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纪念Rabash

Rabash_3_web今天是我的老师Baruch Shalom Levi Ashlag (Rabash)的逝世纪念日。我们都从他那儿获得活力。他是唯一懂得Baal Sulam 并继续走在他的道路上的人。他将这种手段传授给了自己的几个学生,而今天我们能够根据Baal Sulam 的方法前进(观看、听取、感到和理解他所撰写的),这都是Rabash 的贡献。
Rabash撰写了超过四百多篇文章,一周一篇。在这些文章中,他对卡巴拉有关人的内在的工作的内容进行了解释。通过这些以有方法的、简单的而又接近于人的方式撰写的文章,我们能够感觉到精神世界。
在他的文章中,他经常引用《摩西五经》、《塔木德》还有其他资料,因为他想让我们联系上这些资料并解释它们的作家——卡巴拉学家的思路,以及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传给我们的感受。
毫无疑问,没有Rabash 的书籍,我们无法与Baal Sulam 的著作建立起关系。没有Rabash 的说明,我们无法“打开”这些书籍。
我非常感谢最高的力量,它给予了我如此伟大的老师,通过他我们接受了卡巴拉。借助他的生命,Rabash 完成了朝向新阶段的精神的突破并向我们展示了卡巴拉的手段。
Baal Sulam 将之在自己的文章中详细地进行了说明,但是它们被隐藏地保留下来。而Rabash拿了他的老师的资料,将它们重新书写,并为了让世界理解它们口头上传授给自己的徒弟。
Rabash 历史上第一次开始自由地接受学生。我在Rabash那里学习的一年之内,在Berg 的学习卡巴拉的中心讲了好几节课,不是公开讲座,而是为了那学习中心的教授。听完了之后,那些教授都离开了那个地方,因为理解到了,在那个中心他们从事的根本就不是卡巴拉,而是生意。
我带他们去Rabash那儿学习,共有四十个年轻的、不属于宗教的男士,而七十七岁的Rabash一点都不拒绝他们并收他们作为徒弟,虽然他一辈子都生活于正统的犹太社区,遵守了这种社会的规则和限制!
他们毕竟没有打算转到宗教中,他们去Rabash 那儿学习卡巴拉。而他向来自特拉维夫的世俗的家伙教授了卡巴拉!通过这样去做,他进行了革命,并将我们的世界转到了改正的方向!
这是全新的、卡巴拉历史中从未存在的现象。从这一点起开始了广泛的卡巴拉科学的传播,毕竟那四十个学生在继续走他的路。
Rabash是巨大的革命者,他具有巨大的内在的力量,借助它,Rabash 能够不顾及哈西德派教徒和亲戚而去这样做。
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从他那里收到的。我们的团队Bnei Baruch以他命名——“Baruch 的儿子”。我相信,我们会作称职的、他的精神的继承人,让我们在对他的祝福中永远纪念他!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