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灵魂的使命

Baal Sulam卡巴拉卡巴拉传播早晨课程

Laitman_1373_wp问题:Baal Sulam说过,在自己的书籍中撰写了某种崭新的、昔日的书中没有的内容?他显露的是什么?
答案:首先,Baal Sulam 之于自己这样写道:他是返回到我们世界的伟大的卡巴拉学家Ari、Rashbi、Moshe、Avraam 及Adam Rishon 灵魂的下一个化身。
同样的灵魂在不同的化身中一次次地出现于我们的世界,并向我们提供同样的手段,只不过每次都更加适合于当时的那一代。
因此,那个灵魂在Ari化身中不能揭示后来Baal Sulam 所解释的那一切,那是因为时间不适合。而因此,在Baal Sulam 时代中变得必要的卡巴拉的那部分,在Ari的时代不允许被展示,在Baal Sulam的年代它成了必须要有的,于是他出现了并显露了。
今天在卡巴拉科学中,我们谈到如此深的定义,虽然二十年前,更不用提两千年之前谁也不敢大声谈论。这并不意味着过去的卡巴拉学家不清楚这一切。我们与他们相比,只不过是渺小的动物……但是他们不允许揭示我们所能展示出的。他们能向谁显露?那时人们还没有准备感知到所能显露的一切!
只有在我们的时代,就像Baal Sulam 在《行动之时到了》中写道,出现了向全人类传播卡巴拉科学及将之在生活中实现的必要性。

来自:2009年10月5日的《早晨课程》,根据《解释一部,隐藏两部》这篇文章
暂无评论

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行为的价值

卡巴拉早晨课程

Laitman_2009-04_9136_w我们世界,作为同一个精神的躯体,在6000年之内发展并经过改正。这几千年被分为三个时期,每一个有两千年,从第一个人——亚当开始。首先,展示出最细的 (自私程度不高的愿望)Kelim(HABAD),然后中间的(根据愿望的强度;HAGAT),以及我们最后两千年——最自私的愿望(NEYI)。
细的Kelim 是最高的灵魂——祖先,走出埃及的以色列民族(GE),但是他们无法显露巨大的容度、智慧、Hohma之光,那是因为他们缺乏愿望的深度(容度)。我们呢,在最后两千年身处流放(从给予品质和关爱的放逐、处于利己主义中),并接近解放(从利己主义的控制),这在如今很明显。
于是,我们的最自私的愿望(NEYI的 Kelim)可以到共同的亚当灵魂系统中吸取最强的Hohma之光,即使我们的头脑和感情很受限制。
然而,在我们施加很微小的努力时,在我们低级的阶段之上的改正,我们到最高的HABAD的Kilim吸取巨大的光,而在那里就发生巨大的改正——就这样,根据相反的光和Kelim 的依赖性,运转亚当灵魂的系统。
因此,在灵魂系统中进行巨大的变化时我们自己不知道我们是在这样做,并搞不清我们在做什么。 就像小孩那样:他一笑或折叠起两个方块,父母就会为孩子取得的这个小的成功欣喜若狂。
一方面,我们不知道,我们到最高的灵魂吸取什么样的光——这仅仅在改正结束后才会被显露,那时大家都能感受到这光。
我们的灵魂是最自私的、最邪恶的,因此借助我们的改正我们到世界吸取最强的、世界中从没有过的Hohma之光。
这因此被称为解放,就是我们,我们借助简单的、微小的工作进行该解放并给系统带来生命!
过去的道路,整个历史,过去的卡巴拉学家,这都是对这种我们正在要进行的改正的准备。

我们世界上的“糊涂”来自何方?

来自:2009年10月5日的《早晨课程》,根据《解释一部,隐藏两部》这篇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