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人类——我灵魂的躯体

人类、社会团结灵魂
原稿发表于 2009年4月29日

laitman_75问题:人第一次听到相互担保和共同的依赖性这些概念,就会产生烦躁和反感。怎样才能解释,团结是对我们有好处的?
答案:想象一下,那个人出事故之后处于生死边缘(灵魂破碎毕竟是个事故),他的全身体都被破坏了,而且他很无奈地躺在担架上。
如果他能够感觉到只有靠了朋友他才能恢复起来,他就不会讨厌相互担保的概念。那时他就会理解,自己没有躯体,只有唯一的一个点。而且只有从他人那儿,依赖于他们的给予,他才能得到自己的全身——腿、手、头脑以及其他部分。
这才是“相互担保”,除了你那唯一的点,其余的一切你仅仅通过与他人连接才能得到。那是因为在精神世界不存在接受的愿望,那里只有给予的愿望。因此,我生存不是基于自己的肉体,而只是基于整个人类所牺牲的器官而生活着。他们是我的躯体。
我仅仅是个点,而全人类都是我灵魂的躯体。所有这些人都要给我器官。我越想爱他们,他们就越想相互连接,相互担保的力量将会给予我们每一个人所需要的。
如今人已经感知到他不想要相互担保,而这很好。然而,当发现一个人无法生存下去时,他将会渴求担保的品质,并且同时感到无能为力。他将会渴望相互担保的法则来控制他,同时也会发现自己无法实现和得到相互担保。
就那个时候,他叫喊得如此强大以至于从上面得到这一品质——从那刻起他就会是创造者的奴隶而不是法老的奴隶——毕竟是他自己追求了另一种的力量、另一种统治——给予之统治,而不是他本质的自我主义——降临和控制他。

创造的根源

暂无评论

评论

登录后您可以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