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剧

人类、社会生命之意义

laitman_2008-11-28_2468_wp在自然的植物和动物层面,每一种成长和发展的过程都包含了两个阶段:行动本身和结果(结果是预先设定的,它只是出现)。
子弹碰到玻璃,玻璃破碎。我们认为这一事件的原因是射击,而结果是破碎的玻璃。但不是这样。所有一切是预先设定的,我们行为的结果已经存在,而且正是它引起我们看到了原因并开始行动。
当政治家在整个世界振臂高呼,试图做某种事情的时候,这意味着,早就在精神世界存在的事件应该在物质世界实现,而处于这个原因,启动特定的物质对象。而我们所显现得正是由政治家来决定这些事情。但这是幻想——形形色色的木偶剧。纵观整个人类历史都是这样,而这游戏的目标——在改变装饰的那一段时间里,在感知到最高支配的同时,上升到这所有一切。
我们必须从一个阶段上升到另一个,直到完全改正了。这些阶段是早就给我们准备好的。在创造世界的那一刻,一切就被注定了。我们只需要付出努力。我们仅仅被要求每次都去试图揭露、感受、想象自己的下一个阶段。我们越是渴望想象自己的未来状态,越能成长并接近它,就像渴望变成大人的小孩。这就是动物和人类层面之间的区别。人通过自己的愿望和努力让自己的更加良好的状态到来。
散步(视频)

胶卷(视频)
娃娃(视频)
愿望的万花筒
我们的现实递归的电影
后台那边的“生命”表演
那个甜蜜的单词“自由”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