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自由——尽快变为人

人类、社会利己主义生命之意义

Laitman_2008-10-31_v-parke_9430_w社会利用着人的利己心来给人灌输为人的行为模式,它可不问人是否想依靠着它们进行自己的生活。
人在什么地方出生了,那个地方的文化传统就会从小时候被灌输给人,社会来培养他应该做什么样的人。
无论愿意与否,人吸取它们,甚至一辈子都去遵守。此外,社会还提供将来世界的诺言,以便更进一步使用人。这里人根本就没有任何自由选择,任何自由。
然而,在人内部中突然唤醒了“心里之点”之后,人对自己的昔日的生活感到失望,并且他似乎是从空白的一张纸开始一切。
对于他而言,所有曾经的价值观都被毁灭并从视野中消失,失去任何重要性。过去的行为模式被取消,那是因为它们既不能提供回报,又不能进行惩罚。只是留下必需的行为,不然就无法生存下去。
如果人属于宗教界,那么“将来世界”的概念也会让他产生怀疑。情况引导他到卡巴拉团队、卡巴拉书籍,接着人就要作出选择:他多么渴望进入这个社会、走上这条道路。
人的自由不是在选择道路之上,而是在选择进步的速度之上,在他付出多少努力,多么快地吸取榜样、新行为的模式、新的品质之上。
人的选择基于多么厉害地参与共同的过程中:也就是多快或多慢地前进。正好在这里他拥有自由——尽快吸取新的社会向他所提供的新的榜样和模式。
虽然人只能自由地选择新榜样运用的速度,但这仍然是自由。它毕竟超越了他的自私自利的享乐的愿望。就这样他开始在自己的内部树立人。

怎样改变命运?
光之力量

暂无评论

人可以改变命运

生命之意义

IMG_1498__wb问题:你说过,卡巴拉学者不预订我们物质的身体的命运,但你又说了Baal Sulam在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预测了两场战争。这不是属于人的肉体吗?请解释一下这个矛盾。
答案:卡巴拉学家知道“从上面”降落的及要发生的未来(Beito——不发生变化的、严格的自然规律),但是这些力量怎样会在我们的世界中实现,怎样会出现于我们的内部——这取决于我们的改正(Ahisheno——我们改正的程度),以及对他们的感知:随着改正和理解我们将会感到良好而不是邪恶!
但是一个卡巴拉学家都不能知道会怎样。人毕竟被给予自由意志去改变自己的命运。如果你读一下先知的可怕的对未来的预言,你要注意,他们描述的是Beito,他们不可能知道,我们将会以什么程度参与到自己的改正过程中及怎样感知到所发生的事件。

痛苦之路和光之路
怎样改变命运?

暂无评论

怎样改变命运? 

生命之意义

Laitman_2009-07-30_2156_us问题(来自英文博客):我想知道命运和名字是否有关系?借助名字的改变也可以改变命运吗?听说有一些字母有助于安排生活。
答案:除了最高之光任何一切都不能改变我们的命运,甚至如果我们觉得我们在改变着它,那我们最终会发现,境况会更糟糕,那是因为每当人偏离由最高之光进行的改正时,都会耽误改正的发生,换句话说,会引起负面的改正的力量——更多的对命运的打击的到来。
最大的问题是,通过重视护身符、符咒、神秘物,人对于他内部里出现的Reshimot(与创造者相反的品质)而言,开始延迟改正自己的时间,这导致邪恶的
累积,而接着就出现各种痛苦。
痛苦可不是从上面而来的,痛苦是我们的未按时改正的对抗我们的品质。

卡巴拉、占星术和全球系统
怎样控制命运
胶卷

暂无评论

怎样将破碎的容器粘合

团结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gruppa_serdze_100_wp这些破碎的愿望——灵魂到底是什么呢?我们都由同一个屏幕连接到一起。但是来了光,并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意识到我们是彼此不同的。我们都去给予,但是各有各的方式,虽然我们都追求一个目的——创造者。
似乎一群亲戚来喂小孩:妈妈想给他喝粥,奶奶想喂他牛奶,爷爷说,为了身体健康应该吃面包。每一个人都想给予那个小孩,但是他们相互之间出现了矛盾。因此,愿望破碎,它们之间的关系被破坏。而因为连接愿望的关系消失了,最终向创造者给予的机会也消失了!
我们应该理解破碎的到底是什么,后来我们就知道了,应该去改正什么。这样一来,只有通过团结所失去彼此之间关系的灵魂的部分才能够建立人(中线)。但是由此可见,只有有了那个“小孩”才能够将他们团结起来。想像一下,全家彼此憎恨对方:父亲、母亲、爷爷等,每一个人都想为孩子好,但是与其他家人断绝。什么才能让我们重新将他们团结起来?只有对小孩的,才能使每一个人能够为了他高于自己的利己主义,放弃它。因此,只有我们想要到给予创造者的阶段,才能够相互团结。那时我们将它和我们全部都联结为一体

来自:2009年9月24日的《早晨课程》,《对〈Sulam〉注释的前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