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Hank Sheinkopf的对话(纽约)

会议、活动、对话

我与Hank Sheinkopf(著名的政治顾问)进行了一次对话。
在Hank Sheinkopf(左边)的政治顾问生涯中,有四十多年向居住于白宫的美国总统提供咨询。他被派往世界各地执行特使任务。
虽然他对生命持有现实和务实的态度,但他内心有着敏感的灵魂以及对希伯莱语的热爱。对了,顺便提一下,他讲希伯来语的语调急速而欢快。
我希望他会向我们尽可能多的做出推荐,以帮助我们在美国以及全世界进行活动。下面这张照片拍摄于我们谈话过程中。
laitman_2009-05-05_hank-shenkopf_1955_w1

暂无评论

与Alex Jablonski的对话(纽约)

会议、活动、对话

我与Alex Jablonski 进行了一次谈话。他是一部名叫“水仙”的电影的作者。我们谈了人类的绝对的自我主义。下面是会谈相关照片。
2009-05-02_interview_ny_alex-jablonsky_1206_w2009-05-02_interview_ny_alex-jablonsky_1144_wlaitman_2009-05-02_interview_ny_alex-jablonsky_1167_w

暂无评论

怎样从利己主义中夺回自己?

人类、社会全球化利己主义

laitman_2009-03-18_8399_w问题:如果我的利己心成为全球性的,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依赖于其他所有人?
答案:我依赖于他人意味着,假如我的行为不是有利于所有的人,我就永远不会成功的。
假设,我是个出租车司机。乘客坐上了我的车,我把他送到他所期望的目的地,路费多要两倍,不交税并把钱放在口袋里——全都是我的!最终我发现自己一无所有……我不清楚所有钱是怎样和为什么花出去的——但就是这样。看哪里都有问题:银行欺骗了我,老婆、孩子有点不对劲,健康有问题,一切都不顺利,似乎倒了八辈子霉似的。不管你怎样,不管手里有多少钱——面对这一切你都无计可施。
人要理解,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他干脆让自己去死。向人解释,在他每一个行动中都要考虑到别人这一事实是个艰巨的任务。
你毕竟已经身处全新的世界,以至你不会欺骗它,像税务局或你的旅客那样。那个时候你就毫无选择——仅是欺骗自己的自私自利的身体,它终究不会允许你那样去做。
你能想象人所要作出的转变是什么吗?只有通过理解才能够作出这种转变。这应该指明你存在于新的世界中并必须遵守该法则,不然就将导致毁灭,甚至令自己、你的家庭、亲戚和整个世界共尝苦果。
因而,社会应该开始建立这种系统。看上去,人会认为这只不过是解释和培养的系统,但是它们应该与光有关。
除了光以外什么都不能改正我们内在的愿望。这些愿望反复地返回并夺取我们,虽然我们已经想要属于这个全新的给予本质。
为了对这些愿望施加影响,需要一种与光的源头有关的手段。此手段能够使得该光往下降临,就像我们安装管子,而后通过它们,所有消费者、每一家都能收到煤气那样。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