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科学之根

卡巴拉

kapitan_s_knigoi_100_wp卡巴拉是向人暴露创造者的手段(参看Baal Sulam的文章《卡巴拉科学的本质》)。
虽然几千年来卡巴拉科学被隐藏着,但在科学和社会关系中它展示了自己恰恰以相反的方式——自私自利的,而这下使人类作出准备接受到自己——卡巴拉,如每一个人都必要的达到完整完美生存的手段。
然而,首先,在本性愿望和天生思想的影响下,人应该意识到它本身的发展是卑鄙的。正是随着科技、宗教和社会的发展,并对其感到绝望之后,人能够理解更高的(与他本性相比更高的)智慧与智力。
正是由于否认了卡巴拉,尝试了所有手段并发现了它们的局限性以及不适于改正世界之后,人类拒绝了它们并选择了卡巴拉——唯一的、真正的、能使他们发展的手段。
这种发展的原因是对人而言的创造者的隐蔽,以便给人类一个独立发展并意识到真理的机会。就像创造者正隐藏于我们周围的环境中那样,卡巴拉(作为其暴露的手段)隐藏在这个世界的科学中。
然而,就像科学的发展让我们揭示出其中的卡巴拉科学,人在这个世界的发展使其暴露创造者。就像在科学帮助下,人能够揭示我们世界,同样的,在卡巴拉帮助下他可以揭示创造者。
因此,正如创造者的隐蔽是我们所有不幸和痛苦的原因,类似的,卡巴拉的隐藏也是我们痛苦的原因。
卡巴拉科学是最高之光、创造者的揭示、暴露于Hasadim(即仁慈)之光、给予品质、被改正的自私自利的愿望之中的Hohma(即智慧)之光。当没有穿上Hasadim之光的一点点的微笑的Hohma光辉直接进入自私的愿望中的时候,我们世界的科学就诞生了。
由于降落到我们世界的Hohma之光(特定的创造者在我们世界的科学中、自私的愿望中的出现)是来自创造者在精神世界的揭示(Hohma之光穿入Hasadim之光),因此,很明显,我们世界中所发生的自然的揭示仅仅是创造者在我们世界卡巴拉科学中卑微的表现。
换言之,从卡巴拉科学(它是我们世界科学的最高的根源)到世界科学降下真理微小的一部分,就像从最高之光给我们整个世界只留下“Ner dakik”——光的火花。
但就是由下而上,从我们世界的科学,可以达到卡巴拉科学。于是它复活所有科学并这样驱使世界去揭露创造者。
卡巴拉、哲学、宗教、科学
卡巴拉——更高世界的科学
宗教为什么与卡巴拉相悖?

暂无评论

目标——成人

人类、社会团结

img_2719_100_wp所有世界总体的目标,是让在这个地球上生存和演变的人类达到“所有人如同一家人”的状态。那个时候,每一个人都要关心其他人,并且应该作为每一个人的担保人。
这不仅会发生在正显露着的最高的自然规律的迫使下,而且因为存在于相互给予中,人们自己、有意识地开始想怀着爱来对待亲近的人。
自然控制着非生命的、物质的和动物的自然层次,并使得它们通过和睦相处达到平衡。因此,每个生物的消耗只是为了生存所必需的。
人必须有意识地达到同样的与自然的平衡。通过研读所有世界结构以及其统一性,人变得与自然相同,并如此符合其名字——Adam(亚当)——这一词来自于希伯来语的单词Dome,即与创造者一样。

暂无评论

与创造者融合为一体

精神工作自然、创造者

37_100_wp问题:灵魂能否一个一个地与创造者融合起来?还是只有所有灵魂在一起才能实现?
答案:人通过与创造者变得相同,与它团结起来。创造者是给予和爱的愿望。人越多获得这种品质(愿望),与它融合得就越好。这个在我们内部形成的给予和爱的愿望(品质)被称为灵魂。
问题:创造者为什么是(满足)?难道它这样不是受限制的和不完整的?
答案:所有限制都处于我们的接受这光的愿望中,而光本身没有任何限制。

暂无评论

一个新的世界规律

愿望、思想进化

laitman_2008-12-25_8420_w2随着我们自私自利的愿望的滋长,我们感到世界越来越发达。那是因为世界是我们内在的主观的感觉。随着愿望滋长,我们觉得自己更加发达。但在另一面,会感受到越来越大的空虚。
随着发展,每一个自私的愿望(人)开始感到,自己取决于其他自私自利的愿望。愿望把它们当作外在的、陌生的。这种感知的方式是特意灌输给我的,以便使我把所有愿望集合在一起,如同自己的。
为了让我这样去做,形势迫使我感到,自己取决于环境——国家、城市、亲戚、世界和整个人类。
然后我意识到,我需要与世界的关系,不是因为要过这一生,而是因为要创造我的、更高的、未来的世界和生命。
要我这样去做,在这个世界揭示出新的法则——共同参与(担保、利他主义、统一性)的法则。

暂无评论

为什么爱鱼比爱亲近的人容易?

人类、社会团结灵魂

rav_2008-11-14_sl_img_7186_w问题:你不需要尽力就能爱鱼或你的孩子。那么为什么要一个人去爱其亲近的人,却必须经过如此困难、复杂及冗长的过程?
答案:在满足利己的愿望时,我的行为是本能的:我爱我自己以及任何属于我的事物,而且我不爱任何我感到遥远且不属于我的外来事物。这种“我的”和“其余的”内在感觉的区别被创造,以令我们理解我们对立于整个世界与创造者
这种状态的揭示被称为“共同灵魂破碎”的揭示。
如果创造者清晰地显示在我面前,那我就被剥夺了我的选择、愿望、思想与行为的自由——在创造者面前,我将完全取消自己。因此,为了变得与创造者相同,即获得给予的品质,我必须从创造者隐匿的状态中开始。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我需要有另一个给予和爱的品质的范例(标准)来替代创造者。
在创造者隐匿的状态中,为创造一个能让我变得与创造者类似的机会,Adam Rishon统一的灵魂破碎成了许多的个别灵魂。由于破碎,每一个灵魂将自己想象于其他灵魂之外,并且因利己主义的影响,排斥其他灵魂。通过改正自我的利己主义——即与其他灵魂的疏远,灵魂获得给予的品质以及变得同创造者一样,而这正是创造的目标。
因此,我们不应该去改正我们的任何行为,而是要改正我们对亲近人的态度,正所谓“由爱亲近的人到爱创造者”。就这样,我们改正自己的灵魂,变得与创造者相同,甚至达到创造的目标。因此,“像爱自己那样,爱你亲近的人”正是世界的最普遍的法则,其他法则都是这一法则的个别表现。

暂无评论

我独特!

利己主义精神工作

39_100_wp为了达到创造的目标,我们需要特别的力量。外在的,不属于我们之内。没有这力量的帮助,我们进入精神世界(换句话说,作出爱和给予的动作)的所有努力都是徒劳的。我们的本质是得到满足的愿望,而我们的所有行为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如果我们考虑到亲近的人,那就是因为感到恐惧,或者那个人对我们而言很亲密,我们把他当作自己的一部分。
我们所有行为的动机是对自己的爱,我们甚至不会做出任何一个基于关心或给予非生命、植物、动物层次(更不用说“人的”层次)的自然的动作。
我们固有的、损人利己的愿望被称为“自我主义”。这个愿望就是“人”和“动物”层面之间的区别。
在未改正的状态中,人都不如动物,但在改正的状态中能达到创造者。每一个人所感到的唯一性和独特性与自我主义团结了之后,让我们变成了自然中最凶恶的坏蛋。
但我们应该认识到这卑微的状态,以便发现自己内心唯一性和独特性的感觉,而意识到了其不利的样子之后,请求创造者改正其使用的方式——改为我的独特的、对所有人的善良和爱。
你的独特性在于什么?

暂无评论

所有世界的目标——与创造者的融合

人类、社会以色列、犹太族利己主义

18_100_wp根据Baal Sulam在《赠予〈Tora〉》和《相互担保》这两篇文章中所写道,所有世界的总体目标是令整个人类达到改正并将自己的品质变得与创造者的品质相同。这总体目标包括所有的灵魂,即一个被分成许多部分以缓解共同改正过程的创造物。
创造物的所有部分属于两个大的部分:一部分得到了改正的手段,实现了它,但最后又降落到了自我主义中。这一创造物的部分成为“以色列民族”。由于降落,该部分接近了第二个创造物的部分,并且如今两个部分都能结束共同的、完全的、整个创造物从自我主义的改正。

暂无评论

跟着光走!

人类、社会进化

shachmaty_wp问题:人感觉不到空虚,就什么都无法发现。要到来的危机正好能带给我们这一空虚。那么有没有别的路?
答案:当然有。谁都清楚,食欲是在吃饭或者看到吃饭的人的时侯出现的。
为什么?第一、你受社会舆论影响。第二、卡巴拉解释,愿望可以从内在(从Reshimot,Kli(容器)的Aviyut(厚度)浮现出,或者愿望(食欲)可以从外在(环境、光的Aviyut)唤醒我。
如果我们从光(即“使我们返回根源之”)那里得到愿望,那就能以最正确的方式达到目标。
这样一来,如果我们向世界揭露——即使这些微小打击——的原因,那么通过感知到了原因,人们就会发现,来自“已改正状态”中的光。我能看到这改正的状态,能看到它与我当前的状态相比是多么地美丽和伟大。这会吸引我前进,朝向目标——我再也不需要受鞭打的痛苦!
因此,给世界解释一下痛苦是如此的重要!
爱或死!
挑选光之路
痛苦之路和光之路

暂无评论

儿童课程2009年5月22日

视频、电视、节目、课程

周五,2009522日我给孩子们上了国际课程。此直播课程从希伯来语翻译成英语、西班牙语、德语、法语和俄语。

课程的题目是“学校”

暂无评论

说出了“危机”——罚款

人类、社会全球危机

gladiator-1_100_wp信息以前的维尔纽斯(立陶宛的首都)市长,自由党领导Zuokas建议,如果政治家向观众发言时,使用了“危机”这个词,就应该罚款。
“如今,主要的危机只存在于政治家和官方头脑之中。危机证明自己的无助和绝望”。应该把“危机”这个术语改为“挑战”。
评论:非常对,这是对我们、我们的自我主义及其思想的战争。我们应该理解到“战争”的原因,并通过改正自己,通过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中变得与自然相同,来将其排除。危机或战争正展示着我们与自然普通规律的不平衡,我们则应该作为自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并和睦相处地行动。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