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爱、给予

sviter_100_wp问题:你经常谈到给予,说给予好,说给予比接受更好。我们的本质是自私的,即我们仅仅考虑到自己。这样一来,我们通过给予怎么可能感到满足?这可能吗?
答案:当然可能。比如我有孩子、孙女,我向他们给予就感到快乐,那是因为我爱他们。也就是说,为了你关爱的那个人你可以给予。也就是说,我们需要什么?首先,我们要获得对他人的爱。怎样能做到这一点?我甚至看都不想看他们。我不需要他们,如果他们不能给我带来某种利益,我就不会感到我需要他们。换句话说,我爱的不是人们本身,而是在爱从他们身上所能获取的利益。
而在这里我们应该去爱人们,为了给予他们。甚至以这种方式给予他们,以至于我自己除了给予本身其它什么都不想要。就像你爱小孩,你只是去给予他,你不在意小孩对你的态度和他的感情。你的关爱直接让你这样去做,不图回报地给予。我们应该这样看待他人。但我怎样才能达到这种状态?何必呢?
处于这个原因,卡巴拉科学向我们展示我们彼此之间的所存在的无形的关系、完全的相互依赖。我们终究不是随便彼此连接的,而且与我和我的孩子或孙女连接相比(为了他们我能付出一切)更加亲密,更加相互依赖。而基于这种关系,爱才能出现。
你怎样才能爱你的小孩?那是因为你感到,里面有某种关系,即它是自然的、动物性的。但这种对他人的关系是在更高的阶段上表现出来的。你的眼睛打开了之后,你发现,你变成他人的奴隶,并能够为他做所有一切,给予他所有一切。而这仅仅是因为关系被揭示出来了。这就是我们所缺乏的一切。
然而,如今世界慢慢发现我们彼此连接,但同时利己主义不让我们承认这一点,于是出现卡巴拉科学的必要性。正是它能够为我们显露该关系。不是我们抽象地理解我们是彼此连接的并相互发挥作用,甚至想要破坏那种关系。如果我们发现了,我们是如此内在相互连接的,而且没有出路,那只是因为我们的整个世界都处于这网之上。这网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之网。那时人立刻就意识到了共同性、相互依赖性,我们突然间感到我们是统一体。没有其他的,就这样我们会解决所有问题。我们将会彻底变得与自然相同,并感到自己像自然那样处于完全舒服、永恒、完整的状态之中。
唯一缺乏的就是打开卡巴拉书籍,接着这一切就会到来:这个关系的系统将会展示出,它将会迫使我们这样去做。

来自2009年9月27日的《与Vladek Zankovsky的每日电话》

曾经的与Vladek Zankovsky的对话:
控制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