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洲的会议(二)

会议、活动、对话视频、电视、节目、课程

logo_NY09_copy1_preview第一节课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关于会议
暂无评论

北美洲的会议(一)

会议、活动、对话视频、电视、节目、课程

logo_NY09_copy1_preview

介绍性谈话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关于会议
暂无评论

人类要出生

人类、社会全球危机

rav_2008-11-14_DSC06990_w如今人类处于一种状态,可以将之与产前的状态相对比。
出生之前,婴儿开始感觉到,子宫壁压迫着他,他感到他没有空间,并必须改变某种什么。
在那个时候, 他转过来,头对着出口——在这个状态下他可以出生。
如今的人类也是这样,某种见不到的力量向我们施加压力,我们的空间在之前的限制下太窄了,我们必须“转过去”,也就是说改变我们对生活的态度。
就像婴儿必须试图离开子宫,我们也要接受并渴求改变我们的现在的状态。
毕竟所有我们正在体验过的疼痛的症状(教育、经济、政治方面的问题,流行病、抑郁症、毒品、恐怖主义活动)都是我们的产前阵痛,最高之力量的压力应该引起我们发生变化。
这种来自最高之力量的压力将会滋长。但是我们,从我们的角度来说,必须付出努力——就像婴儿在出生过程中独立地做出动作。
虽然他的所有努力仅仅是对母亲机体的压力的反应,但是他的动作仍然是独立的。
这就是今天我们所被要求的。不付出这些努力,我们就无法出生。

这个世界和精神世界的婴儿
任何障碍都能克服
我们的生命是什么?一场游戏!

暂无评论

逃离法老的宫殿

利己主义愿望、思想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img_2906_100_wp我们没有能力克制自己的愿望,我们只能将一个愿望换成另一个我更想要的愿望。愿望毕竟就是我,我怎么可能与自己对立地去行动?
只有借助外在的力量——光之力我才能与愿望打仗,以便让光自己进行这场战争。因此,创造者跟摩西说:“让我们去法老那儿!”我会跟它打仗,以展示出我的力量,以及我对它的控制。向你展示!
因此创造者说道:“我创造了邪恶,但也创造了卡巴拉来改正它,因为其中包含了光,使得我们返回到根源。”
所以人的任务不是与自己打仗,而是付出努力以便在研读时吸取光。我只是要从外在看到自己的邪恶并开始渴求与它分开。就像在摩西的例子中那样:他在法老的宫殿长大了,但最后与他分离了。
为了这样去做,我被给予了心里之点,它被称为摩西。我应该吸取光、创造者,以使它与邪恶,与我的心,与法老进行战争。
在这个状态中我分成三个部分:
一、我的邪恶、在我内部最深之地隐藏着的我的利己主义、我的本质——法老
二、在我内部里出现的新的状态,心里之点,摩西:我必须将之改正否则我达不到精神世界。
三、光的、创造者的根源——书籍:它谈论到由光对利己主义进行的改正的动作,借助书籍我能够吸取改正利己心的光,改变它,使它转变为良好。
我内部里的邪恶是法老。而我通过研读吸取的光的力量是创造者的力量。我,摩西处于中间,一直都在引导这场战争,这被称作“让人一直都在‘煽动’自己的良好的基础来对抗他的邪恶的基础”。
我的心里之点,摩西在法老的宫殿长大了,坐了在法老的腿上,玩了他的胡子,试戴了他的王冠。法老把他当作孙子,法老的女儿将他当作了儿子,也就是摩西当过王子。
但是,一旦人与自己的邪恶分离了,他开始感觉到,他们俩是多么的相反,相互憎恨的。 当摩西到法老那里,他已经不把法老作为亲密的人来向他请求。他把法老视为陌生人,甚至敌人。
就这样人与他的本质分离,他反对、憎恨起自己的本质,以及希望只有在研读卡巴拉时受到的光能够将之改变。

暂无评论

抓紧缰绳,避免掉下马

愿望、思想精神工作

Laitman_2008-12-07_6468我收到很多问题:应该怎样对待自己的愿望?怎样克服障碍?
破裂、未改正性:一个共同的被创造的创造物(灵魂、容器)分出了(破碎了)许许多多相互对立的部分。
改正——不管这些部分之间所存在的斥力,将它们集合到一起。也就是说,团结的(光、给予、爱的)力量应该超越相互的斥力(利己主义、憎恨)。但这些力量不取消对方,被称作:“谁不杀敌人而让他服从,谁就是英雄”。
因此,不需要在日常事务中寻求邪恶的表现,应该在对“连接朝向团结的、变得与创造者一样的那些愿望”产生的反感之中来寻找它。
因此,一旦人在自己的利己主义中成熟以至于能够改正它,在其之中就会出现心里之点——朝向团结的渴求的原点。人被带到团队中,而在团队中创造者集合了已经成熟的并进行改正的人。
如果人参与到团队中,以便将个体的朝向创造者的渴求连接到同一个渴求上。而后来,在共同研读卡巴拉的时候,在这个共同的渴求的基础之上,借助给予和爱的力量、改正的力量、光来彼此之间与创造者团结起来,那么人就进入了“赛跑”的过程中。
人似乎感到他坐在疯狂的马上,马愤怒起来并开始往前跑。他什么都不能做。我越紧地“抓住”团队,抓住缰绳,在我内部里隐藏的利己主义就越快地被揭露出——而我在奔马之上飞跑并快速地达到改正的结束。
有那么一天赛跑将会结束,利己主义的力量不是无穷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利己主义的程度、自己的灵魂的容量,但人全部都要揭露并改正它。

暂无评论

目标:新的阿咔迪·杜很的歌曲

音乐

httpv://www.youtube.com/watch?v=BqpCwDjKAvY

更多歌曲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