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启动“关系的调整器”?

全球化全球危机

laitman_2008-12-25_8420_w2问题:现在每一个国家都在提团结的必要性,但同时增多关税。怎样给人们揭示以避免与周围世界的孤立,应该从事什么行为?
答案:人们没有对正在发生的事情作出清楚的理解。我们以前的想法提供了似乎最有效的最有希望的办法:与其它国家分离并开始忙于国内的问题,也就是说,尽量减少国外的开支,而尽量增加国外的收入。
危机时这种行为很适合人——他想要尽量多地储存和积累,并尽量少地浪费和使用。国家也使用这种行为方式。这只不过是自私的本能的保护自己的反应。就是它今天让我们毁灭并导致纳粹主义和战争。
但另一种态度也是可以的:我们应该放弃这种本性的利己的促使我们与他人分离的反应,甚至一起考虑考虑我们该怎样行动。如果事实上只有所有人的团结(就像我们以内在的关系而关联的那样)才能拯救我们,那么就让我们建立起那种恰当的彼此之间的关系。
每一个国家之间要达成协议,它们正好会作为那台“关系调整器”:每一个国家都将会得到其居民消费所必需的;而超出预定收入的额外部分要转给世界基金。如果全世界的社会统一这样去做,他们将会理解到这样做的必要性——这会是对整个人类的拯救。人类已经可以意识到这一点。

暂无评论

抓住机会,不然太迟

全球危机

img_2634_100_wp如果我们能够预先意识到上个世纪中开始出现的危机(即家庭、教育、抑郁、毒品、恐怖主义、环境保护等)!假如我们懂得我们之间善良的关系有助于家庭的和睦、孩子们的善良培养、对自然、生态恰当的态度,我们就没有必要经历这场金融危机。
但是,曾经的打击中没有展示这一事实(即我们所有苦难的原因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所以才到达了该状态(经济危机)。今天危机的原因也不是任何人都能意识到的——只有政治学家、社会学家、经济学家和心理学家才懂得。
然而,如果他们不对社会产生影响,不能劝服人们将其态度从“人对人是狼”转变为“人对人是兄弟”,我们的隔阂(亚当灵魂的分裂)将会增加并变得更明显。这意味着我们不只是在金融领域相互制造邪恶,我们开始在任何一点上吞食对方。并一直会是这样,直到我们找到自己状态的起源——原来的自我主义,改正并提升于它。
换言之,在下一阶段上,金融危机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将会展示其更加丑陋的一面并显示出更大的彼此之间比现在更严重的依赖性。我们怎么也想象不了将会发生什么。而且一切都是为了揭露那分开人们(只有在这里发生了破碎)的自我主义是多么的强大。
只有在光和阅读并使用卡巴拉原文的帮助下,改正过程才能够发生。它们影响我们自私自利的愿望,给予我们能力去改正那些愿望并彼此团结起来。

暂无评论

莱特曼博士,请问,你是谁啊?

卡巴拉

img_2738_100_wp1我收到了两个有趣的问题:
你是神秘学者吗?
我是个很理性的很现实的人。我对神秘学从来不感任何兴趣。如果我有所谓的“神秘”的感觉,那是因为我自己到达了所以它们是我的。这是创造者的感受,逾越感觉、统一性、统一的力量、统一的爱之场的感觉。这一切都是我的。但对我来说这都是现实,由于我生存和呼吸于其中。因此,对我来说,这不是神秘,是更广阔的被揭示的世界。这样一来,我眼中的“神秘学”是更大的、更广阔的视野。理解可不是神秘学。

你是先知吗?
人们经常问,我是否是先知。对我而言,精神感觉不是先知,是现实,我住在其中。但如果你问,明天将会发生什么,我立刻就回答:“我不清楚”。任何一个先知都不知道。他们只说过:“如果你不做你该做的,那就会很糟糕”,甚至能够描述什么叫“糟糕”,因为他们都懂得自然规律:不遵守能够引起什么后果。这就是他们所描写的。
“那么如果以恰当的方式来行动,一切都会好的,所有邪恶都将会变为善良”——他们说道。“但实际上能发生什么,我们、先知,都不知道。我们把自然/创造者的计划给你们,其余的一切取决于你们。”
类似的,我也不清楚未来具体会是怎样的,它毕竟取决于我们在早就被指定的朝向目标(达到与创造者的相等)的路中所做出的选择。

暂无评论

星期天的在线课程2009年4月19日

视频、电视、节目、课程

37_100_wp1每一个星期天,从下午四点到五点(北京时间从下午十点到十一点),我讲课。这次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世界中的和平》。第三节课: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