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拉科学在整个世界系统中的位置

卡巴拉精神工作

Laitman_2009-05-xx_ny_5054卡巴拉科学不只是谈到整个现实和整个现实的规划,它也指示创造物怎样去使用整个现实。
卡巴拉科学是以特别的方式被撰写的,它自己本身作为现实。
在阅读、谈到、思考或感到卡巴拉文本的时候,我们不知不觉地在自己内部,到自己的无形式的愿望中接受创建愿望的光——这就是新的现实。
我们应该了解,卡巴拉科学包含了一切:物质(愿望、创造物)与光(创造者)。创造者在希伯来语中的意思是“Bore”:“来和看到”在创造物感知容器中所在的那一切。卡巴拉科学又是创造的秩序,又是秩序从最初到最后的过程的发展;这科学包括我们所能想象的一切,包括那原始的创造我们及控制万物的力量。该科学包含了一切。
一般来说,我们认为,科学是关于某个世界的范围及其品质的故事。但卡巴拉不是故事。字母本身是感知的容器。卡巴拉科学描述的行动本来就是行动。如果我们有将句子是怎么写的就怎么去读的机会,那么我们在阅读的同时就会完成那些动作。我们毕竟是在我们的愿望中阅读的,而我们的愿望在读文本的时候,立刻就会实现这个动作。
卡巴拉科学使整个现实的物质行动起来,而不是讲关于世界的结构及怎样去控制它的故事。它自己本身让整个现实行动起来。卡巴拉学家毕竟将自己的书仅仅写给那些已经获得在自己的享乐的愿望之上的反对自私自利的屏幕和立即完成所有动作的人。

来自:2009年10月12日的《早晨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卡巴拉科学的实质》

关于卡巴拉

暂无评论

全宇宙电脑的程序

卡巴拉早晨课程现实、世界、宇宙

Laitman_2009-08_2575卡巴拉科学的实质很像启动电脑的程序。程序中的那些命令是用词汇撰写的,程序读到它们并执行。
卡巴拉资料的阅读是外在的。我们阅读字母、单词、句子,同时我内在的机制运转起来。我们看起来就像是在阅读某某文章,大声说出单词。但其实,通过这样去做, 我将执行的指示输入到自己的理智和愿望中。
因此,在卡巴拉学家(他们达到了很高的精神)撰写的书中具有特别的力量。毕竟Baal Sulam是基于自己根据这个程序的行为来撰写。于是,我在阅读这篇文章时,即使我不是很懂其内容,但将自己带到特定的完成动作的秩序中,我感知的容器就会越来越好地根据他的文本被安排。
在那个时候,我在我感知的容器中开始感到新的形式,如同自己的新的品质。我将之称为“返回到根源的光”。毕竟没有来自外在的光。
因此,我们不是在一般性地研读卡巴拉的文本,我们是在启动“缓慢地、逐渐地改正我们感知的容器”的程序。

来自:2009年10月12日的《早晨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卡巴拉科学的实质》

通过心来连接

暂无评论

不要放弃与“心的负荷”打仗

会议、活动、对话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Laitman_2009-07_0170问题:这周末在北美洲举行的会议,下个星期在土耳其的会议,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参加,但如果人不想过去怎么办?
答案:如果人意识到他不想去会议,这是很完美的了解自己的自私的本质及改正它的机会。
现在要看他作出什么推测:他是否理解对会议的反感是来自上面的帮助:向人揭露他的利己心,以便让人选择——升到它之上还是同意并谦逊地漂浮于生活之流,走向死亡……
如果我理解,障碍来自好的和做好事的创造者,毕竟除了它以外,就没别的了,而且开始克服这个障碍(为了通过这样去做而前进),如果我站在这两种力量(左边的和右边的)之间并愿意将它们俩在我的内部连接起来,让它们打仗,那我当然会去参加会议(全身都有着这打击的伤痕)
不管我的利己主义多么地反对在我的内部里,我仍然做出这个生理的动作。可能在内部里我不愿意,但是我还是要过去!这样一来, 才会是有效的内在的工作。
而如果我接受利己主义的要求,找出各种各样的借口不去会议,我就失去创造者给我的机会。

来自:2009年10月13日的《早晨课程》,对课程的准备

怎么变成精神的胎儿?

暂无评论

惊奇:新的阿咔迪·杜很的歌曲

音乐

httpv://www.youtube.com/watch?v=8E_AZt2Cb0k

更多歌曲

暂无评论

从“lo lishma”走到“lishma”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img_2906_100_wp问题:如果人请求接近到光那儿,这不是自私的请求吗?毕竟人愿意自己感到更好。
答案:没关系。这被称为“lo lishma”(自私地、为了自己渴求精神世界)
人愿意感受到精神世界,获得精神的生活,感到真正的现实,看到他的生命不是在白过。
生活毕竟要过去,谁知道人生还有多少年,人则不愿意无意义地结束它。一开始,人除了私利不能再考虑其他事,因此如果他自私地不渴求获得精神世界,不去想象其福利,那么永远都不会转到它那儿。
精神之道路从自私开始(lo lishma),后来在最高之光的影响下,“自私的”对精神世界态度发生变化并变为“利他的(lishma)”。
因此,人的利己主义被称为“与自己对立的帮助”(ezer ke negdo),我被带到这么一种状态中并立刻看到:“原来是它在阻止我!”。
现在我要将同样的利己主义毁灭,虽然以前它曾如此帮助过我,让我前进,但要毁灭的不是愿望本身,而是愿望的自私的意图。就这样,光逐渐地来改变我。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