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中不会有胜利者

人类、社会进化

laitman_2008-12-25_8420_w1当矛盾中的所有合理的论据都用尽了,而且当已经没有什么可否认的时候,由于自己无能为力,留下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拳脚相加。但我们已经长大了,并不像孩子那样每一分钟都打仗。我们寻求其他方法达成协议。我们理解在生活中通过故意无法达到任何好的结果。
别无选择的时候我们开始打仗,但暂时选择还存在,也就是说,矛盾仍未达到极点,我们仍愿意无论怎样和解。毕竟谁都懂得,如果携带着一把枪支在家里坐着反对邻居,后者也会拿着枪,而谁也不会离开家并感到自由自在。
人类逐渐到达了能领会到的阶段。过去,每一个人都住居于自己要塞而且害怕了往外走出去。离开家并旅游到什么其他地方那时是很危险的冒险。直到人们聪明起来了。
以色列民族总有了很严肃的而又合理的法律,而且每一个人都遵守它们,否则人就会被处死,人很清楚他没有选择——必须要遵守法律。但在那些直到中世纪乃至更晚都没有任何法律的国家中发生了些什么呢?那里彻底无法无天,每一个人都从心所欲。在路上劫匪过抢劫和小偷。什么都有过。居民在家里躲避起来。
你见过,中世纪建造什么样子的城堡?像要塞那样的。因此,我们得理解,如果我们依赖于自己的自私自利愿望的为非作歹的原则去生活,我们就必须在自己内部经验到全人类所走过的跟着自我主义亦步亦趋的历史,直到达到了已经无法与它合得来而又不得不离它逃走的状态。
现如今,整个人类正走到这种状态:已经无法与自己的利己主义相处并必须摆脱。 很快这会显得十分明显。人类将会领会到,它没有其他出路。这就是真理的一刻。
为了不等到“孩子”变得聪明并理解到,自私自利的道路是邪恶的,怎样才能加快这一进程?应该给他们解释,另一种的生活存在。今天孩子们已经不一样,他们自己害怕打战起来。毕竟人类手里有的武器让大家都感到畏惧。谁都知道,甚至一个也不会逃生,而且谁也不会绝对获胜。人们都作出了计算并理解,战争时,他本国和近邻国家都会被毁灭,而这下我们还能赢得什么呀?
为了什么而战斗?为了理想?谁今天还在意理想?人人都光在乎自己的口袋。难道不清楚正在发生的一切吗?世界上有几个未上诉的政治家?这还能有什么思想体系啊……
这样一来,人人都知晓了,去打仗没什么意义。可问题是,我们的本质就是邪恶,而且控制着我们并能做到它所想要做到的。于是我们害怕,我们之中将会突然出现这种的意愿和精神错乱,而随着将会出现某一人去按一下按钮就结束了——一切都爆炸了。
因此,领导们本身都为这而感到恐惧,而且事实上不知道怎样继续管制——怎样控制自己以不丧失常识。

来自:2009年3月9日的《早晨课程》,根据Rabash的文章《隐蔽的揭露》


暂无评论

几千年痛苦代价的结论

人类、社会全球危机进化

laitman_2008-12-29_8734_w人类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存在了成千上万年,且我们所经过的生命周期是为了使我们理解:我们怎样也无法充满自私自利的愿望,虽然在这地球上重复诞生和生存时,人生的每一秒我们都追求了那种满足。
一代又一代,在所有生活中人趋近了这一结论,并每每感到失望——我在追求某种事物,一段时间内会感到满足,随后乐趣便消失了。
这种经验在我内心积累起来,甚至我们这一代推测——没有什么可追求的了!于是人们得抑郁症,从事恐怖行为、离婚和绝望——这一切为什么会这样?由于人无法充满自己。
今日世界中展现了另一事实:我们无法通过与他人的关系来满足自己。我们之间不恰当的关系不允许我们从事贸易和工业,这下我们连自己物质上的要求都无法满足。今天我们不是在谈满足的欠缺,我们在谈为生存、生活所必需的一切。人类的整个发展正好令我们到达这一点。
最终这一切使我们得出结论:为了自己的自我主义而工作不合算。在许多情况下,这使我们失望,于是开始出现关于生命意义的问题。如果不是,那饥荒之类的痛苦将会帮人们作出恰当的结论。
无论怎样,人们在其得到快乐的愿望中所感到的空虚正好是树人进程的那一起点。

暂无评论

改正世界意味着改正自己

人类、社会现实、世界、宇宙

rav_2008-11-14_sl_img_7186_w问题:如果每一个人都可以向世界进行积极或者消极的影响,那么什么在取决着共同图像?
答案:随着人精神的发展,他所获得的力量日益强大,而最强大的是思想之力。普通的老百姓,虽然多达六十万,但通过自己的思维、愿望和不同的行为对世界却只能施加很轻微的影响。
世界不是静止的图像:人根据他的品质以不同的方式来看世界。如果人感知到世界是他个别的印象,他就会感觉到改正自己而非世界的必要性。他需要改正自己,以便使世界图像变化。
人在其发生的背后将会发现最高力量的行为,而这将会改变整个我们所感知的图像以及对它的理解。人们会更加轻松吗?不会有失业和饥饿?不会!难道企业会重新录用人吗?我们将会亲眼看见。
Baal Sulam在文章《创造者的隐蔽和揭露》中写道,在我们的世界中,除了创造者的揭露和隐蔽,没有别的变化。
因此,如果不把这个世界看作静止的你眼前总存在的图像,并懂得它取决于你的感知(品质)以及内在的想象,那么这就会有很大的帮助。至少你在现实中着手缺陷的改正,以便在所发生的各个事件中发现创造者的手和意志。
卡巴拉帮助我们,因为根据定义,它是这个世界上向创造物展露创造者的手段。而这个世界就是你现在所感受到的图像。

暂无评论

危机:群众要求答案

全球危机

laitman_2008-12-25_8420_w信息:泰国警方开始疏散帕塔亚东盟峰会的与会者。示威者强行闯入要举行峰会的酒店。东盟国家的领导坐直升飞机离开该大楼。由于这场动乱东盟峰会被取消。
评论:很快,世界上所有领导都开始感觉到,毕竟愤怒的饥饿的群众向他们那儿开始要求的不只是“面包和娱乐”,而且基于人与人之间的亲近感开始要求理解全世界的状况!

暂无评论

一个被判决去爱的地球

人类、社会全球化团结

rav_2008-11-07_blackpool_sea_img_3379_w1像爱自己一样,爱你亲近的人”这一短语我们引用得越多,就越不明白它。据说,这是普遍的规定、整个现实的规律,而且我们应该根据它来行动。那些关于现实中某些部分似乎不遵守此规律的想象是不正确的。
我们很无奈地遵守这一规律,由于大家都共存于同一个空间、同一个范围中。因此,毫无疑义这规律影响着我们,但我们不情愿实现它。那种对实现该规律的不情愿在我们的感受中就如同痛苦、如同我们当前与更先进的状态之间的距离。
如果我们考虑到这一点,那就会懂得最重要的:这规律是必要的,它影响我们,而我们有意存在于与它相反的状态中,而且不想要它,以便感知到其必要性、重要性以及普遍性,甚至情愿地、根据自由选择来实现它。(我们都给创造者——自然工作,但有些人是被强迫的,而有些人是有意识的。)

爱或是死亡
根据新规则的游戏
不要和规律开玩笑

暂无评论

以毒攻毒

全球化全球危机

laitman_1494_wp任何愈合都是通过邪恶的感知、邪恶的感受——即在毒的帮助下——而发生的。路人皆知,医学标志是一条缠绕一杯毒的蛇。乍看之下,这办法害人最甚,使人死亡,但实际上是毒将人治愈。
同样的事物怎么能同时作为生命和死亡的源头?是由人来改变该源头的本质。正是人来决定一滴毒对他而言是毒还是药。
有人通过人本性的探究去了解怎么治愈。有人根据这些探究去寻找将毒变为药的办法。
也有人仅仅使用药品。但是他们一定要意识到(至少一点点)他们正在生病!他们应该懂得什么是生命,什么是死亡,什么是善良,什么是邪恶,而且要发现存在着一种能从一个状态转到另一个的药。
人应该知道有个“医生”:人可以找他,为其治愈埋单,甚至那治愈过程可能是痛苦的!人必须以某种程度参加到这治愈过程中。
人类的整个发展是在公平和真正的医生的关注下进行的。迄今为止人类已经得到了适宜的药并经过了特定的进程。而现在人们要主动地参与到这个过程中。
毕竟人的阶段是由他在共同系统中的参与来决定的;人将之组织,并愿意它被建立起来,且如同“亚当”系统一样被展现。亚当是灵魂的系统,其中的灵魂以给予(就像创造者的品质那样)关系相互连接。

暂无评论