长大了,但最后与他分离了。
为了这样去做,我被给予了心里之点,它被称为摩西。我应该吸取光、创造者,以使它与邪恶,与我的心,与法老进行战争。
在这个状态中我分成三个部分:
一、我的邪恶、在我内部最深之地隐藏着的我的利己主义、我的本质——法老
二、在我内部里出现的新的状态,心里之点,摩西:我必须将之改正否则我达不到精神世界。
三、光的、创造者的根源——书籍:它谈论到由光对利己主义进行的改正的动作,借助书籍我能够吸取改正利己心的光,改变它,使它转变为良好。
我内部里的邪恶是法老。而我通过研读吸取的光的力量是创造者的力量。我,摩西处于中间,一直都在引导这场战争,这被称作“让人一直都在‘煽动’自己的良好的基础来对抗他的邪恶的基础”。
我的心里之点,摩西在法老的宫殿长大了,坐了在法老的腿上,玩了他的胡子,试戴了他的王冠。法老把他当作孙子,法老的女儿将他当作了儿子,也就是摩西当过王子。
但是,一旦人与自己的邪恶分离了,他开始感觉到,他们俩是多么的相反,相互憎恨的。 当摩西到法老那里,他已经不把法老作为亲密的人来向他请求。他把法老视为陌生人,甚至敌人。
就这样人与他的本质分离,他反对、憎恨起自己的本质,以及希望只有在研读卡巴拉时受到的光能够将之改变。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