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知、理解、感受、显露

精神精神工作

laitman_2009-03-18_8399_w只有相对于我们自己对创造者支配的态度而言,我们才能判定自己的善良和邪恶。我对它理解得越好,对它的感知就越清楚。相反,我理解得越不好,那么感受也就越不清楚,而且我总会感到不好。“理解”改变着我的感情。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行为也在某种程度上依赖于这些原则。如果我知道我无法避免某种休克,比如我的牙齿要被拔掉,那么我只能无可奈何地去接受,即使我在拔牙之前需要承受针扎之苦,而在拔牙的程序过后还要忍受疼痛。理所当然,我也不喜欢这样,但是我会因为这样能够避免以后更大的痛苦而满意。想象一下,你身处一个偏远的没有牙医的地方,你感到痛苦的时候,却没人能帮助你。
由此可见,在我们的世界(而这与精神世界相反)显露和痛苦并没有相互关联。因此,如果我揭示了创造者和它对我的态度,那么我越清楚地发现所有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是来自创造者,就越使自己得到改正。否则,我怎样才能显露它呢?这样一来,如果我和创造者相一致,邪恶也会变为善良。因此,“认识到创造者的态度”和“获得好的感觉”是一回事儿。
创造者希望我们感知到它。认识到它的那些人能够得到永恒的满足、无限的快乐。“感知到创造者”意味着感知到它的行为、它对我们的支配和指导。我们在哪里能感知到创造者?在我们的Kilim(容器)之中。在那个时候,我们世界上的所有的之间没有任何联系的现象、定义和品质,突然间在精神世界连接为一体。在那里没有太多的概念。感知、理解、感受、显露——它们都指的是“我们的Kli满足、我们的愿望满足”。
《对〈卡巴拉科学〉的前言》,提要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