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课程2009年9月15日(二)

第二部分:《对〈Sulam〉注释的前言》:我学着怎样应对我的接受的愿望,我给它创造者向我展示的给予的形式。

[media8] [media1]
[media2] [media3]

第三部分:《在行动中的理智》 :创造者每一秒都在跟我说话,但是我把它说的话当作耳边风。

[media4] [media5]
[media6] [media7]

一部名为“生活”的电影

img_2634_100_wp我是感知的容器。光进入这个容器。我的感知包括五个部分——愿望。
在一个愿望中我感到我内在的实质——自己的“我”、人在他的内部。在另一个愿望中我感到我的肉体——我的动物性的部分,在第三个愿望中我感受到对我亲近的所有一切,在第四个愿望中——我感受到外在的环境、社会、人类、自然,在第五个愿望中——我感受到某种更高的、离我更远的一些事物。
一切依赖于愿望,也就是说,依赖于它接近我的程度及光对它发挥的作用。
所有愿望收到的印象集合起来并传达到我头脑中的屏幕,就在它上面我看到全部的画面。这与电影院的唯一区别在于,我正生活在这个屏幕上。这意味着,“我生活”及“感到现实”。
这种物质的感知和精神的感知的方式没有任何区别,在那里也有屏幕:力量影响它并画出精神世界。只不过是,现在不像精神领域那样,我感知不到及参与不到我内部发生的描绘世界画面的过程之中。
而在处于精神世界的时候,我通过改变自己的品质,来“拍”电影。伴随着我与最高力量的关系,借助电影放映机(要看我启动它的能力),这部电影将会在我的内部上演。
目标——看到完整的、完美的电影,在其之中展示出完全的你和创造者之间的爱和关系。伴随着我与最高的力量的关系,借助电影放映机(要看我启动它的能力),这部电影将会在我的内部上演。

什么是祈祷?

Laitman_2008-11-14_7113在卡巴拉中祈祷被称为MAN——这是一种人的愿望符合创造者的愿望的条件。那个时候,更低的阶段进入更高阶段的愿望,并且它们作为同一个愿望被实现。如果下面的阶段只是渴求变得跟上面的阶段一样,那么上面的阶段就会帮助下面的。更高的阶段可以一直帮助。下面的阶段借助自己的请求只不过是要让来自更高阶段的光流进来。这就是我们的工作!
世界不懂得这个原则。人们觉得他们自己可以做一些事情。 全世界充斥着享乐的愿望,只有以它为生机,只有它才能被感受到。我们感觉不到控制我们的力量,因此我们认为我们自己可以对自己的自私自利的愿望进行改变。
但是我们只能弄坏这一切,因为我们分心到这些企图,不再实现自己的改正。
必须要意识到,我们是光行为的结果。只有它才能改变我们和世界。而且我根本就不需要在自己内心里寻求能让我发生变化的力量。
除了光之外没有别的我能联系到的!我必须感觉到, 我依附了创造者,依赖于它,就像一滴精子依附在母亲的子宫
但是,随着精神提升,我不会变得独立,我仍然依附光,完全取决于创造者。我将会越来越多地依附创造者,直到彻底与它融合。
因此,如果我想要我内部发生某种变化:我的思想、感情、状态,那就必须要求它进行这些变化。我仅仅能产生对它的渴求。如果人学会总向创造者要求自己的变化,那么他就会在哪里都能获得成功,甚至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我们总是忘记,只有光才能发挥作用。

来自:2009年9月14日的《早晨课程》,对课程的准备

心里之点

Laitman_2008-12-07_6468问题:我们所想达到的“心里之点的团结”意味着什么?
答案:
在人的内部中出现给予的愿望——心里之点。但是它受接受的愿望的控制。现在它,即给予的愿望,身处我的自私自利的接受的愿望之中,因此它被称为心里之点。
我们所想达到的“心里之点的团结”是我们给予的愿望的团结。我必须将它与其他心里之点相团结,以进行相互影响并怀着给予的愿望上升到接受的愿望之上。
如果我们离开接受的愿望并在它之上建立起彼此之间的关系之网,那么这就会被称为灵魂。所有我联系上的点都变成我的灵魂。灵魂的力量表现按照我与它们关系和对给予的渴求。
如果我们使用光的力量来影响它,那么接受的愿望就不会阻碍,它毕竟涉及不到光。那个时候我们可以将那一点提升。这就被称为走出流亡。

来自:2009年9月14日的《早晨课程》,第二部分, 《对〈Sulam〉注释的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