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毒攻毒

全球化全球危机

laitman_1494_wp任何愈合都是通过邪恶的感知、邪恶的感受——即在毒的帮助下——而发生的。路人皆知,医学标志是一条缠绕一杯毒的蛇。乍看之下,这办法害人最甚,使人死亡,但实际上是毒将人治愈。
同样的事物怎么能同时作为生命和死亡的源头?是由人来改变该源头的本质。正是人来决定一滴毒对他而言是毒还是药。
有人通过人本性的探究去了解怎么治愈。有人根据这些探究去寻找将毒变为药的办法。
也有人仅仅使用药品。但是他们一定要意识到(至少一点点)他们正在生病!他们应该懂得什么是生命,什么是死亡,什么是善良,什么是邪恶,而且要发现存在着一种能从一个状态转到另一个的药。
人应该知道有个“医生”:人可以找他,为其治愈埋单,甚至那治愈过程可能是痛苦的!人必须以某种程度参加到这治愈过程中。
人类的整个发展是在公平和真正的医生的关注下进行的。迄今为止人类已经得到了适宜的药并经过了特定的进程。而现在人们要主动地参与到这个过程中。
毕竟人的阶段是由他在共同系统中的参与来决定的;人将之组织,并愿意它被建立起来,且如同“亚当”系统一样被展现。亚当是灵魂的系统,其中的灵魂以给予(就像创造者的品质那样)关系相互连接。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