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爱、给予

人类、社会利己主义精神工作

sviter_100_wp问题:你经常谈到给予,说给予好,说给予比接受更好。我们的本质是自私的,即我们仅仅考虑到自己。这样一来,我们通过给予怎么可能感到满足?这可能吗?
答案:当然可能。比如我有孩子、孙女,我向他们给予就感到快乐,那是因为我爱他们。也就是说,为了你关爱的那个人你可以给予。也就是说,我们需要什么?首先,我们要获得对他人的爱。怎样能做到这一点?我甚至看都不想看他们。我不需要他们,如果他们不能给我带来某种利益,我就不会感到我需要他们。换句话说,我爱的不是人们本身,而是在爱从他们身上所能获取的利益。
而在这里我们应该去爱人们,为了给予他们。甚至以这种方式给予他们,以至于我自己除了给予本身其它什么都不想要。就像你爱小孩,你只是去给予他,你不在意小孩对你的态度和他的感情。你的关爱直接让你这样去做,不图回报地给予。我们应该这样看待他人。但我怎样才能达到这种状态?何必呢?
处于这个原因,卡巴拉科学向我们展示我们彼此之间的所存在的无形的关系、完全的相互依赖。我们终究不是随便彼此连接的,而且与我和我的孩子或孙女连接相比(为了他们我能付出一切)更加亲密,更加相互依赖。而基于这种关系,爱才能出现。
你怎样才能爱你的小孩?那是因为你感到,里面有某种关系,即它是自然的、动物性的。但这种对他人的关系是在更高的阶段上表现出来的。你的眼睛打开了之后,你发现,你变成他人的奴隶,并能够为他做所有一切,给予他所有一切。而这仅仅是因为关系被揭示出来了。这就是我们所缺乏的一切。
然而,如今世界慢慢发现我们彼此连接,但同时利己主义不让我们承认这一点,于是出现卡巴拉科学的必要性。正是它能够为我们显露该关系。不是我们抽象地理解我们是彼此连接的并相互发挥作用,甚至想要破坏那种关系。如果我们发现了,我们是如此内在相互连接的,而且没有出路,那只是因为我们的整个世界都处于这网之上。这网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之网。那时人立刻就意识到了共同性、相互依赖性,我们突然间感到我们是统一体。没有其他的,就这样我们会解决所有问题。我们将会彻底变得与自然相同,并感到自己像自然那样处于完全舒服、永恒、完整的状态之中。
唯一缺乏的就是打开卡巴拉书籍,接着这一切就会到来:这个关系的系统将会展示出,它将会迫使我们这样去做。

来自2009年9月27日的《与Vladek Zankovsky的每日电话》

曾经的与Vladek Zankovsky的对话:
控制自己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2009年9月30日(二)

早晨课程

第二部分:《对〈Sulam〉注释的前言》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第三部分:揭示出一部分,隐藏两部分

[media5] [media6]
[media7] [media8]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2009年9月30日(一)

早晨课程

对课程的准备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第一部分: Shamati 第97个文章

[media5] [media6]
[media7] [media8]

关于《早晨课程》

暂无评论

新的阿咔迪·杜很(Arkadij Duchin)的歌曲

音乐

“危机”,根据2009年9月7日的《早晨课程

httpv://www.youtube.com/watch?v=L1jNQ89OWFM

爱情
利己心就是这样的

暂无评论

关于Baal Sulam

Baal Sulam卡巴拉卡巴拉传播

BS_100_wp我们能看到,所有世界的系统是一步一步组成的。人总是与特定阶段相关联,然后他升到下一个阶段等。
从上面向他作出的影响,经过所有阶段并到达他那里。这样一来,朝向目标的道路是从下往上通过阶段的提升并逐渐变得与无止境世界相同。
我们每一个人都背负着祖先几千年的发展,但是人是与自己的父母直接连接的。父母向他遗传品质并进行培养,也就是说,从外在和内在方面来形成他。
在卡巴拉科学中也是这样。它演变了几千年,并且每一个卡巴拉学者都付出了一些,以便带我们到今天,即整个世界都要唤醒起来的状态。
但我们仍然是与最后两位卡巴拉学家相连的——Baal Sulam和Rabash。他们是我们的父母,从他们那儿我们获得生活,而且他们的培养形成了我们。是他们将我们连接于无止境世界的系统并朝向它。借助他们的直接帮助,借助他们的教育,我们能够提升。
于是,正确地实现他们向我们传教的手段、他们的培养对我们而言是如此重要。假如我们具有足够的力量来握住这些伟大的、创造者给我们的父母,我们一定会成功。
我们还会发现,他们是如何为我们操心的,还将会发现,这些灵魂一直在关系和关心之中。在精神世界,我们所有一切都是通过他们而接受的, 但要看我们怎样实现他们的忠告。
让我们希望,我们也值得达到他们所达到的并于现在传给我们的这一切。他们阶段上的光已准备着为我们而被接受,以便通过他们,我们建立与光、创造者的关系。
Baal Sulam说过,从1995年起,卡巴拉科学开始揭示,以及许多人们来学习它。他所谈的就是我们。没有其他的团队来欢迎所有渴求显露精神世界的人及传播他的教义。因此我们应该感到骄傲,同时感到我们做这些是值得的,接着在自己的努力下,值得从上面得到地位。
Baal Sulam 在《最后一代》中写道,人必须努力:
一、自己达到精神和/或者
二、将之传播并帮助他人理解这手段。
在两种情况下,人都对自己的灵魂进行改正。如果试图将他的教义传给别人,不管我们自己理解它的程度,这已经引起改正,已经是巨大的优点。我们应该为此而感到骄傲和愉快。
让我们来为这个如此伟大的将我们与创造者连接的灵魂而干杯。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从上面而被选中的,每一个都有机会与这个灵魂建立关系,与这个教义和它的传播有关系。
让我们不辜负Bnei Baruch这一名称。Baruch (祝福的)毕竟是创造者的名字。

暂无评论

对立的团结——在超越光速那边

早晨课程精神精神工作

na_brodvee_100_wp在精神道路之上我们总是前进在同时包含的两种对立的状态之中。这会严重妨碍到只处于一种品质——自私的、为了自己的人。
他不可能同意,两种对立能够同时存在。而在精神的状态,对立的对象相符合。我们毕竟与创造者相反,但是必须与它融合。我们的本质不改变,如果我们获得与它的融合,这就会是精神。通过给我们的本质加上精神的本质,将它们结合起来,我们就可以处于两种世界中。
但是现在我们只是处于享乐的愿望之中,而因此了解不到对立的团结怎样才能存在。这种状态无法描述,或者用物质语言来表达。语言毕竟是我们本质的表现,而且只是传达我们能理解的那一切。在精神的状态中,原因和结果甚至都互换地位:我们所认为的原因其实是结果。就这样它被隐藏。
谁也不向你隐瞒精神的状态。但是因为你是根据物质的、只包括一种而非两种对立的世界来组成,所以你认识不到精神的世界。你似乎在另一个范围内超越它、见不到它,那是因为没有能感知到它的感官。
只有在这些情况下可以感受到精神世界:两种对立——创造者和创造物团结在一起,借助创造物获得像创造者那样的品质。在你建立自己与创造者之间的相同时,也就是说,在你的意图符合创造者的给予的愿望时,同时在内部留着接受的愿望,就在那个时候,你内部里存在着两种对立——进而你能够感知到精神世界。
你开始理解它,你可以研究它,测量它。现在你已经理解什么才能超越光速而存在——两种对立在一起,其间没有矛盾。

来自根据《相互担保》这一篇文章的课程
暂无评论

让我们世界变得更好

早晨课程精神精神工作

da_poimi_ty_100_wp如果人们从事精神活动,他们就不会为物质匮乏而操心,那是因为物质的感受在精神世界的影响下安静下来,平衡下来。
我们的世界是从精神世界降临的力量的结果。在我们世界上所存在的一切被上面的力量所管制。如果我们将这些更高的力量平衡起来,我们的世界也会平衡。 如果我们彼此之间开始建立正确的关系,即像精神的那样,我们整个世界,包括我们的物质生活,将会得到平衡。
假如我们仅仅在我们世界的阶段上行动,那就无法改正或改善我们物质生活的任何一切,那是因为我们的世界是从上面受控制的。
然而,如果我们根据与最高之力量的相同来改正自己,那么从上面降临的力量将会带我们的世界到和谐中,甚至我们立刻将会感觉到这一切。

来自根据《相互担保》这一篇文章的课程
暂无评论

真正的自由——尽快变为人

人类、社会利己主义生命之意义

Laitman_2008-10-31_v-parke_9430_w社会利用着人的利己心来给人灌输为人的行为模式,它可不问人是否想依靠着它们进行自己的生活。
人在什么地方出生了,那个地方的文化传统就会从小时候被灌输给人,社会来培养他应该做什么样的人。
无论愿意与否,人吸取它们,甚至一辈子都去遵守。此外,社会还提供将来世界的诺言,以便更进一步使用人。这里人根本就没有任何自由选择,任何自由。
然而,在人内部中突然唤醒了“心里之点”之后,人对自己的昔日的生活感到失望,并且他似乎是从空白的一张纸开始一切。
对于他而言,所有曾经的价值观都被毁灭并从视野中消失,失去任何重要性。过去的行为模式被取消,那是因为它们既不能提供回报,又不能进行惩罚。只是留下必需的行为,不然就无法生存下去。
如果人属于宗教界,那么“将来世界”的概念也会让他产生怀疑。情况引导他到卡巴拉团队、卡巴拉书籍,接着人就要作出选择:他多么渴望进入这个社会、走上这条道路。
人的自由不是在选择道路之上,而是在选择进步的速度之上,在他付出多少努力,多么快地吸取榜样、新行为的模式、新的品质之上。
人的选择基于多么厉害地参与共同的过程中:也就是多快或多慢地前进。正好在这里他拥有自由——尽快吸取新的社会向他所提供的新的榜样和模式。
虽然人只能自由地选择新榜样运用的速度,但这仍然是自由。它毕竟超越了他的自私自利的享乐的愿望。就这样他开始在自己的内部树立人。

怎样改变命运?
光之力量

暂无评论

人可以改变命运

生命之意义

IMG_1498__wb问题:你说过,卡巴拉学者不预订我们物质的身体的命运,但你又说了Baal Sulam在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预测了两场战争。这不是属于人的肉体吗?请解释一下这个矛盾。
答案:卡巴拉学家知道“从上面”降落的及要发生的未来(Beito——不发生变化的、严格的自然规律),但是这些力量怎样会在我们的世界中实现,怎样会出现于我们的内部——这取决于我们的改正(Ahisheno——我们改正的程度),以及对他们的感知:随着改正和理解我们将会感到良好而不是邪恶!
但是一个卡巴拉学家都不能知道会怎样。人毕竟被给予自由意志去改变自己的命运。如果你读一下先知的可怕的对未来的预言,你要注意,他们描述的是Beito,他们不可能知道,我们将会以什么程度参与到自己的改正过程中及怎样感知到所发生的事件。

痛苦之路和光之路
怎样改变命运?

暂无评论

怎样改变命运? 

生命之意义

Laitman_2009-07-30_2156_us问题(来自英文博客):我想知道命运和名字是否有关系?借助名字的改变也可以改变命运吗?听说有一些字母有助于安排生活。
答案:除了最高之光任何一切都不能改变我们的命运,甚至如果我们觉得我们在改变着它,那我们最终会发现,境况会更糟糕,那是因为每当人偏离由最高之光进行的改正时,都会耽误改正的发生,换句话说,会引起负面的改正的力量——更多的对命运的打击的到来。
最大的问题是,通过重视护身符、符咒、神秘物,人对于他内部里出现的Reshimot(与创造者相反的品质)而言,开始延迟改正自己的时间,这导致邪恶的
累积,而接着就出现各种痛苦。
痛苦可不是从上面而来的,痛苦是我们的未按时改正的对抗我们的品质。

卡巴拉、占星术和全球系统
怎样控制命运
胶卷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