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领域的积分

人类、社会精神

laitman_2009-05-xx_ny_4848

无论金融学家和经济学家多么努力地去寻找调整器,他们都不可能找到。毕竟唯一的我们状态的调整器基于“像爱自己那样爱你亲近的人”这一原则。这就是恰当地加入全球系统的唯一形式。
否则你永远都不会具有自由选择及自愿行为的可能性。你会是留在一个严格体系中的非生命的螺丝钉,甚至那个系统要求怎样,螺丝钉就得怎样运转。然而,这一切都不是你去做,是所有其他人使你这样行动。
为了独立地决定和行动,需要“高于知识的信仰”和纯洁的给予。没有任何其他方法可以对这个系统施加影响。
假如,所有人开始这样行动,我们突然间将会发现,所有人都在升级过去的自私的算计(那时,我们企图猜出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人等会怎样行动,虽然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在想要发现那一公式的企图下,而且越来越接近它,你突然从“数字的计算系统”转到“类似的计算系统”。换言之,你不再计算1+1+……,并这样将圆形物分为许多部分。由于算计变得越来越复杂,而且由于部分变得越来越多,最终它们融合为一个共同积分——一个共同的圈。那时,你就无法依赖自己的自私的本质来作出算计——你必须要提升到给予。这是唯一的我们能够实现的行为。
就像在普通的积分中,当我需要算一算面积,我将之分成几个部分,算好每一个的面积,然后将它们加在一起。而且,我这样进行分裂以使所有部分融合为一个圈。
怎样启动“关系的调整器”?
正确的调整器——从心到心
全球危机:缘起和解决办法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