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课程2009年10月7日(二)

早晨课程

第二部分:《对〈Sulam〉注释的前言》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是时候行动了》

[media5] [media6]
[media7] [media8]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2009年10月7日(一)

早晨课程

对课程的准备及第一部分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关于《早晨课程》

暂无评论

卡巴拉——之于愿望的科学

卡巴拉卡巴拉传播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Laitman_2009-04_9109_w问题:在我们的时代,人为了传播卡巴拉是不是先要进入精神世界?
答案:要看什么才是传播。如果我们传达Baal Sulam所说的,如果我们谈到他,研读他的文章并谈论我们是怎么理解的,那当然可以传播。什么是传播?提供给人们机会参与到我们的课程中,但最终这是与原文建立关系。原文应该作为基础。
研读卡巴拉科学,指的是尽量亲密地与资料联系上,一直到返回到资料并查看你怎样在自己的内部里将所说的一切连接到同一个改正的手段。我开始逐渐地将所有资料与自己的理智和感情联系起来,以便让它进入我内部。
我想在自己之上“泼上”这些资料,以我的愿望和想法接受它的形式,我想让自己内部充满它的形式。我想进入这些形式,以便分离自己的自私的“自我”、自私的算计、目前的理智和感情的联接方式,并接受更高的品质——在理智与感情中,以便我开始依赖于它们而思考。
因此,我准备删除我所有的一切,只接收这些品质。我的愿望留下来,但只是以无形的样子——以接受到给予的形式。就在那个时候我可以生处精神世界里。这被称为卡巴拉科学的研读。不是在头脑中研读,而是在愿望中,以便获得新的形式。毕竟是凭借心而非理智在研读的。
我们研读怎样改变自己,怎样让自己的愿望变得像创造者的愿望那样。我们传播我们的课程,为了每一个渴求的人都能够跟我们一起参与进去。我们越进步就越必须检查我们是多么亲密地与资源相连,我们的想法是多么符合其所有部分,反对的地方越少,我们就越理解并感到它在我们内部中。但最重要的检查——在我们眼中给予是多么的重要。

来自:2009年10月7日的《早晨课程》,根据《是时候行动了》这篇文章
暂无评论

不要强迫,要改正自己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img_2691_100_wp问题:当我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候,我就懒得去看卡巴拉的书,宁愿看着电视剧消磨时间,而当我来到了教室,那么就不会用甚至最好的电影来代替课程。为什么会这样?
答案:你走出教室,并降落到物质生活中,即对于精神领域而言没有意识的状态中,这是我们的享乐的愿望正扭转我们并燃烧我们的生命及不允许精神发展。
但在另一面,它帮助你并展示出,时间白费,一切受到的满足无影无踪地随着时间流失下去。
只有环境才能帮助你。如果人们考虑到怎样才能相互支持对方,那么你甚至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候也不会打开电视看空洞的电影——他们将会让你领悟如此强的精神领域的重要性。
你将会感到这是“降落”,似乎你又成了小孩,并在用木块来搭建玩具房子。
你的错误不是你在电视对面发呆,你的错是你没有给自己建立环境,后者将会如此影响你以至于你不会再浪费时间。
这可不意味着你要迫使自己关掉电视。卡巴拉不支持这一点。人必须工作、学习、当兵、生活,有和所有老百姓同样的生活。
你在自己的内部什么都不要改变,直到从环境那儿感到精神世界的重要性。
在精神领域没有强迫!我不能将自己的手和脚绑起来并认为自己是正义者——这才不算是改正!
改变了自己的愿望并升到了这个电视剧之上,你就改正了自己。是光要改正人,而不是有关死亡后的地域之火的道德规范和恐吓。
卡巴拉科学不是宗教,它仅仅谈到改正的唯一的办法——增强环境的影响。就在这里我们可以自由地选择,这就是精神发展的条件。
而现在呢,就去看电视去吧……

来自:2009年10月2日的《早晨课程》,对课程的准备
暂无评论

精神的起源在何处?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Laitman_2009-08_6304

不要忘记,我们总是只应对创造者。 除了它以外,在我们面前没有别的。整个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自然及我们认为在这个世界上环绕我们的人都只不过是我们愿望中的内在感受。所有形式、动作、状态在我们的愿望中都如创造者的感受被感到。创造者愿意在我们面前出现如物质的现实,并不想让我们感受到它本身。

如果在感到这个现实的同时,人感到一切都来自创造者,就这一点对于他而言应该是足够的。不管我感到了什么,重要的是我感到了我我感受的、与整个现实的源头——创造者相关联。别把这种理解丢掉!我经过的状态是什么都无所谓。感到的这些状态可以是最糟糕的,或脑子很糊涂的——在我的心中有什么都没关系。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不失去与我的源头、我感知和感受的源头的关系:“这就是你!”
这意味着人“在地上躺着”,于是哪儿都不会掉下去。他只担心一件事,其余的一切他都不需要。这是精神工作的开头。升到了所有物质事情之上,以及一直都处于与精神领域的最基本的关系之中。

来自:2009年10月6日的《早晨课程》,对课程的准备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